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学原创 → 2006年日扎


  共有1217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2006年日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4 13:19:06 [只看该作者]

李斯与韩非子

 

 

                  2006年4月5日星期三

 

早上读《李斯列传》,很是感慨!不管怎样,李斯出身卑微,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达到位极人臣的地步,也是不容易的。况且他所有的行为都是有意识的。向荀子学习帝王之术。学成与先生告别时,他说“斯闻得时无怠,今万乘方争时,游者主事。今秦王欲吞天下,称帝而治,此布衣驰骛之时而游说者之秋也。处卑贱之位而计不为者,此禽鹿视肉,人面而能彊行者耳。故诟莫大於卑贱,而悲莫甚於穷困。久处卑贱之位,困苦之地,非世而恶利,自讬於无为,此非士之情也。故斯将西说秦王矣。”

我觉得他对于现实问题的认识是一种对于存在的认识,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学习帝王之术。看清形势,亦然把秦王作为自己游说的对象,把自己的命运押宝押在秦王的身上,不管后来的命运如何,这一宝还是压准的。到后来他位极人臣,也感到事物会向反面发展,可已经是身不由己了——不过在这个时刻,还是得动脑子,从这里面脱离出来。李斯只是发了一声叹息:“物极则衰,吾未知所税驾也!”只是承认自己无法摆脱,那是没用的。如果自己不行,应该曲请教高手。如果先生荀子还活着便应该去请教他老人家(据说荀子活到了一百多岁)。“进退自如”,一个成功者应该做到这一点。功高盖主,最终惹来杀身之祸,这算不得英雄。至于面对外来侵略者、舍生取义那是另一码事情。韩非子死于非命,李斯的手上染有韩非子身上的血迹,这一点犹不为过,因为搞政治的便是这样你死我活的游戏规则。可李斯最终输在一个内廷的打杂人的手里,实在太逊了。关于李斯,后人的评论都不太高。最好的评价逃不出太史公的评点。帝王之术在我看来是一种关于政治的技巧,并没有什么人性之可言。既然是技术、技巧,那只有高低之分而没有是非之说了。赵高最后是死在子婴(第三代,胡亥哥哥的一个孩子)手里的,子婴也是跟身边人商量才下手的。虽说也不得善终,但是李斯却确确实实在他手里栽了一个大筋斗。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往往一些小人物却会起一个意想不到的关键作用。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想不到突然具备了改写历史的权力!

如果是扶苏做了皇帝,扶苏使用蒙恬做宰相,于李斯自然大大的不利,但李斯会不会因此而丢命,这一点很难说。说不定死得照样很惨。因为当时的游戏规则便是你死我活,动辄制造罪名,将对方肉体消灭,这是寻常之事。赵高说,秦朝的宰相从来都是活不到把福禄留给第二代的。所以过去的政治,像冯保那样做到六朝元老的,很是不容易啊!

梁启超有一篇《知耻学会叙》的文章,痛斥当时官僚的无耻。“瞷然为臣为妾为奴为隶为牛为马于他族,以偷余命而保残喘也。《记》曰:‘哀莫大于心死’。心死者,诟之而不闻,曳之而不动,唾之而不怒,役之而不惭,刲之而不痛,糜之而不觉。”其实不仅仅是做清朝人的官如此,哪一代哪一朝当官的人不是如此?到了今天去公司打工亦几乎养成这样的体制顺应主义(Conformism),每个人都淹没在集团的大海之中。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异化现象啊!没有梁启超所说那样的“功夫”,几乎拿不到做官的入场券。做官首先就是要从理性立场考虑问题,不要动感情。我读梁任公的文章才知道吾国的文化传统中有此热血之精神,更明白如今人的血液是如何的麻木与冷却了。

太史公的《史记》把老子与韩非放在一起议论,“李耳无为自化,清净自正;韩非揣事情,循埶理。作老子韩非列传第三。”可以看出,老子注重在自我修养,这里两次提到了“自”字;而韩非研究的是事理的规则,他认为事情的运行、发展都是有规律可循的。一个面对自己的内心,一个面对外部的世界。太史公这样来比较,主题便相得益彰了。

关于韩非的思想,《史记》亦有概括,我摘如下:

“韩非者,韩之诸公子也。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於黄老。非为人口吃,不能道说,而善著书。与李斯俱事荀卿,斯自以为不如非。

非见韩之削弱,数以书谏韩王,韩王不能用。於是韩非疾治国不务脩明其法制,执势以御其臣下,富国彊兵而以求人任贤,反举浮淫之蠹而加之於功实之上。以为儒者用文乱法,而侠者以武犯禁。宽则宠名誉之人,急则用介胄之士。今者所养非所用,所用非所养。悲廉直不容於邪枉之臣,观往者得失之变,故作孤愤、五蠹、内外储、说林、说难十馀万言。

然韩非知说之难,为说难书甚具,终死於秦,不能自脱。

《说难》曰:

凡说之难,非吾知之有以说之难也;又非吾辩之难能明吾意之难也;又非吾敢横失能尽之难也。凡说之难,在知所说之心,可以吾说当之。

所说出於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厚利,则见下节而遇卑贱,必弃远矣。所说出於厚利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见无心而远事情,必不收矣。所说实为厚利而显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阳收其身而实疏之;若说之以厚利,则阴用其言而显弃其身。此之不可不知也。

事以密成,语以泄败。未必其身泄之也,而语及其所匿之事,如是者身危。贵人有过端,而说者明言善议以推其恶者,则身危。周泽未渥也而语极知,说行而有功则德亡,说不行而有败则见疑,如是者身危。夫贵人得计而欲自以为功,说者与知焉,则身危。彼显有所出事,乃自以为也故,说者与知焉,则身危。彊之以其所必不为,止之以其所不能已者,身危。故曰:与之论大人,则以为间己;与之论细人,则以为粥权。论其所爱,则以为借资;论其所憎,则以为尝己。径省其辞,则不知而屈之;汎滥博文,则多而久之。顺事陈意,则曰怯懦而不尽;虑事广肆,则曰草野而倨侮。此说之难,不可不知也。

凡说之务,在知饰所说之所敬,而灭其所丑。彼自知其计,则毋以其失穷之;自勇其断,则毋以其敌怒之;自多其力,则毋以其难概之。规异事与同计,誉异人与同行者,则以饰之无伤也。有与同失者,则明饰其无失也。大忠无所拂悟,辞言无所击排,乃後申其辩知焉。此所以亲近不疑,知尽之难也。得旷日弥久,而周泽既渥,深计而不疑,交争而不罪,乃明计利害以致其功,直指是非以饰其身,以此相持,此说之成也。

伊尹为庖,百里奚为虏,皆所由干其上也。故此二子者,皆圣人也,犹不能无役身而涉世如此其汙也,则非能仕之所设也。

宋有富人,天雨墙坏。其子曰「不筑且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财,其家甚知其子而疑邻人之父。昔者郑武公欲伐胡,乃以其子妻之。因问群臣曰:「吾欲用兵,谁可伐者?」关其思曰:「胡可伐。」乃戮关其思,曰:「胡,兄弟之国也,子言伐之,何也?」胡君闻之,以郑为亲己而不备郑。郑人袭胡,取之。此二说者,其知皆当矣,然而甚者为戮,薄者见疑。非知之难也,处知则难矣

昔者弥子瑕见爱於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罪至刖。既而弥子之母病,人闻,往夜告之,弥子矫驾君车而出。君闻之而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而犯刖罪!」与君游果园,弥子食桃而甘,不尽而奉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而念我!」及弥子色衰而爱弛,得罪於君。君曰:「是尝矫驾吾车,又尝食我以其馀桃。」故弥子之行未变於初也,前见贤而後获罪者,爱憎之至变也。故有爱於主,则知当而加亲;见憎於主,则罪当而加疏。故谏说之士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後说之矣。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4 13:19:24 [只看该作者]

夫龙之为蟲也,可扰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婴之,则必杀人。人主亦有逆鳞,说之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人或传其书至秦。秦王见孤愤、五蠹之书,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李斯曰:「此韩非之所著书也。」秦因急攻韩。韩王始不用非,及急,乃遣非使秦。秦王悦之,未信用。李斯、姚贾害之,毁之曰:「韩非,韩之诸公子也。今王欲并诸侯,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之情也。(李斯此时的说法与《谏逐客书》绝然不同矣)今王不用,久留而归之,此自遗患也,不如以过法诛之。」秦王以为然,下吏治非。李斯使人遗非药,使自杀。韩非欲自陈,不得见。秦王後悔之,使人赦之,非已死矣。

申子、韩子皆著书,传於後世,学者多有。余独悲韩子为说难而不能自脱耳。

太史公曰:老子所贵道,虚无,因应变化於无为,故著书辞称微妙难识。庄子散道德,放论,要亦归之自然。申子卑卑,施之於名实。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皆原於道德之意,而老子深远矣。

伯阳立教,清净无为。道尊东鲁,迹窜西垂。庄蒙栩栩,申害卑卑。刑名有术,说难极知。悲彼周防,终亡李斯。”

这里是后半段专门关于韩非的部分,对于这位知识分子的遭遇,我是非常同情的。因为他尽管懂得权术,却只是把它作为纯学术的问题来研究,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毫无保留地贡献出来。却不料旁边正有几双妒忌、饱含杀意的眼睛注视着他。连太史公也为之悲叹。“余独悲韩子为说难而不能自脱耳。”我在生活中也是如此一个人,虽然满腹经纶,能说会道,亦能洞察几微,但是遇上实际事情却不会替自己做打算。而那些不学无术的人,对于如何给自己捞好处,以及损人利己,却天生一般的聪明过人。韩海生曾经评论我,“李兄的学问是拿来研究的,我们去能从他那里拿来用。”这也就是我跟他们的本质上的区别。所以我从韩非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便特别同情他。尽管李斯谋夺了他的生命,但是韩非子的书籍终于传之后世,留下了比李斯等辈更大的影响啊!

“事以密成,语以泄败。”——这句话真是不传之秘,太有道理了。我一生就是以反面教材来证明这句话的正确。

“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这样的评点真是到位,一个字都不能移。“推其极的话,则过分苛刻而少情感”。对于弊病。也说得这样有分寸。郭沫若长篇累牍的批判亦无非在这几个字上做文章罢了。但是太史公也并不是说韩非子本人“惨礉少恩”,所指的只是他的学说而已,而且有个前提,即如果推向极端的话,才会有原则性过强、以至刻薄寡恩的地方。

《说难》一文是韩非的代表作,值得研究。仔细揣摩,人情之几微大抵在此矣。“故有爱於主,则知当而加亲;见憎於主,则罪当而加疏。故谏说之士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後说之矣。”人都是根据亲疏关系来决定是非的,这一点,我早就注意到了,只不过我是从近亲相奸的原理入手。而事实上韩非早已经有更精彩的议论了。现在我主动跟上海所谓的朋友交恶,自然关系疏远了,他们当中也很自然不会有人再觉得我有道理、我对的人了。所以许多事情都是关系作主,起到关键作用的。不过对于那些人我仍然无所谓,因为我从骨子里看不起他们。这篇文章也不是轻易便能看得懂的,还是等我把沙沙以前送我的《韩非子集释》找出来,再仔细研究吧!

不过《史记》中的注释,也可帮助我基本上看懂。

言说不当,直接给说者带来肉体消灭的危险。其情况有下列数种。

一,说话无意中泄漏了人主欲隐藏的事情,身危。

二,人主有错误,你提倡一种尽善尽美的理论,无形之中便是在形容人主的过失,身危。

三,人主跟你交情未到,即毛公所言之“交浅言深”,不仅没效果而且适得其反。你提的建议,成功了也不讨好;失败了更是招惹怀疑。身危。

四,人主用了你的话成功了,但是他想占为己有,而你恰恰是知情者,于是身危。

五,人主显然犯了错误,但是他仍然认为自己有功。而你偏要去说服他,身危。

六,对他势必不做的事情,强行要求他去做;对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事情,你要求他停止不做。这两件事情,都是强烈违反人主本人意愿的,绝对会引出不好的结果。身危。

造成“身危”的事情具体有六条,还有补充为八条:

一,说高贵之人的短处,人主以为实在讥刺自己的事情。

二,说低微之人的长处,人主以为是在出卖自己的利益,把官给别人做。“粥权”

三,说人主喜欢的话题,他以为你是投其所好而另有所图。

四,说人主讨厌的话题,他以为你是在试探他的意图。

五,说话简单明了,他嫌你学问有限而看不起你。

六,说话长篇大论滔滔不绝,他嫌你大而无当,废话连篇、

七,你顺着他说,他说你胆小怕事,有话不敢说。

八,你敞开心扉的说,他说你不懂礼仪,为人太骄傲。

最后韩非提出的正面做法是:

一,注意人主所敬重的是什么东西,说的时候也一定要文饰,显得你也很尊重人主所敬重的东西。

二,而回避他所不喜欢的东西。对于他不喜欢的事情,绝口不提。

三,人主自己知道他的失误,那就必须对之轻描淡写,不要形容极端。引起他有被讥刺的想法,所谓“讪上”之讥是也。

四,人主自己做出决断,不可故意唱反调,以造成与之敌对的错觉。

五,人主自己想奋力做事情,不要强调客观的困难,以造成敌对情绪。

六,不要去反对跟人主意见一致的人(李斯之反对赵高,去胡亥面前告状,即违反了这一条做法。)

七,如果跟人主意见一致的人失败了,说话者必须为那个人文饰,掩饰他的失败。以免引起人主的不高兴。

八,大忠之人,即获得人主信任的人,说话也留有充分的余地,留下等待人主觉悟的时间。

九,言辞之间也绝无攻击什么人的情况。

十,真正的信任感,必须旷日持久才能够获得的。对此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太史公深深同情韩非子的命运,我岳父也对之非常同情,认为他是一个出色的思辨学者,非常了不起!秦始皇杀其人而用其书。也是为他的理论所惊吓的结果。罗洛梅称尼采是一个最善于反省的人,把作为人所能有的反省活动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我看韩非子对于政治人际关系学的研究也到了一个后人无法突破的高度。仅仅《说难》一文便有如此深刻的内容,何况他还有其它不少著作。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25:43 [只看该作者]

研读历史

 

 

                     2006年4月6日星期四

 

今天清晨,海林来了一个电话,索取上海的电话号码。因为他母亲想通知解放他们去拿沙发。此外谈起我此番去上海的感受,我说还好。许多地方我都想得开了。另外我谈了“鄙吝之心”的故事。“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不是同类的人很难说到一起去。我的态度很是坦然。但是上海那个环境不能多待,时间长了,仍然令人鄙吝之心复生。海林在美国的一切都好,就是在学校遇上了那些中国人的教授及其夫人,非常令人讨厌。

读全秦文毕,全秦文只有一卷,所以很容易读完。上古三代文十六卷,全汉文六十三卷,后汉文一百六卷,那就不是一天所可看完的了。一共一百六十九卷,每天一卷都要看半年,况且我还要写学习心得。所以这就是整整一年的工作量。三国文全七十五卷,晋文一百六十七卷,宋文六十四卷,齐文二十六卷,梁文七十四卷,陈文十八卷,后魏文六十卷,北齐文十卷,后周文二十四卷,隋文三十六卷,先唐文一卷,全唐文一千卷,唐文拾遗七十二卷,唐文续拾十六卷。

上古三代,16卷

全秦文,1卷

全汉文,63卷

后汉文,106卷   186

全三国文,75卷

全晋文,167卷   242       428

全宋文,64卷

全齐文,26卷

全梁文,74卷    144

全陈文,18卷

全后魏文,60卷

全北齐文,10卷  88         232         660

全后周文,24卷

全隋文,36卷

全先唐文,1卷   61          159                     819

全唐文,1000卷

唐文拾遗,72卷

唐文续拾,16卷  88                                            1819卷

总数为1819卷。每天一卷就要近乎五年才能看完。如果能够读完,那才叫真正的读书啊!还有二十五史,卷佚浩繁。现在书都有了,就看自己如何去看待它们了。

《史记》130卷

《汉书》100卷

《后汉书》90卷,加志30卷   350

《三国志》65卷

《晋书》130卷

《宋书》100卷              295            645

《南齐书》59卷

《梁书》56卷

《陈书》36卷              149

《魏书》130卷

《北齐书》50卷

《周书》50卷

《隋书》85卷              315             446      1091

《南史》80卷

《北史》100卷

《旧唐书》200卷

《新唐书》225卷           605

《旧五代史》150卷

《新五代史》74卷         124               729

《宋史》496卷             496

《辽史》116卷

《金史》135卷

《元史》210卷             461              957      1686     2777

《明史》332卷

《清史稿》536卷           868                                       3645

共计3645卷,每天一卷的话,要几乎十年的时间才能通读一遍。两项工程加起来的话,就要花费十五年的时间。我今年54岁,如果每天读一卷,其它什么事情都不做,一直可以读到69岁。可是我所收藏的书籍,远远不止这个数目,除了中文还有外文。所以人的一生,时间真是有限,仅仅读书这一项便足以消耗我全部的生命。刘邦给太子的信件里有一段话,颇为有意思。他自己不喜欢读书,遇上了一个禁止读书的时代。这情形跟我们正好相彷佛。

“手敕太子

吾遭乱世,当秦禁学,自喜,谓读书无益。洎践祚以来时方省:书乃使人知作者之意,追思昔所行多不是。(《古文苑》)”

其实我们也同样遭遇了乱世,秦始皇的禁学,跟我们遇上的文革时期读书无用论,正好一致。不过刘邦是“甚喜”,我们确实甚悲,错失了学习的时间。

刘邦不读书,字也写得不好。但是他发现太子的字写得比自己都差,便勉励他多练习。“吾生不学书,但读书问字而遂知耳。以此故不大工,然亦足自辞解。今视汝书,犹不如吾。汝可勤学习。每上疏,宜自书,勿使人也。(同上)”

还有叫太子尊重那些有功之臣,亦关照他说:“汝见萧、曹、张、陈诸公侯,吾同时人,倍年於汝者,皆拜,并语於汝诸弟。(同上)”连这个拜的细节都注意到了。我觉得汉高祖的文章中,以他名义发表的数落项羽十大罪状的那篇文章最是有力。

“数项羽十罪(四年十月)

吾始与羽俱受命怀王曰:「先定关中者王之。」羽负约,王我於蜀汉,罪一也。羽矫杀卿子冠军,自尊,罪二也。羽当以救赵还报,而擅劫诸侯兵入关,罪三也。怀王约入秦无暴掠,羽烧秦宫室,掘始皇帝冢,收私其财,罪四也。又强杀秦降王子婴,罪五也。诈坑秦子弟新安二十万,王其将,罪六也。皆王诸将善地,而徙逐故主,令臣下争叛逆,罪七也。出逐义帝彭城,自都之,夺韩王地,并王梁楚,多自与,罪八也。使人阴杀义帝江南,罪九也。夫为人臣而杀其已降,为政不平,主约不信,天下所不容,大逆无道,罪十也。吾以义兵从诸侯诛残贼,使刑馀罪人击公,何苦乃与公挑战。(《汉书·高纪》上)”

这些话都是很有说服力的,项羽难以自辨。想起来也真有意思,直到最近还在使用这样的讨罪书。人类的进步其实非常有限啊!

张良为太子寻找四皓的帮助,这一件事对太子的地位起到关键的稳定作用。

“按小说有张良与四皓书,四皓答张良书,谓出《殷芸小说》。其辞肤浅,非秦汉人语。殷芸,梁人,亦未必收此。盖近代人伪作也,今姑附於后。

《张良与四皓书》云:良曰:「仰惟先生秉超世之殊操,身在六合之间,志凌造化之表,但有大汉受命祯灵显集,神母告符,足以宅兆民之心。先生当此时,辉神爽乎云霄,濯凤翼於天汉,使九门之外,有非常之客,北阙之下,有神气之宾,而渊游仙隐,窃为先生不取也。良以顽薄,承乏忝官,所谓绝景不御,而驾服驽骀。方今元首钦明文思,百揆之佐,立则延企,坐则引领。日昃而方丈百御,夜寝而阊阖不闭,垂皇极须日月以扬光,后土待岳渎以导滞。而当圣世,鸾凤林栖,不翔乎太清;麒麟岳遁,不步於郊草,非所以宁人,荒慰六合也。不及省侍,展布腹心,略写至言,想望翻然,不倩其意,张良白。」

四皓答书云:「窜蛰幽薮深谷是室。岂悟云雨之使,奄然萃止。方今三章之命邈,殷汤之广泽,礼隆乐和,四海克谐,六律及於丝竹,和声应於金石,飞鸟翔於紫阙,百兽出於九门。顽夫固陋,守彼岩穴,足未尝践阊阖,目未曾见廊庙。野食於丰草之中,避暑於林木之下。望月晦然,后知弓弩之须;谇伐木然,后知斧柯之用。当秦项之艰难,力不能负干戈,携手逃奔,避役山草,倚朽若立,循木似济,遂羞青蝇,盗声於晨鸡,鱼目窃价於随珠,公侯应灵挺特。神父授策,盖无幽而不明也。岂有烹鼎和味,而顾令菽麦厕方丈之御;被龙服衮,而欲使女罗上绀绫之绪。恐滑泥以浊白水,尘以乱清风。是以承命倾筐,闻宠若惊,谨因飞龙之使,以写鸣蝉之音,乞守兔鹿之志,终其寄生之命也。”

文字较为华丽,不像秦文那样质朴。细读之下,仍无警句。估计确实不是张良他们的手笔。有关《殷芸小说》的考证,我记得余嘉锡先生的书中曾经有过。倘若真的有那篇文章就好了,因为我始终想搞清楚张良是如何说动四皓的。四皓见高祖,说的话确实非常干脆:“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窃闻太子为人仁孝,恭敬爱士,天下莫不延颈欲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耳。”四皓: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26:22 [只看该作者]

午睡后起来读到《楚辞·哀时命》一诗,觉得大有存在主义的味道,转载如下:

“【哀时命】

哀时命之不及古人兮,夫何予生之不遘时!

往者不可扳援兮,徠者不可与期。

志憾恨而不逞兮,杼中情而属诗。

夜炯炯而不寐兮,怀隐忧而历兹。

心郁郁而无告兮,众孰可与深谋!

欿愁悴而委惰兮,老冉冉而逮之。

居处愁以隐约兮,志沉抑而不扬。

道壅塞而不通兮,江河广而无梁。

 

原至昆仑之悬圃兮,采锺山之玉英。

揽瑶木之橝枝兮,望阆风之板桐。

弱水汨其为难兮,路中断而不通。

势不能凌波以径度兮,又无羽翼而高翔。

然隐悯而不达兮,独徙倚而彷徉。

怅惝罔以永思兮,心纡轸宗而增伤。

倚踌躇以淹留兮,日饥馑而绝粮。

廓抱景而独倚兮,超永思乎故乡。

 

廓落寂而无友兮,谁可与玩此遗芳?

白日宛宛其将入兮,哀余寿之弗将。

车既弊而马罢兮,蹇邅徊而不能行。

身既不容於浊世兮,不知进退之宜当。

冠崔嵬而切云兮,剑淋离而从横。

衣摄叶以储与兮,左袪挂於榑桑;

右衽拂於不周兮,六合不足以肆行。

上同凿枘於伏戏兮,下合矩矱於虞唐。

原尊节而式高兮,志犹卑夫禹汤。

虽知困其不改操兮,终不以邪枉害方。

 

世并举而好朋兮,壹斗斛而相量。

众比周以肩迫兮,贤者远而隐藏。

为凤皇作鹑笼兮,虽翕翅其不容。

灵皇其不寤知兮,焉陈词而效忠。

俗嫉妒而蔽贤兮,孰知余之从容?

原舒志而抽冯兮,庸讵知其吉凶?

璋珪杂於甑窐兮,陇廉与孟娵同宫。

举世以为恆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

幽独转而不寐兮,惟烦懑而盈匈。

魂眇眇而驰骋兮,心烦冤之忡忡。

志欿憾而不憺兮,路幽昧而甚难。

塊独守此曲隅兮,然欿切而永叹。

 

愁修夜而宛转兮,气涫沸沛其若波。

握剞劂而不用兮,操规矩而无所施。

骋骐骥於中庭兮,焉能极夫远道?

置援狖於櫺槛兮,夫何以责其捷巧?

驷跛虌而上山兮,吾固知其不能升。

释管晏而任臧获兮,何权衡之能称?

 

箟簬杂於黀蒸兮,机蓬矢以射革。

负檐荷以丈尺兮,欲伸要而不可得。

外迫胁於机臂兮,上牵联於矰隿。

肩倾侧而不容兮,固□腹而不得息。

务光自投於深渊兮,不获世之尘垢。

孰魁摧之可久兮,原退身而穷处。

凿山楹而为室兮,下被衣於水渚。

雾露濛濛其晨降兮,云依斐而承宇。

虹霓纷其朝霞兮,夕淫淫而淋雨。

怊茫茫而无归兮,怅远望此旷野。

下垂钓於溪谷兮,上要求於仙者。

与赤松而结友兮,比王侨而为耦。

使枭杨先导兮,白虎为之前後。

浮云雾而入冥兮,骑白鹿而容与。

魂聇聇以寄独兮,汨徂往而不归。

处卓卓而日远兮,志浩荡而伤怀。

 

鸾凤翔於苍云兮,故矰缴而不能加。

蛟龙潜於旋渊兮,身不挂於罔罗。

知贪饵而近死兮,不如下游乎清波。

宁幽隐以远祸兮,孰侵辱之可为。

子胥死而成义兮,屈原沉於汨罗。

虽体解其不变兮,岂忠信之可化。

 

志怦怦而内直兮,履绳墨而不颇。

执权衡而无私兮,称轻重而不差。

摡尘垢之枉攘兮,除秽累而反真。

形体白而质素兮,中皎洁而淑清。

时厌饫而不用兮,且隐伏而远身。

聊竄端而匿迹兮,嗼寂默而无声。

独便悁而烦毒兮,焉发愤而筊抒。

时暧暧其将罢兮,遂闷叹而无名。

 

伯夷死於首阳兮,卒夭隐而不荣。

太公不遇文王兮,身至死而不得逞。

怀瑶象而佩琼兮,原陈列而无正。

生天坠之若过兮,忽烂漫而无成。

邪气袭余之形体兮,疾憯怛而萌生。

原壹见阳春之白日兮,恐不终乎永年。”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27:40 [只看该作者]

作者的不满是从存在出发的,通过时间、空间、历史人物、自然景象来表述自己的“内存在世界”,因此很是逼真,动人。所谓最大的忧虑(Sorge)便是在面对死亡的情况下,内心的焦虑感——主要是:功不成名不就,也就是孔子所说的君子之忧:“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卫灵公第十五》)。(时暧暧其将罢兮,遂闷叹而无名。)

这次我到上海,看见有些人并不是那么张扬(当然张扬的人也有),我想大概都因为我们都面临了这样的情况:时光不多,却仍然一事无成。你想张扬,但是有什么值得你张扬的呢?时暧暧其将罢兮,遂闷叹而无名。这话是非常沉痛的,没有一定的年龄、体验,不面对自己的实存状态是说不出来的。

关于面对非存在的情况:

A,面对死亡:

1,“欿愁悴而委惰兮,老冉冉而逮之。”

2,“白日宛宛其将入兮,哀余寿之弗将。”

3,“时暧暧其将罢兮,遂闷叹而无名。”

4,“原壹见阳春之白日兮,恐不终乎永年。”

B,面对孤独:

1,“往者不可扳援兮,徠者不可与期。”

2,“心郁郁而无告兮,众孰可与深谋!”

3,“廓抱景而独倚兮,超永思乎故乡。”

4,“廓落寂而无友兮,谁可与玩此遗芳?”

5,“然隐悯而不达兮,独徙倚而彷徉。”

6,“幽独转而不寐兮,惟烦懑而盈匈。”

7,“塊独守此曲隅兮,然欿切而永叹。”

8,“独便悁而烦毒兮,焉发愤而筊抒。”

C,面对绝望、忧郁,

1,“志憾恨而不逞兮,杼中情而属诗。

夜炯炯而不寐兮,怀隐忧而历兹。”

2,“居处愁以隐约兮,志沉抑而不扬。”

3,“怅惝罔以永思兮,心纡轸宗而增伤。”

4,“幽独转而不寐兮,惟烦懑而盈匈。

魂眇眇而驰骋兮,心烦冤之忡忡。

志欿憾而不憺兮,路幽昧而甚难。

塊独守此曲隅兮,然欿切而永叹。”

5,“处卓卓而日远兮,志浩荡而伤怀。”

D,面对无路可走感:

1,“道壅塞而不通兮,江河广而无梁。”

2,“弱水汨其为难兮,路中断而不通。”

3,“势不能凌波以径度兮,又无羽翼而高翔。”

4,“车既弊而马罢兮,蹇邅徊而不能行。

身既不容於浊世兮,不知进退之宜当。”

E,不为人所理解的感觉:

1,“俗嫉妒而蔽贤兮,孰知余之从容?”

F,内心冲突:

1,“虽知困其不改操兮,终不以邪枉害方。”

2,“世并举而好朋兮,壹斗斛而相量。

众比周以肩迫兮,贤者远而隐藏。”

3,“原舒志而抽冯兮,庸讵知其吉凶?”

4,“负檐荷以丈尺兮,欲伸要而不可得。

外迫胁於机臂兮,上牵联於矰隿。

肩倾侧而不容兮,固□腹而不得息。

务光自投於深渊兮,不获世之尘垢。”

5,“知贪饵而近死兮,不如下游乎清波。

宁幽隐以远祸兮,孰侵辱之可为。”

6,“志怦怦而内直兮,履绳墨而不颇。

执权衡而无私兮,称轻重而不差。

摡尘垢之枉攘兮,除秽累而反真。

形体白而质素兮,中皎洁而淑清。

时厌饫而不用兮,且隐伏而远身。

聊竄端而匿迹兮,嗼寂默而无声。”

G,没有归属感:

1,“怊茫茫而无归兮,怅远望此旷野。”

2,“魂聇聇以寄独兮,汨徂往而不归。”

H,面对实际困境:

1,“倚踌躇以淹留兮,日饥馑而绝粮。”

2,“邪气袭余之形体兮,疾憯怛而萌生。”

I,历史人物兴感:

1,“子胥死而成义兮,屈原沉於汨罗。

虽体解其不变兮,岂忠信之可化。”

2,“伯夷死於首阳兮,卒夭隐而不荣。

太公不遇文王兮,身至死而不得逞。”

这首楚辞的题目便叫《哀时命之不及古人》,他的节操行为都有古人那么高洁,但是却不能成名,于是感到悲哀——这样的情形实在太多了。这也是中国人没有上帝的苦恼,如果信奉上帝,那么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上帝知道,也就不会有这样“疾没世而名不称”的悲哀了。现在的上帝则成了“媒体”,谁只要常常在媒体前露脸,便会有自己名满天下的错觉。黑木香失去了媒体的关注,甚至不惜以跳楼自杀登上头条以吸引大众媒体的镜头。以这样的方式来追求“名气”——其实,人的主体性已经早就丧失了。但是怎么办呢?人对于成名的依赖如同吸毒一般,一旦被它所控制,也就永远难以摆脱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27:56 [只看该作者]

楚辞都比较激烈,是不是那儿的人性格天生热烈之所致。当时楚人是被当作未开化的人来看待的。但是情感的强烈缠绵,确实极其厉害。那里的人束缚少所以才能表现得如此坦率、逼真。

还有一首《惜誓》“惜余年老而日衰”,也是一首纯粹实存主义的作品。这样的表述,到了近代反而没有了,不知什么道理。

 

【惜誓】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

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

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霑濡。

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

飞硃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

苍龙蚴虬於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

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於後车。

驰骛於杳冥之中兮,休息虖昆仑之墟。

乐穷极而不厌兮,原从容虖神明。

涉丹水而驼骋兮,右大夏之遗风。

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

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

临中国之众人兮,讬回飙乎尚羊。

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乔皆在旁。

二子拥瑟而调均兮,余因称乎清商。

澹然而自乐兮,吸众气而翱翔。

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乡。(即便可长生不老,也还不如回故乡的好。足见此公的对于自己的出身之地充满了感情。)

黄鹄後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

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

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

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

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

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概而就衡。

或推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谔。

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

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

梅伯数谏而至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

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

比干忠谏而剖心兮,箕子被发而佯狂。

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长。

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

已矣哉!

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

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後下。

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

使麒麟可得羁而係兮,又何以异虖犬羊?

 

也是面对一个不如意的环境,做自我超脱之想。内心很是矛盾,互为冲突而消耗了自己的心力。想不到倏忽已经老境逼近了,于是感慨不已啊!最可伤心的是,在政治领域之中,最常见的是:“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对于坚持自己德操的人,结局都不好。“使麒麟可得羁而係兮,又何以异虖犬羊?”这就是社会现实,于是他悟出来了所谓圣人之神德,亦无非采取回避的对策,其它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在正道不行的情况下,可以有两种选择:“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所谓苟进,也就是把自己的锋芒都掩藏了,追求生活中的实际利益,跟别人也不起冲突,假假掰掰地表示态度一致,而事实上内心的压抑痛苦,都强忍下,做一个彻底的“体制顺应主义Conformism)”的人了。对比之下,我的状态最为糟糕,说苟进吧,我有缺乏坚韧不拔的意志力,说隐居深藏吧,又不彻底,对于尘世的名利之心并未死透。所以很尴尬地在中间彷徨着——这是最糟糕的状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28:13 [只看该作者]

楚辞都比较激烈,是不是那儿的人性格天生热烈之所致。当时楚人是被当作未开化的人来看待的。但是情感的强烈缠绵,确实极其厉害。那里的人束缚少所以才能表现得如此坦率、逼真。

还有一首《惜誓》“惜余年老而日衰”,也是一首纯粹实存主义的作品。这样的表述,到了近代反而没有了,不知什么道理。

 

【惜誓】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

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

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霑濡。

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

飞硃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

苍龙蚴虬於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

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於後车。

驰骛於杳冥之中兮,休息虖昆仑之墟。

乐穷极而不厌兮,原从容虖神明。

涉丹水而驼骋兮,右大夏之遗风。

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

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

临中国之众人兮,讬回飙乎尚羊。

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乔皆在旁。

二子拥瑟而调均兮,余因称乎清商。

澹然而自乐兮,吸众气而翱翔。

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乡。(即便可长生不老,也还不如回故乡的好。足见此公的对于自己的出身之地充满了感情。)

黄鹄後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

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

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

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

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

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概而就衡。

或推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谔。

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

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

梅伯数谏而至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

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

比干忠谏而剖心兮,箕子被发而佯狂。

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长。

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

已矣哉!

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

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後下。

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

使麒麟可得羁而係兮,又何以异虖犬羊?

 

也是面对一个不如意的环境,做自我超脱之想。内心很是矛盾,互为冲突而消耗了自己的心力。想不到倏忽已经老境逼近了,于是感慨不已啊!最可伤心的是,在政治领域之中,最常见的是:“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对于坚持自己德操的人,结局都不好。“使麒麟可得羁而係兮,又何以异虖犬羊?”这就是社会现实,于是他悟出来了所谓圣人之神德,亦无非采取回避的对策,其它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在正道不行的情况下,可以有两种选择:“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所谓苟进,也就是把自己的锋芒都掩藏了,追求生活中的实际利益,跟别人也不起冲突,假假掰掰地表示态度一致,而事实上内心的压抑痛苦,都强忍下,做一个彻底的“体制顺应主义Conformism)”的人了。对比之下,我的状态最为糟糕,说苟进吧,我有缺乏坚韧不拔的意志力,说隐居深藏吧,又不彻底,对于尘世的名利之心并未死透。所以很尴尬地在中间彷徨着——这是最糟糕的状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30:05 [只看该作者]

屈原的主体性

 

 

                            200647星期五

 

还是按照主题来写吧,那样的文章比较有意思。好了,不必多犹豫了,该出手了。

【远游】 

悲时俗之迫阨兮,愿轻举而远游。

质菲薄而无因兮,焉托乘而上浮?

遭沈浊而污秽兮,独郁结其谁语!

夜耿耿而不寐兮,魂营营而至曙。

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

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

步徙倚而遥思兮,怊惝恍而乖怀。

意荒忽而流荡兮,心愁凄而增悲。

神倏忽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留。

内惟省以端操兮,还应正气之所由。

漠虚静以恬愉兮,澹无为而自得。

闻赤松之清尘兮,愿承风乎遗则。

贵真人之休德兮,美往世之登仙,

与化去而不风兮,名声著而日延。

奇傅说之托辰星兮,羡韩众之得一。

形履乱越远兮,离人群而遁逸。

因气变而遂曾举兮,忽神奔而鬼怪。

时仿佛以遥见兮,精皎皎以往来。

超氛埃而淑邮兮,终不反其故都。

免众患而不惧兮,世莫知其所如。

恐天时之代序兮,耀灵晔而西征。

微霜降而下沦兮,悼芳草之先零。

聊仿佯而逍遥兮,永历年而无成。

谁可与玩斯遗芳兮?长向风而舒情。

高阳邈以远兮,余将焉所程?

重曰:春秋忽其不淹兮,奚久留此故居。

轩辕不可攀援兮,吾将从王乔而娱戏。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

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气入而粗秽除。

顺凯风以从游兮,至南巢而一息。

见王子而宿之兮,审一气之和德。

曰:「道可受兮,不可传;

其小无内兮,其大夫垠;

毋滑而魂兮,彼将自然;

一气孔神兮,于中夜存;

虚以待之存,无以为先;

庶类以成兮,此德之门。」

闻至贵而遂徂兮,忽乎吾将行。

仍羽人于丹丘,留不死之旧乡。

朝濯发于汤谷兮,夕晞余身兮九阳。

吸飞泉之微液兮,怀琬琰之华英。

玉色頩以脕颜兮,精醇粹而始壮。

质销铄以汋约兮,神要眇以淫放。

嘉南州之炎德兮,丽桂树之冬荣;

山萧条而无兽兮,野寂漠其无人。

载营魄而登霞兮,掩浮云而上征。

命天阍其开关兮,排阊阖而望予。

如丰隆使先导兮,问太微之所居。

集重阳入帝宫兮,造旬始而观清都。

朝发轫于太仪兮,夕始临乎于微闾。

屯余车之万乘兮,纷容与而并驰。

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逶蛇。

建雄虹之采旄兮,五色杂而炫耀。

服偃蹇以低昂兮,骖连蜷以骄骜。

骑胶葛以杂乱兮,斑漫衍而方行。

撰余辔而正策兮,吾将过乎句芒。

历太皓以右转兮,前飞廉以启路。

阳杲杲其未光兮,凌天地以径度。

风伯为作先驱兮,氛埃辟而清凉。

凤凰翼其承旗兮,遇蓐收乎西皇。

揽慧星以为旍兮,举斗柄以为麾。

叛陆离其上下兮,游惊雾之流波。

时暖曃其曭莽兮,召玄武而奔属。

后文昌使掌行兮,选署众神以并毂。

路漫漫其修远兮,徐弭节而高厉。

左雨师使径侍兮,右雷公以为卫。

欲度世以忘归兮,意姿睢以担挢。

内欣欣而自美兮,聊愉娱以淫乐。

涉青云以泛滥游兮,忽临睨夫旧乡。

仆夫怀余心悲兮,边马顾而不行。

思旧故以想象兮,长太息而掩涕。

泛容与而遐举兮,聊抑志而自弭。

指炎神而直驰兮,吾将往乎南疑。

览方外之荒忽兮,沛□瀁而自浮。[1]

祝融戒而跸御兮,腾告鸾鸟迎宓妃。

张咸池奏承云兮,二女御九韶歌。

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

玄螭虫象并出进兮,形蟉虬而逶蛇。

雌蜺便娟以增挠兮,鸾鸟轩翥而翔飞。

音乐博衍无终极兮,焉及逝以徘徊。

舒并节以驰骛兮,逴绝垠乎寒门。

轶迅风天清源兮,从颛琐乎增冰。

历玄冥以邪径兮,乘间维以反顾。

召黔赢而见之兮,为余先乎平路。

经营四方兮,周流六漠。

上至列缺兮,降望大壑。

下峥嵘而无地兮,上寥廓而无天。

视倏忽而无见兮,听惝恍而无闻。

超无为以至清兮,与泰初而为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30:41 [只看该作者]

古人有一个神仙世界在支撑他们,游仙之作,也是凭藉想象力,帮助自己从困境中解脱出来的一个办法也。而我们当代人却连神话都没有一个,遇上了困境便只有烦恼致死之一徒了。

【卜居】

屈原既放,三年不得复见,竭知尽忠,而蔽鄣於谗,心烦虑乱,不知所从。

乃往见太卜郑詹尹曰:「余有所疑,原因先生决之。」

詹尹乃端策拂龟曰:「君将何以教之?」

屈原曰:「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乎?

将送往劳来,斯无穷乎?

宁诛锄草茅,以力耕乎?

将游大人,以成名乎?

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

将从俗富贵,以媮生乎?

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

将哫訾(阿谀奉承)栗斯(谨慎恭敬),喔咿(献媚强笑)嚅儿(吞吞吐吐),以事妇人乎?

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

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韦,以洁楹乎?

(索隐楚词云:“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韦。”崔浩云:“滑音骨。滑稽,流酒器也。转注吐酒,终日不已。言出口成章,词不穷竭,若滑稽之吐酒。故杨雄酒赋云‘鸱夷滑稽,腹大如壶,尽日盛酒,人复藉沽’是也。”又姚察云:“滑稽犹俳谐也。滑读如字,稽音计也。言谐语滑利,其知计疾出,故云滑稽。”)

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

将氾氾若水中之凫乎?

与波上下,偷以全吾躯乎?

宁与骐骥亢(志高、无所屈)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

宁与黄鹄比翼乎?将兴鸡鹜(鸭)争食乎?

此孰吉孰凶?何去何从?

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吁嗟默默兮,谁知吾之廉贞?」

詹尹乃释策而谢曰:「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

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

用君之心,行君之意。

龟策诚不能知事。」

我觉得詹伊的态度也很好,他说的这番话也很有道理。因为屈原所询问的是做人的Life-style,像这样的问题别人很难置喙,只有尊重自己的选择了。“用君之心,行君之意”,这样的建议提得非常诚恳。就龟策而言只能问凶吉,却无法决定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屈原的烦恼,我相信现代人每个人都会遇得到的,尤其是个性比较强的人,遇上一个组织,两者之间的矛盾肯定是令人痛苦的。

不过屈原的苦恼当中也还是有一个“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的核心思想,他最后的一句话便是说,“如果我默默生活的话,那又有谁知道我做人的正派、有原则呢?”他还是希望有人了解他;他人的存在,于他来说不管怎样都还是一个很在乎的对象。这一点,也许我们口头上都不会承认,事实上很重要。屈原还是想得到国王的认可、得到大众的理解、得到后世人的敬仰。事实上,他还是做到了的。屈原的苦恼,在几千年来的历史中都是很普遍的心理状态,即便到了今天,人还是会遇上这些存在色彩很重的问题。人活着怎么做人,怎样做人,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只要一天有人类、有社会,就一天有这样的问题。“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现实生活中也存在着这样的情况,蝉翼为重,那些演员的伤风咳嗽算什么回事,还不是比蝉翼更轻的小事吗?可媒体会作追踪的报导,俨然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情似的。生活中的严肃的事情,比如思想家们的专著,这本是很重要的事情,却无人过问。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样的事情太多了。馋人高张,那些没节操的人到处招摇过市、欺世盗名,而贤士无名,真正做学问、搞研究的人却一点名气都没有。至于金钱的分配,那就更加不合理了。所以我所处的环境,比屈原好不了多少。

“将哫訾(阿谀奉承)栗斯(谨慎恭敬),喔咿(献媚强笑)嚅儿(吞吞吐吐),以事妇人乎?”

“哫訾”、“栗斯”、“喔咿”、“嚅儿”,这些词汇大概都是楚国的方言吧,只有声音而没有词汇,屈原能够这样表述真有意思!四个单词、两组话,形容了人面对讨好对象的精神状态,真是逼真,刻画得入木三分。现在大款旁边的一些混饭吃的人,何尝不是如此呢?

屈原的苦恼,也是在于徘徊于两者之间。倘若明确了,也不至于如此痛苦,要去请詹伊来帮助他定凶吉。所以我有时候的徘徊,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屈原的苦恼因其留有作品而获得后世人的敬仰,我呢,只有一些最朴素的记录而已。因此必须升华到作品里去。

还有一点,从这篇诗歌里反映出来的屈原的思维方式,那是一种“黑白分明、两者必居其一”的思维模式。这样的模式,在生活中很难维持。记得有一部香港电视剧《追日者》就是反映了这样思维模式的故事,主角是万梓良所演。他便是不知道黑白之间还有一个“灰色”阶段。此外还有从易经“生生不已”的眼光来看,事物总是在发展变化之中的。昨天不利的形势不等于今天不利,凡事都有一个变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也许就有最适合自己的情况。所以必须捕捉这个最好Chance。人生便是如此,倘若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好时机,那也是天数。其实詹伊的说法便符合辩证法:“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就是叫他不要绝对地看问题,他所提示的正是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这也是符合常识的思维方式,但是三闾大夫却钻了牛角尖:他认为这个世道,必须是非分明,他认为正确的主张必须受到重视。——这样的情况,我也有过。总觉得自己真心待人却得不到他人的理解。其实,事情原非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请看詹伊又说道:“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凡人的理解都是有局限的,怎么可能在任何时候都有一个公正、公平的待遇呢?一个人最后能够做到也无非是“用君之心,行君之意”罢了。只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情,就可以了。至于一定要达到什么效果,那是很难断言的。

跟海林的谈话中,谈到了用外语说话的事情,这其实是一个不断损害主体性的事情。海林说自己就有老是怕说错话的心情,挺难受的。话语权,我回上海之所以开心,也就是用自己习惯了的说话方式表达自己,这本身就很开心。说话是主体性的一个体现,现在用很生硬的北京话表达自己总觉得不舒服。而写作更是主体性的强烈行为,倘若没有一个自我意见需要陈述,那何必来写作呢?人生最重要的便是要有主体性,这是最符合人性的做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6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5 13:35:50 [只看该作者]

屈原与弗洛姆

 

 

               2006年4月8日星期六

 

觉得《楚辞》很是丰富,如果有一本好的注释本,一定仔细地研究一下。

【渔父】

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渔父见而问之曰:

「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於斯!」

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於物,而能与世推移。

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

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酾?

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

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

宁赴湘流,葬於江鱼之腹中。

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yì船侧)而去,乃歌曰: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遂去不复与言。

这样的文章真是太好了。这里有着太多的人际交流上的原理。屈原见放,于是牢骚满腹,这样不仅于事无补,而且把自己身体也搞坏了。渔夫劝说他,他不听,渔夫便“莞尔而笑”——这个姿态多好,多稳健泰然。遇上这样的时候,我却还会反反复复地去说服对方,其实这样把自己也沦入对方的精神状态中去了。人家不听话是固执,其实自己的反复去说岂非亦是固执?而渔夫只是边敲船舷边唱歌而去,那才是真正懂得道理的人。那首歌也真是了不起啊,沧浪之水——社会的象征,如果是清的话,可以郑重地对待;如果是浑浊的话,那也可以随意应付。这样的做法,才是活的做法,不刻板、不神经质。这也就是渔夫所说的道理:

“圣人不凝滞於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gǔ,搅浑)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bu,食,吃)其糟而歠(chuò,饮,喝)其酾(shai)?”

所谓神经质都是“凝滞於物”,而不能与世推移的结果。我们所受的教育,跟眼前的时代大相径庭。但是应该怎么对付呢?尽管我不满意这个社会,但是我为什么不能“淈其泥而扬其波”呢?既然人人都讲实惠了,为什么我不能去“餔其糟而歠其酾”,硬是要跟眼前人的价值观作对呢?郭沫若曾经推测渔夫是老庄之徒,我觉得他简直就是今天意义上的心理医生。

刚才跟小洲谈此事,她认为她父亲做到了詹伊所说的“用君之心,行君之意”。我说但是他对渔夫所说的道理不以为然。老人已经走了,现在问题落在了我的面前。我又将怎样来对待呢?其实我并不是一个顽固的人,但是思维方式亦有不自觉固执的地方,必须提醒自己,注意这些问题。

屈原另有《七谏》一组诗,好像是纪事诗,挺有意思。

一为《初放》,随后为:《沉江》、《怨世》、《怨思》、《自悲》、《哀命》、《谬谏》。

【初放】

平生於国兮,长於原野。

言语讷譅兮,又无彊辅。

浅智褊能兮,闻见又寡。

数言便事兮,见怨门下。

王不察其长利兮,卒见弃乎原野。

伏念思过兮,无可改者。

群众成朋兮,上浸以惑。

巧佞在前兮,贤者灭息。

尧、舜圣已没兮,孰为忠直?(尧舜时代行直道,故所以说话可以很直率。到了屈原时代,已经不行直道了。)

高山崔巍兮,水流汤汤。

死日将至兮,兴麋鹿同坑。

塊兮鞠,当道宿,举世皆然兮,余将谁告?

斥逐鸿鹄兮,近習鸱枭,斩伐橘柚兮,列树苦桃。

便娟之修竹兮,寄生乎江潭。

上葳蕤而防露兮,下泠泠而来风。

孰知其不合兮?

若竹柏之异心。

往者不可及兮,来者不可待。

悠悠苍天兮,莫我振理。

窃怨君之不寤兮,吾独死而後已。

(以一死来表白自己的心迹)

【沉江】

惟往古之得失兮,览私微之所伤。

尧舜圣而慈仁兮,後世称而弗忘。

齐桓失於专任兮,夷吾忠而名彰。

晋献惑於孋姬兮,申生孝而被殃。

偃王行其仁义兮,荆文寤而徐亡。

纣暴虐以失位兮,周得佐乎吕望。

修往古以行恩兮,封比干之丘垄。

贤俊慕而自附兮,日浸淫而合同。

明法令而修理兮,兰芷幽而有芳。

苦众人之妒予兮,箕子寤而佯狂。

不顾地以贪名兮,心怫郁而内伤。

联蕙芷以为佩兮,过鲍肆而失香。

正臣端其操行兮,反离谤而见攘。

世俗更而变化兮,伯夷饿於首阳。

独廉洁而不容兮,叔齐久而逾明。

浮云陈而蔽晦兮,使日月乎无光。

忠臣贞而欲谏兮,谗谀毁而在旁。

秋草荣其将实兮,微霜下而夜降。

商风肃而害生兮,百草育而不长。

众并谐以妒贤兮,孤圣特而易伤。

怀计谋而不见用兮,岩穴处而隐藏。

成功隳而不卒兮,子胥死而不葬。

世从俗而变化兮,随风靡而成行。

信直退而毁败兮,虚伪进而得当。

追悔过之无及兮,岂尽忠而有功。

废制度而不用兮,务行私而去公。

终不变而死节兮,惜年齿之未央。

将方舟而下流兮,冀幸君之发矇。

痛忠言之逆耳兮,恨申子之沉江。

原悉心之所闻兮,遭值君之不聪。

不开寤而难道兮,不别横之与纵。

听奸臣之浮说兮,绝国家之久长。

灭规矩而不用兮,背绳墨之正方。

离忧患而乃寤兮,若纵火於秋蓬。

业失之而不救兮,尚何论乎祸凶。

彼离畔而朋党兮,独行之士其何望?

日渐染而不自知兮,秋毫微哉而变容。

众轻积而折轴兮,原咎杂而累重。

赴湘沅之流澌兮,恐逐波而复东。

怀沙砾而自沉兮,不忍见君之蔽壅。

 


 回到顶部
总数 575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