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化现场 → 三位俄罗斯首富的不同命运


  共有3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三位俄罗斯首富的不同命运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闹闹无妨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蒙面侠 帖子:2430 积分:1563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20 16:26:38
三位俄罗斯首富的不同命运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11 11:46:10 [只看该作者]

中国有句古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事实上,财富的增长,似乎也暗含着某种冥冥中的铁律。二十几年来,随着前苏联解体,俄罗斯诞生了众多寡头富豪。尽管这些金融寡头的名字闪亮地与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人排列在全球福布斯富豪榜上,但细究起来,他们的发家之路,充满了俄罗斯特色。

  多重铠甲的阿布拉莫维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1992年,俄罗斯大变革之年。26岁的阿布拉莫维奇从石油大学辍学,开始经商。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规则为俄罗斯人所漠视。1992年7月9日,阿布用伪造的文书从乌赫塔炼油厂购买一批柴油,运输过程中,价值400万卢布的柴油离奇失踪。俄罗斯内务部立案侦察显示,阿布与炼油厂某些人员达成了瓜分国家财产的秘密协议。但最终凭借高明的手腕和上层关系,阿布将此事化于无形,400万卢布的资金使其商业活动发生质的变化。

  证券私有化改革则为阿布迎来迅速暴富的机会。俄罗斯的早期私有化,是给所有公民发放证券。此时,一些了解政策的寡头派人上街收购证券。普通老百姓对私有化证券普遍不信任,觉得不如换回实际消费品更实在。因此,当国家开始拍卖一些企业时,阿布已收购足够数量的证券,甚至拉着满满一卡车证券去参加竞买。

  紧接着,俄罗斯推行现金私有化,发行短期债券。1996年总统大选前夕,叶利钦竞选连任更需大量现金,但当时政府财政十分困难,于是提出“债转股”方案,即政府为支付公务员工资,把国企股份抵押给私人银行换取现金,股份按市场价格30%作价,而“事后”政府则按市场价回购,70%的差额送给了出资者。

  证券私有化过程中,总统叶利钦将精力全都放在了与议会的政斗上,政府并没下多少功夫去搞这样一场本需全力部署、精心策划的国资分配,最终“私有化”变成“没有化”,大量优质国资流进寡头私囊。

  当时,俄罗斯石油价格远低于国际市场价格,只要拿到出口许可证,就能迅速获得高额回报。阿布是第一批预见到这种前景的人。看准石油商机,阿布做出一个真正改变其人生际遇的选择:与俄罗斯政坛风云人物别列佐夫斯基合作。别列佐夫斯基先后出任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独联体执行秘书等要职,是叶利钦“家族”集团领军人物。阿布通过总统办公厅主任与其相识,并在其力荐下,成功跨入叶利钦社交圈,同时深得叶利钦小女儿塔季扬娜的赏识。

  1995年8月24日,西伯利亚石油公司成立。年底,为资金所困的克林姆林宫招标出售西伯利亚公司部分股权。此前,别列佐夫斯基已与阿布合作建立了特拉斯特公司,之后,阿布又成立十余家公司,目的就是用来收购西伯利亚公司的股票。在西伯利亚公司私有化过程中,阿布利用三次竞拍机会,用市价8%的价格,得到其所渴望的股份,此间,阿布与别列佐夫斯基利用官场关系,最终只让“自己人”出现在竞拍场上。俄罗斯铝业公司、民用航空公司也先后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两年后,俄罗斯高级审计署指称,西伯利亚公司私有化存在违法现象,政府流失27亿美元资本。然而,当最高检察长斯库拉托夫展开调查时,却遭到克里姆林宫一些高官的阻挠,尤其是一家电视台播出一个酷似他的男子与妓女同床作乐的录像镜头,斯库拉托夫被暂停职务,对阿布的调查因此终止。

  阿布屡次化险为夷,得益于和权力高层的联系。能和叶利钦家庭扯上关系,是拜别列佐夫斯基所赐。但他并没有走别列佐夫斯基“融进去、显出来”的老路,始终给对方及世人留下一个游离于权力圈子之外的印象。叶利钦时代,阿布虽然拥有将交通部长送上第一副总理宝座的能力,自己却从不肯出现在权力场中。只有熟知叶利钦家族内情的人,才了解阿布是克里姆林宫真正的提款机。

  阿布没有从政的渴望,他只对生意感兴趣。然而,在普京出任总理后,为了在后叶利钦时代得到生存与发展的机会,阿布出面与新内阁的潜在成员进行了座谈。后来,阿布组织团结党为普京助阵,在他的努力下,年轻的团结党在国家杜马选举中取得胜利,阿布与普京的私人关系得到进一步加强。

  成功将普京推上总统宝座后,别列佐夫斯基希望能在政府中得到职位,普京却表示“一切将由自己负责”。尽管普京与叶利钦曾达成不动其政治班底的协议,别列佐夫斯基却被迫远走异国他乡,并最终离奇死亡。

  在这场以及随后的其他斗争中,阿布坚定地站在普京一边。干政但不从政,为阿布赢得更多的回旋空间。普京对阿布的忠诚深信不疑。

  尽管一直回避走上政坛前台,但阿布深谙官场之道。当叶利钦离开权力顶峰渐成定局,阿布开始利用政坛法则及俄罗斯法律加披更多的“防弹衣”。1999年12月,阿布参加国家杜马选举并成功当选。议员权力对他而言并不重要,但却使他得到了非常重要的议员豁免权。2000年12月25日,阿布当选为楚科奇州州长,薪金相当于副总理,每月36000卢布,这对阿布来说不屑一顾,但传媒转述他的话是“我为祖国服务,给自己赚钱”。他把大把的金钱花在楚科奇境内,以图获得更大支持。在楚科奇居民眼里,阿布不仅是至高无上的地方官,更是造福一方的慈善家。但是,楚科奇的实际境况并未见有太大好转。

  在国内获得必要的安全保护权之后,阿布将目光投向国外:在俄罗斯政府“并不深究”的默许下,一个涉及西伯利亚石油公司50%股份、俄罗斯铝业公司25%股份以及俄罗斯航空公司部分股份的资本大转移行动悄悄完成。他通过一家在英国注册的公司控制着在俄罗斯的资产,自己完全退居幕后。即使政治形势有变,从法律角度说,俄罗斯能从他手中扣下的财产也为数不多了。

  随着阿布在国外的商业活动日益频繁,俄罗斯国内对他的“彻查”请求逐渐增多。感觉国内关系网已有松懈,常年居住伦敦的阿布开始经营在英国的关系。借助旗下的切尔西足球队,包括冰岛总统、几十位英国议员及英国前首相梅杰在内的许多知名人士都成了他的客人,连查尔斯王子都曾找他借私人飞机用。

  目前来看,阿布暂时安全无虞,但在普京后时代,一切如何变化尚无法预料。毕竟,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命运,是所有富豪们的教科书般的案例。

  从寡头到斗士的霍多尔科夫斯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BBC称,在俄罗斯,强硬和忠诚是最宝贵的品质,而霍多尔科夫斯基就是个硬汉。

  1963年6月26日,霍多尔科夫斯基出生在莫斯科的普通家庭,从小目睹特权阶级和平民之间的不平等,令他立志成为苏联国有工厂的负责人、跨入特权阶级。对年幼的他来说,那意味着充沛的牛奶、黄油和面包。

  苏联解体后,霍多尔科夫斯基抓住体制真空,迅速积累财富,通过创办银行和控制尤科斯石油公司成为俄罗斯首富,并在巨额财富的支持下干预政治。“7至10个寡头才是真正的政府。他们可以随意撤换总理,推行有利于自己的经济政策。”俄罗斯前总理盖达尔说。

  叶利钦和普京的上台,都与霍多尔科夫斯基有关,当时他是掌握俄罗斯命运的7位寡头中最年轻的。BBC称,一些俄罗斯人不喜欢他,视之为将国家财产私有化的典型。但在本世纪初,他的确是俄罗斯商业现代化的先驱,并且呼吁人民享有更充分的民主。

  “我从没说过我是模范公民。在一个社会急速转型的时代,每个人的生活中似乎都有两道或者更多的分水岭。”他告诉《纽约客》杂志,“在我二十四五岁时,我被培养成典型的苏联公民,没想过还有什么别的生活方式。之后,我突然确信一切都是不正确的,而且一切都会被允许。只要你不触犯法律就可以逃脱,因为在很多问题上,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存在。即使有些西方人也认为我破坏了法律,但谁也无法证明。的确,我做的事并非都合乎道德,我并不为此骄傲。”

  当其余的寡头远离政治或远离俄罗斯,霍多尔科夫斯基没有离开。等待他的于是已经注定:2003年10月25日,霍多尔科夫斯基在他的私人飞机上被捕。这位像摇滚明星一样受欢迎的企业家被丢进臭名昭著的梯史纳监狱,罪名是“商业诈骗、偷漏税款、谋杀以及侵占国家资产”,被判坐牢直到2014年8月。

  但最终他提前8个月被释放。有人认为,这是普京为了在索契冬奥会开幕前改变国际社会对俄罗斯民主状况的看法。加拿大《环球邮报》称,释放霍多尔科夫斯基显示了普京的自信,在经历两年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后,他再次成为俄罗斯政治的主宰,为此才会去扮演“仁慈的沙皇”,释放曾被他看作最大威胁的敌人。RT新闻网称,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能强迫普京选择他反对的政策了,正如《纽约时报》记者采访霍多尔科夫斯基后说:“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他不会重建尤科斯公司,也不会干预俄罗斯政治。”

  这两点,正是他写给普京的特赦申请中的保证。然而最新消息是,霍多尔科夫斯基因继续言辞激烈地批评普京,被俄罗斯以组织谋杀的罪名全球通缉:哪怕是在南极也要将其绳之以法。

  转轨中的“勤王英雄”乌斯马诺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12年,乌斯马诺夫力压阿布,成为俄罗斯新任首富至今。

  1953年9月,乌斯马诺夫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一个富贵之家,父亲是高级检察官。1976年,在权贵子弟云集的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取得国际法的学位后,乌斯马诺夫先在苏联科学院做助理研究员,担任乌兹别克共青团高级顾问,后又成为苏维埃保卫和平委员会对外经济协会(克格勃的一个掩护机构)负责人,仕途平步青云。

  1980年,乌斯马诺夫受到“侵吞公共财产、欺诈勒索”的指控,成为阶下囚。1986年出狱后,从政道路不复存在,他转而进入商界。最开始靠组织外国人到乌兹别克山林打猎赚钱,当时,没有很深的高层背景无法办到。

  1980年代,苏联物资奇缺,乌斯马诺夫在大学同学的帮助下来到莫斯科,借钱办了一个塑料袋工厂,赚得第一桶金。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社会动荡,实业凋敝,乌斯马诺夫发现,“玩钱”才是赚钱的最好办法,他来到俄罗斯政府附属金融学院进修银行学。1994年,乌斯马诺夫成立投资公司,巧借银行巨额贷款,逐利资本市场,廉价买进大量苏联遗留资产。六年后,成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旗下“俄气投资控股”总经理,负责替俄气讨债。当时不少俄罗斯企业身陷困境,只能以资抵债,利用工作之便,乌斯马诺夫收购了一些钢厂和矿山,最终成为俄罗斯矿业巨头“金属投资”的共同持有人。

  在完成资金的原始积累之后,乌斯马诺夫转身成为石油、天然气和钢铁业的超级大佬。

  他被外界认为是和政治有着密切联系的“关系人”。不过他对《纽约时报》解释:“我不是寡头政治家。我一心经营,从不涉足政治。”但乌斯马诺夫对普京政权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2011 年 12 月,俄罗斯《政权》杂志的主编科瓦利斯基被解雇,该杂志隶属乌斯马诺夫的生意人报业集团。乌斯马诺夫对外界明确表示,解雇这位主编是因为杂志上刊登的政治漫画包含了对普京的不雅评论。这让很多人怀疑,他购买生意人报并非为了赚钱,也许有其他考虑。

  尽管乌斯马诺夫和普京的关系颇受人们议论,但他并不在乎这一点,并公开表示:“我很骄傲我认识普京。有人不喜欢普京,那不是普京的错。”他说自己从商之初“充满了艰险”,而现在“一切都变得很容易,因为有了法律,这得感谢普京。”

  乌斯马诺夫喜欢谈爱国精神:“只要俄罗斯需要,我准备把我拥有的全部献给俄罗斯,因为我是它的公民,我为此而自豪。”2014年,俄罗斯遭遇西方经济制裁,普京呼吁:“俄罗斯商人应该把海外资产带回俄罗斯。”并说,支持俄罗斯经济“符合老板们自己的利益”。乌斯马诺夫第一个响应。

  “乌斯马诺夫的成功秘诀在于他善于将不可能结合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俄罗斯媒体如是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