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化现场 → 与税有关:10个酒友的故事


  共有2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与税有关:10个酒友的故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没事找事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青蜂侠 帖子:1279 积分:951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2-22 19:24:30
与税有关:10个酒友的故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5 12:30:30 [只看该作者]

本文作者:李炜光、臧建文

 

 

有一间酒吧,每天晚上都会有10个酒友相约来此喝酒。他们彼此亲如兄弟,每次消费的总金额固定都是100元。

喝酒是要花钱的,他们没有采用AA制,亲兄弟明算账,对于每晚在酒吧的消费,经过一番商量,采取根据各自家庭经济条件量力负担的办法,其中最穷的4个人不用花钱,其余6个人依据贫富程度分担,依次是第5位付费1元,第6位付费3元,第7位付费7元,第8位付费12元,第9位付费18元,到了第10位,也就是在这群人中最富裕的那个酒友,需付费达到59元。如下表1: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每晚都到这家酒吧买醉的这10个酒友,大家都满意并习惯于这样的分担模式,直到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为止。那天在结账时,酒吧老板对着众酒友说了一番话,让大家本来平静的心泛起了涟漪,老板说:“考虑到大家都是常客,一直以来都具有良好的信用——从不赊账、赖账,我决定向你们让利,从今往后,你们每晚只需付80元就可以了。”

接下来的问题,这10个酒友如何调整分担份额。他们延续了既往量力负担的原则,前4位最穷兄弟不会受到影响,依然免费享用每晚的酒水,但是其余6人该如何分担,或者说,该如何在保证公平的情况下,享受酒吧老板给予的20美元优惠折扣呢?这成为摆在他们中间的一道难题。

他们意识到20美元的优惠折扣如果平均分配,每人将受益3.33美元,如果考虑到之前6人各自承担的费用,第5位及第6位也都可以与前4位兄弟一样,加入每晚免费喝酒的队伍中,如果这样,实际承担费用便只剩下4个人了,如此公平吗?

这时候,正在大家感到懵逼的时候,一旁的酒吧老板提议,还是按照量力负担原则,越穷的人所享受的降幅越大,并给出了一份降费清单,具体如下:

第5位,如同前4位最穷的人一样,今后可以不付费,获得100%的减免;第6位,现在只需要支付2元而非之前的3元,获得33%的减免[1];第7位,现在只需要支付5元而非之前的7元,获得28%的减免[2];第8位,现在只需要支付9元而非之前的12元,获得25%的减免[3];第9位现在只需要支付14元而非之前的18元,获得22%的减免[4],最后第10位现在只需要支付49美元而非59美元,获得16%的减免[5]。如表2: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总之,酒吧老板设计的方案让其中的6个实际付费者都获得了益处——减少了支出,同时,前4位继续享受着免费的酒水,利益的均沾,应该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于是大家握手,相约转天来喝酒执行新方案。

可是,当这十兄弟走出酒吧不远,很快就回过味儿来,开始算计各自的减免比例,越来越声称不合适,竟争吵起来。

第6位说,“我只在20美元降价总额中享受到1美元”,并且指着第10位说,“而他居然获得了10美元减免额度!”

“的确,没错!”第5位说:“我也只享受到了1美元的减免额度,而他的受益却比我大10倍!”

“确实如此!”第7位大喊:“为什么他可以获得10美元让利,而我只获得2美元,最富裕的人拿走了全部的优惠折扣!”

“稍等!”最穷的4个人也站出来,齐声叫道:“我们没有获得任何减免,这个新的分担比例分明是在剥削我们穷人!”

10人中竟然有8个人在抱怨,怒气都发泄在唯一的富人身上,这让第10位最富裕先生感到很沮丧·····终于,第二晚起,他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酒吧,其余9个人坐下来继续畅饮,但是,结账时他们才发现,再也没有足够的钱去偿付哪怕一半的酒钱——第10位富人依次承担酒费占比分别为59%以及61.25%,其余9人相应承担41%以及38.75%,因此谓均不过半。

这是近一段时期以来,美国社会上流传着一则寓言,人们对它的情节和所蕴含的智慧发生了兴趣,议论纷纷之下,亦不乏深层次的分析。此事发生在美国税改的背景之下,颇显得耐人寻味。

寓言中的酒吧即是整个社会的缩影,酒吧的老板是社会中的政府,每晚买醉的酒友是纳税人,他们支付的酒钱就是纳税人交给政府的税。

税,链接着政府与社会,与每个纳税人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在税改紧锣密鼓的推进过程中,这则寓言,深入浅出,方便每个人的理解与评说,更利于社会大众的实际参与,其政治问题的游戏化,可见一斑,反映着一个社会的相对成熟与文明。

我们不妨管中窥豹,一睹其中关于税的道理:

第一,税收具有交易性。表面看起来税收是强制无偿征收的,但在“经商第一”(American business is business)的美国人看来,市场经济蕴含的自由交易、平等互利的观念,在税收中也应该有所体现。

酒吧寓言这个场景,10个酒友每天让渡100元(后来降至80元)给酒吧的老板,从而购买到酒吧的酒水,完成其消费需求,这个持续的交易过程中,酒友们因花钱喝酒买醉得到了满足,酒吧的老板因卖酒赚到了利润,双方的福利均得以提升。

如果将酒水的花费100元(后来降至80元)视为一种税,也就是说,酒吧老板的酒水就代表着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及服务,是纳税人以税的形式让渡各自的可支配收入换得的,或者说是购买的,而非酒吧老板以及政府出于恩慈施予的[6],可见市场的交易主体之间是一种自然平等的关系。不同于国家分配论中的“被分配方”,作为与政府平等交易的买方——纳税人,也可以对公共产品质量的优劣及服务水平的高低,品头论足,所谓“褒贬是买主,喝彩是闲人”,这是纳税人的专属权利,有利于出售公共产品及服务的卖家——政府借此改进。

这也进而演化出,影响后世深远的税收付出者同意原则。如洛克在《政府论》所阐明的“诚然,政府没有巨大的经费就不能维持,凡享受保护的人都应该从他的产业中支出它的一份来维持政府。但是这仍须得到他自己的同意,即由他们自己或他们所选出的代表所表示的大多数的同意”[7]。

第二,税收的公平性。早至16世纪,霍布斯在《利维坦》一书中,便注意到作为平等正义代表的税收公平与财富是否相关[8];18世纪,斯密在《国富论》提出税收四原则,其中之一便是公平原则,即“一国国民,都须在可能范围内,按照各自能力的比例,即按照各自在国家保护下享得的收入的比例,缴纳国赋,维持政府”[9];19世纪末,维克赛尔及其弟子林达尔又发展了这一理论,提出考量公平的又一视角:“国家给付个人的边际效用与纳税人损失的财富应当等价”[10]。

在税收体系的构建中,一般根据纳税人承担能力的不同设置相应的税负,即收入水平相对较高的人税负相对较重,收入水平相对较低的人税负相对较轻,甚至得到税收返还或社会福利救济,避免贫富悬殊。

在这则寓言中,酒友们每天固定花费的100元酒水分别依据家庭经济条件的不同而相应承担,即使是花费降低至80元时,酒吧老板的建议也依据此原则没有改变,最富裕的第10位先生每次支付的费用最大,且占总花销的比例过半,即贡献着最大额的税收,而其他九兄弟,随着经济状况的下降,其所承担的税负比例也依次下降,相对穷的4位酒友(后来增加至5位)则免于付费。如下表3: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第三,保护企业家精神及才能。由于主流经济学的假设(信息完全、偏好及信息给定)与关注重点(仅在意均衡、稳定而非发展、变化)的局限,使得企业家这一变化的世界里依靠想象力、创造力做出决策的角色,长期被忽视[11],而在现实中,也往往被包括学者在内的其他社会阶层误解,甚至敌视。具体到减税,这一红包该如何相对公平的分配,如何调整适用于作为财富拥有者的企业家税负,也成为公共政策制定与实施的难点。

表4展现了依据量能负担原则下的两种评估视角,第一种是以“受益绝对值占总量比例”的方法,即在20元的优惠折扣中,最富裕的阶层占10元,即50%,其他各个阶层占比反而随着收入水平的下降而下降;第二种是 “减幅”方法,即与自身原有支付的费用相比的下降幅度,随着收入水平的下降,在20元优惠折扣影响下,其所享受的降幅越大。

寓言中的其他9个酒友,偏激地选择第一种方法,导致了富人实为财富的创造者——企业家角色无奈之下转移到“外国酒吧”去喝酒,最终结果是这9个酒友只好自己去承担他们的酒钱。

寓言的续集,很有的可能是:九兄弟如果想继续喝酒,并保持原有的消费量即福利水平不变,那么每个人都将付出比之前更大的代价,才能维持酒吧老板规定的80元固定价格。不难推断,如此一来,尽管是总量减税了,但是这些人的税负,将比此前陡然上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收入水平最高的阶层贡献着当期社会最大的税收收入,而企业家群体作为高收入的阶层,是投资者和创新的推动者,为社会财富的创造和积累提供必不可少的条件,更重要的,也是就业岗位的提供者,亦是政府税收的主要贡献者,这些方面,理应得到社会其他阶层应有的尊重与认可。

在上述模拟的减税大礼包中,从“受益绝对值占总量比例”(表4)来看,企业家群体居于最高,其作为富有阶层,考虑到一直贡献着税收的绝大部分,因此,享有最大的减税占比,本也无可厚非。从“减幅”(表4)来看,企业家阶层享受的比例反而最小,从 “付费比例”(表3)的前后对比来看,企业家阶层是唯一一个负担比重不降反升的群体,而这些方面,往往是其他社会阶层所忽视的。

回到特朗普税改,惠及企业家的方案主要有两个:一是大幅降低企业税率,减少投资成本,增加企业家利润所得,另外便是鼓励海外万亿利润的回流,包括属人原则改为属地原则,简化境外所得税制,旨在提升美国税制的国际竞争力,借此吸引最富裕的那个“酒友”重返酒吧。

为了保护企业家才能及创新,特朗普还特意将2017年11月作为“国家企业家月”[12],以激励并保护企业家的创造活力,并做出承诺道“我的团队坚持不懈致力于废除非必要的管制束缚,并为营商及资本构建一个更为简化、公平的税收制度。”

保护企业家精神,争取在激烈税收竞争中的国内外企业家投资,从而带动当地就业乃至居民家庭收入的提升,这是美国政府的当务之急。

减税的魅力,便也蕴含其中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注释

[1] (3-2)/3

[2] (7-5)/7

[3] (12-9)/12

[4] (18-14)/18

[5] (59-49)/59

[6] 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卷 郭大力 王亚南译 商务印书馆(1983年)“我们每天所需的食料和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家或烙面师的恩惠,而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第14页

[7] 第88页 洛克 《政府论》下卷 商务印书馆

[8] 第269页 霍布斯 《利维坦》 黎思复等译 商务印书馆(1986)年“公平征税也属于平等正义的范围,税收的公平则不依赖于财富的平等、而依赖于每人由于受到保卫而对国家所负债务的平等”

[9]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卷 郭大力 王亚南译 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384页

[10] 李炜光 从维克赛尔到布坎南:公共财政理论的蹊径演进 《读书》2012 第4期

[11] “主流经济学的假设以及它关注的重点,使得教科书当中没有了企业家,甚至一些研究增长的经济学家,也没有真正关注企业家”张维迎 《有两种人是政府无法替代的》http://edu.sina.com.cn/l/2017-04-14/doc-ifyeimqy1113988.shtml

[12]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10/31/president-donald-j-trump-proclaims-november-2017-national“My Administration will continue its work to eliminate unnecessary, burdensome regulations and to fight for a simpler, fairer tax code that eases burdens on doing business and enhances access to capital. We want entrepreneurs to spend less time dealing with red tape and more time growing their businesses.”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