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学原创 → 读书感悟


  共有43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读书感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一天555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58 积分:80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2 14:33:42
读书感悟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2-15 16:43:43 [只看该作者]

距离。行动。生活

       ——从《有多远,滚多远》一书说开去

 

遥远有多远?对于这句流行歌词,如果推敲起来,还真有点难以言说,或者难以想象。但我仍确信,只要人们行动起来,再难以言说或想象的距离都会变得真切和亲近。就如我眼前的这本书,《有多远,滚多远》,仅一“滚”字,便已蕴含着一种行动的张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行动产生距离。一条川藏线,一句蜀道难,作者用一辆自行车的两个轮子,滚出了对这段距离的个性化注解,这些注解宛如一道道辙痕,从起点一直延伸到终点。这滚出来的距离似乎新生出一段动态的川藏线,它与原有的那条川藏线纠缠在一起,并从中获取新的路标和轨迹。就像穿插在书中的那一幅幅地图,在地图中所标示的不仅仅是一个地名或一段高程,也不仅仅是行程的简单图示,更重要的是使得每一张都在下一张中找到承传和变化,找到对移动的感受和评价。是一种生成,正是生成把图上的行程和那些静止的地名变为一次旅行,反过来,旅行又使想象成为一次生成。因此,当地名不再是旅游景点,不再是名胜古迹而变成路径的时候,它本身就赋予了旅行以新的意义。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条“川藏线”,关键是你只有在行动中才能把你内心的道路和距离突显出来,与现实的道路和距离或重叠、或交错,而不仅仅是在地理意义上的可见与共存。正是以这样的方式,作者以行动来说明自身的特征,并邀约仓央嘉措——流传民间的绝唱和解开羁绊心灵的绳索——来作为见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一天555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58 积分:80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2 14:33:4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2-15 16:44:28 [只看该作者]

一直以来,我无法摆脱这样一种想法,且这种想法会在阅读本书时不地冒出来:没有什么比“距离”更频繁地与我们的生活遭遇,我们似乎是每时每刻都在距离中。用哲学的词汇来说,距离即空间,照康德的看法,这是存在于我们人类天性中的一种直观形式,是我们认识世间万象的基础。我们被抛到这个世界上,就是被抛到了各种距离中,谁也无法摆脱。无论你是都市中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还是浪迹天涯的旅行者本质上来说都有一个起点和终点,所不同的是,上班族所面对的是每天都在重复的一段距离,它的终点和起点几乎每天都要轮换一次。而旅行者所面对的距离,其起点和终点,在一生中也许仅此一回。但是在各种空间中进行转换,则是我们这个被抛物可以做出的一种选择,面对种种可能性,“选择”成了唯一的选择,哪怕你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生活就是做出决定,而做出决定就是一种行动。就像这本书的作者那样,可以选择上班族,也可以选择旅行者。这种转换当然有其原动力,而作者的原动力就是来自仓央嘉措情结,这一情结就像佛教唯识论所说的种子,不仅深藏在作者内心的某个角落,也深藏在这条“川藏线”中,一旦因缘相合,这种原动力便会生成爆发。

三百多年前,仓央嘉措在成为六世达赖喇嘛的同时,也成了权力争斗的牺牲品。但他以自己独到的悟性让生活在俗世的人们看到了出世法中宏大的精神世界,他抛弃了那些清规戒律,用自己的“离经叛道”让众人领受到了真正的教义。更为奇特的是,他把那些美妙的诗歌,那些用心灵谱写的绝唱,种子般地撒遍了所有进藏的旅途。“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月亮。/母亲般的情人脸庞,浮现在我心上。”仓央嘉措的情结向我们展现了这样一种启示:我们的向往,并非因为先前的所见,而是因为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某种先验的喜爱,我们哪怕踏破铁鞋也要把她找出来,在这种情结的驱使下,我们总是给梦幻般的未来牵着鼻子走,就像我们总是给终点牵着走一样。

面对选择,就是面对未来。然而,当我们一味地执迷于当下时,就会被种种“牵挂”所拖累。因此唯有行动,每时每刻。如果你认为生活并不一定要行动,而是随世俗的潮流飘荡起伏,那么,你生命的个性将会被习惯与偏见的浊浪所淹没。这也是行动,不过是软弱的行动——行动于不行动。

    一千多年前,玄奘法师从京都长安出发,历经艰难抵达天竺。十六年后回到长安。谱写了一段取经的传奇。

    二千年前,一个名叫保罗的人,离开腓尼基,两手空空,开始了通往罗马的行程。这是一段开创新纪元的距离,在人类的心灵上留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光照,时至今日,这光照仍在引领着黑暗中的灵魂。

    这两段距离都带着神性,非我们俗人所能及。但只要我们能像我眼前这本书的作者那样,用行动生成出属于自己的距离,就能逐渐地接近神性,哪怕只是一小步。

 

 

吴跃东

2013.8.1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