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化现场 → 德国法西斯的历史教训与启蒙的重要性


  共有31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德国法西斯的历史教训与启蒙的重要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默林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青蜂侠 帖子:1225 积分:1297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1 21:59: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13 11:06:39 [只看该作者]

五、纳粹统治内容


   一旦大权在握,希特勒做了些什么呢?首先是通过《纽伦堡法》,正式剥夺犹太人的公民权,以后对他们迫害逐步升级,直到种族灭绝,这是德国纳粹的"特色"。以下讲几点有普遍性的:

   1,焚书坑儒,控制思想。真的烧书——有名的"水晶之夜",把过去许多优秀作品,主要是犹太作者的,但也包括其他自由主义的、启蒙思想的书籍,都从图书馆以及人家中搜出来烧掉,敢不交的,一经查出就治罪;"坑儒"就是就采取各种办法,清洗和改造整个知识分子队伍。他的"帝国宣传部"权力大无边,对出版、新闻严格管制,把本来存在的各种民间文化团体、行业协会等等全部由纳粹党掌控起来。特别是控制宗教,先撤换教区主教,用纳粹党的牧师传道,以后成立国家的教会委员会,把所有宗教统一起来。以纳粹信仰取代宗教信仰,公然提出:"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由党来代表,国家社会主义就是上帝的意志,元首是新启示的先驱"。《我的奋斗》取代了《圣经》的地位,摆放在教堂的祭台上,并且家家必备。

   2,教育清洗,培训青年。从小学中学开始党化教育,灌输一个信仰、一个党、一个领袖的思想。原来高校校长是教授委员会选的,现改由政府任命,对教授进行甄别改造,主管教育的头头自豪地说,在自己努力之下,学校不再是一个玩弄学术机构,而是忠于元首的政事机构。这还不够,在正规学校之外,又成立各种特殊的青年培训学校和党校,强化思想训练,而且还要求体魄强健,进行斯巴达式的军事训练。从小学生开始,各种年龄段的青、少年都组织在某种组织中。造成广大青少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这个新社会"。下一代的青年只听元首的,不听父母的。所以纳粹很多青年,六亲不认,对父母都可以告密。

   3,破坏法治。恣意改造、控制现有的法律系统,干预司法,但仍嫌法律程序碍手碍脚。于是在法外成立"秘密警察办公室",其缩写就是人人谈虎色变的"盖世太保GESTAPO",可以不经过任何法律手续抓人,又发明集中营,可以不经过审判把人无限期关起来,强制劳动,过非人的生活。

   4,控制和发展经济。任何统治没有财力的支撑是不行的。不过通常流传的说法,说德国全靠希特勒上台,克服了通货膨胀,扭转了经济形势,并不准确,有个时间上的差错。经济最坏的情况是在1918-1922年,从1922年以后就开始好转,原因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进入经济复苏和繁荣的阶段。德国作为欧洲的一部分,肯定是受益。特别是美国开始给德国贷款和投资,这时西方国家也放松了赔偿的要求,所以到1929年大萧条之前,德国曾有一个经济恢复期,开始有了一点资本,工人的就业率也提高了,打下了一定的基础。然后到1929年,从美国开始的经济大萧条,席卷资本主义世界,德国也不能幸免。1922-1929年这段时期,是希特勒的蛰伏期,经济好转与他无关。但是1929年的经济恐慌却在政治上帮助了他,利用这一形势获得大批工人和下层百姓的选票,与此同时,出于同样的原因,共产党也增加了选票。

   纳粹德国最初的经济来源有两个,一是没收大批犹太人的财产,银行、企业,这笔财富是很可观的;二是非犹太人的财团给他的资助。用这些"原始积累"购置设备,发展工业,重点发展军事工业,逐步解决失业问题。搞铁饭碗,压低工人工资,工人一旦被雇佣,就永远不能再换工作,但是也不会失业。工会完全归入纳粹党的领导下,不能再搞请愿罢工之类。工人福利并未恢复到一战前,而是把工人的娱乐生活也统一起来,完全由组织安排划一的休假、旅游。经历过前一阶段艰难的工人一般也还满意,因为勉强温饱总比失业好。

   5,剥夺了地方自治权,地方官都由纳粹党指派(原来德国的各州是高度自治的),实现中央集权。

   6,拉拢少壮派青年军官。这点很重要。老一代军人一般看不上他的作风,还有原来的传统和原则。而年轻军官在和平时期要上升是比较慢的。希特勒的民族复兴的口号和战争计划正好满足他们的野心。争取军人的支持,对他当然很重要。

   1936年他办了一个奥运会,对内把德国人的荣誉感调动起来,对外欺骗国际,造成他要和平的假象。在这些都准备好了之后,他就开始发动战争了。

  

六、法西斯专政的特点

  

   现代法西斯统治与传统的皇权专制有不同的地方:

   首先是高度政教合一,过去的皇帝不兼思想家,康德对腓德烈大帝说你做你的皇帝,我做我的哲学家,二者互不干涉。中国过去没有统一的宗教,老百姓求哪个神,拜哪个佛,皇帝不管;欧洲走出中世纪,经过了政教分离,君主是不管人的灵魂的。信仰上帝的人把灵魂交给上帝,但是上帝不可能介入政治生活。而纳粹就是以元首的思想取代宗教信仰。纳粹的统治深入到每一个角落,组织力量非常强,个人从灵魂到日常生活都在组织之中,这是法西斯统治的特点。即使在中世纪,教皇、红衣主教的权力也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

   领袖之所以成为神,靠的是有大众对他的膜拜,如果没有人拜他,他就不是神了。所以领袖神化,需要完全丧失理性判断的群众,达到疯狂的程度。因此,需要推行反智、反精英的民粹主义,群氓主义,培养绝对的愚民,不但在智力上,而且在道德上抛弃和蔑视一切传统、行为规范、善恶是非标准。只要忠于元首,政治正确,其他一切伦理、亲情、友情、忠诚、信誉……都可背弃。"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当然更不要仁爱、人道,而代之以仇恨。凡是被指为敌人,就可以施以任何非人的、残酷的手段。这种敌人是先验的,与他的行为表现无关,人性中最卑鄙、自私、残忍的一面,可以在一个"崇高"的外衣下尽情发泄。

   为实现一个人的集权,希特勒讨厌中间的官僚阶层,要民众直接效忠元首。既然内阁各部不能取消,那么他就成立各种"办公室",各种"小组",只要一些办事人员,直接听命于元首。不但法律程序打乱,行政程序也打乱。他怕大权旁落,对各级官员都不信任,只信任身边亲信,而这个亲信的圈子越缩越小。最后谁也不信任了。(中国皇帝中朱元璋有点类似,他连宰相的职位都取消了,谁也不相信。最后只能依靠身边的太监办事。所以明朝宦官专权盛行。)

  

七、与启蒙的关系

  

   从希特勒夺取政权和最终完成法西斯专政的过程可以看出,道路很曲折,可谓费尽心机。如果从1922年建党算起,到1934年成为至高无上的"元首",用了12年时间。他几次想用暴力夺权而没有这样做,这适足以说明德国原来的、即便不够完备的民主制度,还多少形成一道阻力。如果在一个本来没有民主法治的国家,不论是用暴动,还是用政变,都要简便得多,时间短得多。而他最后终于得逞,有各种复杂的因素,总的说来还是反对他的力量太软弱、分散,德国的民主制度不够成熟,中产阶层不够强大,最根本的是广大群众的蒙昧和盲从。一个国家主义、一个民粹主义足以蛊惑人心,是法西斯赖以生存的土壤。

   希特勒声称要振兴民族精神,号召德意志民族"挺起脊梁来",但是他又剥夺了所有人的思想权利,要全民匍匐于他的脚下,等于把全民的脊梁都打断了。所以他得到的是相反的结果。优秀的德意志民族被他拖入了罪恶的深渊。

   幸亏德国还有另外一个传统,除了强烈的民族主义这条线外,还有一条线是欧洲近代文明的主流: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的传统,还有康德的永久和平的思想,能使它战败以后,告别过去,获得新生。德国人反思比较彻底,全民都承担责任,所以能产生像布兰特这样的政治家。加以二战以后,英美法等战胜国对它采取了与一战后完全不同的政策,帮助德国恢复经济,接纳它重归欧洲(先西德,后是统一后的德国)。法、德有远见的政治家能够采取一系列的政策结束历史宿怨,一步步成为现在的欧盟,其中的骨干还是德国和法国。从政治上讲,德国最需要欧盟,它从此汇入欧洲的主流。所以宁愿在经济上吃亏,补贴那些要破产的国家。

  

八、反思文革


   在理解了德国法西斯主义的来龙去脉之后,对"文革"就可以有较深的理解,有人把"文革"说成"大民主",正如把希特勒掌权归之于民主制度一样,是颠倒是非。试行对比,"文革"许多因素都具备,几乎许多特点都可相对应:神化的领袖、失去理性的狂热的群众、盲目的信仰、任意加罪的敌人(血统论与种族主义异曲同工,把某一种或几种人定为敌人,由身份标签决定,与行为无关),砸烂国家机器,打乱社会秩序,各级行政长官都失去权威,以领袖的名义派联络员到各地各单位,全民都是一个领袖的"好学生",消灭文化遗产,背离一切传统伦理道德,煽动仇恨,崇尚暴力。在这一切之外,还有强大的组织力量,深入到每一个角落,不留空隙,直到"灵魂深处闹革命"。有一点不同,是希特勒建立了"新秩序",而"文革"没有建立起来,天下大乱没有达到"大治",为后来形势扭转留下空间,是中国人的幸运。

   总之,没有经过启蒙的民众,不用理性思考,没有法治观念,很容易被煽动,成为法西斯的基础。有的时候,那些饱学之士也不见得不犯糊涂,对全民来说,诉诸国家主义,打出爱国旗帜,是非常有效的,谁也不敢反对;对下层来说,民粹主义,劫富济贫,特别有号召力。因此国家主义和民粹主义,是足以祸国殃民危害国家长治久安的两大危险。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