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化现场 → 比李尔更胡来


  共有19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比李尔更胡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杞人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圣 帖子:4243 积分:2887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4 1:04:22
比李尔更胡来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4 10:43:30 [只看该作者]

迤逦鸦

1846年,爱德华·李尔(Edward Lear)出版两卷本《意大利画记》(Illustrated Excursions in Italy),引起了年方二十七岁的维多利亚女王注意,遂召他进宫面圣,教授绘画。不过,记录李尔荣任“帝师”的材料不多,后世引为谈资的,主要是他在给友人信里的零星回忆。一次,女王带着老师参观一批皇室御藏微型画,李尔惊叹不已,朗声问道:“嗬,这些漂亮的东西您都是从哪儿弄到的?”女王只好回答:“祖上传下来的,李尔先生。” 李尔年少时以擅画鸟类艺坛扬名,无奈目力渐衰,体质疲弱,索性顺应疏狂天性,早早离开英伦,做了闲云野鹤。宫里规矩多,不修边幅自然容易触犯龙颜。也是在1846年,李尔的第一本《胡诌诗集》(A Book of Nonsense)问世,这位“邋遢的风景画家”的奇异作诗天赋逐渐显山露水,博得大众激赏,罗斯金(John Ruskin)更是不吝赞美,说此书是“所有书中最有益最纯真的一本”。

淘书记趣:比李尔更胡来

《胡诌诗集》插图

伦敦萨瑟伦书店老派,明明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来新书速递,却还是会给留下地址的顾客定期寄送精美的目录册。2017年冬季号的重点是“童书与插图本”(Children’s & Illustrated Books),乱花迷人眼,光各种版本的“爱丽丝”就占了将近十页。有些听说过却没见过,有些连听都没听说过,既然无缘得见实物,通过示例图片和描述默默想象一番也是不错的体验。最感兴趣的是劳德(John Vernon Lord)插图版刘易斯·卡罗尔作品:《爱丽丝漫游奇境》《爱丽丝镜中历险》和《猎蛇鲨记》(The Hunting of the Snark)。前两本配彩色插图,后一本是黑白木刻,三分古怪,七分幽默。三种皆为限量版,印量最大的也不过四百二十册,有编号,带插画家签名,市面上难得一见。

劳德插图的作品我只买到过一种,正是《胡诌诗集》。大开本,1984年美国初版。此书跟通行的李尔诗集不太一样,诗作经过插画家重新编排,按主题做了不太严格的分类,不仅从作者生前出版的四册“胡诌诗”中汇编了两百三十六首,还收入了一系列新发现的散佚之作。每首都配了插图,篇幅较长的还不止一幅,连环衬也精心设计过。劳德是英国画家,在大学里教授美术逾四十年。先是在索尔福德艺术学校学习,后来去了伦敦的中央工艺美术学校(Central School of Arts and Crafts)深造,师从《歌门鬼城》系列(Gormenghast)作者、插画名家马文·皮克(Mervyn Peake)。1961年起,劳德成为专职画家,为养家糊口,接了不少商业设计,还给深紫乐队(Deep Purple)的专辑画过封面。除了为别人的作品贡献插图,他自己也写书,出版于1972年的《巨型果酱三明治》(The Giant Jam Sandwich)风行至今。故事讲述一个小镇遭到四百万只黄蜂侵袭,居民决心做一块无比巨大的果酱三明治来御敌,狂放的想象力与李尔诗中的荒诞旨趣遥相呼应。

淘书记趣:比李尔更胡来

《胡诌诗集》插图

不像一般的纯文字作品,《胡诌诗集》在诞生之初即是有插图的,而且由作者亲自创作,诗歌与画作从来难舍难离。就像丁尼尔爵士插图的“爱丽丝”、谢泼德(E. H. Shepard)插图的“维尼熊”、萨克雷本人插图的《名利场》等,要重新去给这些作品配插图,不仅需要高超的技艺,更需要无畏的勇气,准备好接受被时光蒙尘的命运。对此,劳德早有觉悟。在引言中,他写道,李尔自己的插图巧妙至极,无从模仿,给《胡诌诗集》画插图是大胆的尝试,必然会招致某些人的反感,非但认为多此一举,甚至说他玷污了偶像的传世佳作。劳德坦言,自己迷李尔迷了好多年,之所以要冒险为此书配图,为的是给熟悉李尔诗艺的读者提供一个全新视角,同时挖掘出更多的潜在读者。

爱德华·李尔出生于1812年,和罗伯特·勃朗宁、查尔斯·狄更斯同年降临人世。父亲是证券经纪人,也做食糖加工生意。他是家里二十一个孩子中的第二十个,由大姐一手抚养长大。虽然笔下的作品荒唐热闹,最爱“看小朋友们眉开眼笑”(see little folks merry),其实终其一生,都与疾病、孤独、忧郁为伴。李尔将不如意的人生尽情织入疯狂的诗行中,用胡诌诗嘲弄现实世界,摆脱常理枷锁,精骛八极,神游万仞。在《胡诌诗集》中译本的“译者絮语”中,已故陆谷孙先生说得好:

所谓nonsense(胡诌,无意义),往深里想去,其实就是一个变形人间的good sense(常识,正常意义)。

翻译这样一部作品,自是不宜过分拘泥原文,不妨“干脆挣脱形式的紧身衣,放开手脚,允许有限度的‘胡诌’”。对劳德的《胡诌诗集》插图同样可以作如是观。即便原作的丰神难以超越,却处处力求别开生面——在很多时候,他比李尔更“胡来”。(文/迤逦鸦)

淘书记趣:比李尔更胡来

《胡诌诗集》插图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