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学原创 → 2006年日扎


  共有1150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2006年日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7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1 19:43:55 [只看该作者]

沫来文库

 

 

2005年5月28日星期六

 

起来,去翻译道场,继续译《日本的桥》。确实是好散文,以前没仔细看。

上午去阜城门外的医院,探望我的岳母,那是一家专门的心血管病医院。我们到那里时,关鹏已经在了。后他先告辞。我们饭后又留到3点去公安医院探望我岳父,他仍然在抢救病房,关成华陪在那里,她整日在那里,也不容易。

我酝酿网页的内容,分两大部分,一是我的写作,一是我的翻译。基本上这两类。翻译部分则还可细分为:古文卷、日文卷、德文卷、英文卷、法文卷、拉丁文卷。

写作部分则细分为:现代心理学、精神分析学与精神病理学部分附设译文馆——这是学术类,此外我的原创性写作,散文馆:书函卷、读书志、日札卷、小品卷。既然打算上网,就得作充分的准备,内容必须厚实,才有意义。

沫来文库

Esse est percipi.(存在即被知觉)

写作道场:

1读书志:《一树斋西窗读书记》从第一到第五,

2书函卷:《遭遇儿子》、《怀念彭恩华先生》、《与友人书选集》、

3小品卷:《读诗志感》、《窳子偶记》等

4书话卷:《开开心心百书谈》

学术道场:

1现代心理学卷:

a、实用心理学

a1、李夫子心理咨询室

a2、PAC心理交流理论的介绍

b、心理学与人生

2精神分析学卷:

a、精神分析学与电影

b、精神分析学散论

3精神病理学卷:

a、精神病理学理论介绍

b、精神病理学家介绍

4哲学卷

a、哲学与人生

b、哲学笔记

《我的尼采之旅》

c、哲学理论探讨

推理道场:

1推理研究

2推理常识

a、百科全书

b、Tirck大全

3推理翻译

a、《希特勒<我的奋斗>杀人事件》

b、《浮士德杀人事件》

c、《华莱士探案》

翻译道场

古文卷:《广雅》

日文卷:三岛由纪夫谈话集、《梅原猛谈话集》、日文小品:保田与重郎《日本的桥》、龟井胜一郎《论爱的无常》、《沉默的世界》、

德文卷:《丹东之死》、散文选译、

英文卷:柯勒律治《罗伯斯庇尔的垮台》(历史诗剧)、拜伦《曼弗莱德》(诗剧)

法文卷:《法兰西金言精选》

拉丁文:《拉丁金言精选》

Resource:

《慎言集训》沫来版

试看这样的规模,我如何不要有四五年的准备,令人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这样强烈而明确的意识。现在对我来说,时间就显得非常珍贵了。图名不图利,仅仅向世人证明我的努力。当然我本身沉浸其中首先是第一层快活,其次是向世人证明我没有白活,这是我价值的证明——这样的发表给我成就感。

好在我生活有了保障,接下来的事情便是“从吾所好耳”。只管做使自己高兴的事情——如此而已。其它什么都不想,看一看我到底有没有能量。

网络上的材料亦可为我所用。这样我的工作就是一切,从此挺身而立,也不必为编辑所欺压。

晚上把《慎言集训》打入文本,很费时间,但觉得开心。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7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2 13:20:50 [只看该作者]

Esse est percipi.——存在即被知觉

 

 

2005年5月29日星期日

 

睡得挺熟,起来颇觉有精神。原来我的一指按功夫,有八千年的道恩,一按即准,文思大开,小说、散文皆能之。于书籍好坏,立判之。读书多,内心充实,胸中郁郁葱葱,有喷发之气,脱手皆为好文章。

我想通了,我所拥有的,其实就是知识与语言的王国。所以我得辛勤翻译,这是我的特长,着力处。翻译吧,多翻译一些作品!这是我的优势!

Esse est percipi.——存在即被知觉。当我的译文不断登录,发表出来的时候,就会有人注意到它。

我刚才读里根总统的“Challenger”的Speech,几乎热泪盈眶。“The future doesn't belong to the fainthearted; it belongs to the brave.”深感鼓舞。

当我读到这样的话时,眼泪哗哗而下,实在忍不住啦!“I want to add that I wish I could talk to every man and woman who works for NASA, or who worked on this mission and tell them: "Your dedication and professionalism have moved and impressed us for decades. And we know of your anguish. We share it."”这样的话,深深地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这样语言是活着的,有灵魂的。我联想起我岳父一生勤勤恳恳为中国共产党工作,可最后却落到了这样的下场。有谁站出来“share”他的“anguish”,言念及此,眼泪便更加控制不住了。像他那么一个正直的人,谁晓得官场中的尔虞我诈、钩心斗角,听了最高的话,努力工作最后却给送进大牢。我岳父沉着稳重,从来不亢奋,可我却一直觉得心不平!

关于我自己网络,一定要有很丰富的材料,才足以建成。

午后睡觉,梦到了一些古怪的镜头,毫无意思。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7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7 2:17:58 [只看该作者]

读古书,晓得古人品质之高贵

 

 

2005年5月30日星期一

 

昨晚睡得很早,醒来亦早,才4点多。读《慎言集训》觉得自己说话上犯的毛病很多,但是主要还是对人的观察不够,此地人素质本身不好的很多,忘恩负义的人太多了——在政治活动中,便可致我以死命。现在也只不过没那样的能力罢了。反之亦然。刚才还朦胧的天色怎么一下子便亮了许多。原来我在沙滩时,常常早起,到了此地后,不大起得早了。电梯也要六点钟才开始有。

回想自己的大半辈子,做人做事,确实是按照内在的一个剧本在活动。我的对人关系是充满了敌意的。这跟我幼小时的遭遇有关,待人接物之际,亦充满了破坏性的东西。所以我的做人是失败的,都是自己破坏掉的。不过周围人亦未必好,也都是些不懂人情世故、忘恩负义的家伙。我反省自身,并不等于说他们便是好人了。即便如眼前的某人,我连续给了她三封信,她也是一点回音都不给你?——此后,坚决不写信给她了!对于这些不懂游戏规则的人,不存在什么尊重问题。

由于我半辈子所交非类,从新开始做人。也不必以人为意。过孤独而潇洒的生活。凡是有意接近我的人,都有其自身的目的,所以不必兴奋不必高兴,也不必待客太真。人的活动是根据场合来的。我自由在家自然不必受单位那一套的拘束,只是我须习惯不跟人打交道的乐趣,纵然孤独一些,但是没有精神压力,自在得多了。往尘影事,皆如过眼烟云,随它去吧!处世本来就一件很难的事情,能够习惯上独居的生活,便省心省事得多了。

小洲亦起来了,一起去了马甸公园,六点一刻出去的,在辽宁饭店吃早餐回来八点一刻。正好两个小时。

早上出去了一阵子,出了汗,觉得很舒服。

我做事情总是凭兴致,兴致高,自然做起来起劲。我想这也符合脑科学的道理。

我刚才读古书,晓得古人品质之高贵。我所为之遗憾的朋友,其实都是一些品质低下之徒,何必为之遗憾?像琴操之类本俗不堪耐之徒、神经病患者他已经是神经病了,出言无伦,我何必为他的话而生气呢?——这也反映了我自家心胸的不够开阔、亦浑浊之极,快快读古书,把自己的心先洗干净,余子碌碌不足道哉!

突然有了一个闪念,即我看一把自己的文章集中起来向台湾或者美国的中文出版社投稿,试试看万一有发表的可能亦未可知。

《攻玉卷》12万字,《无归卷》,7万5千字,《游骑卷》20万字左右。

《游骑·无归·攻玉——沫来小品文集》

《游骑无归——我的心路》

《游骑无归——当代人心理札记》

《游骑无归——心理随笔集》

《游骑无归的心路——心理札记》

《游骑无归——我的心理札记》    李毅强

别人的成功有别人成功的道理,应该向别人学习。网上看到很多有关日本文学的网页,都有值得借鉴与学习的地方。我自当努力,不要妄自菲薄,也不必妄自尊大。我还是进一步学习精神病理学的学问,用来解释何分析眼前的现象——这就是我的专攻。不要羡慕别人的成就,安心地走自己选择好了道路。

编辑《游骑无归》,加强它的心理学部分,这本来便是我的特点,那就从这里找出切入点。

心情不好,也没人能够理解一点点,与环境乃至身边人都格格不入,心中苦闷透顶。也没有人值得信任,周围都是一些借他人事情解消自己不满的人,不值得跟他们多说,程宁宁那里也决心绝交。她也完全是一个自我中心的小市民而已。我总是把他人看得太高,错了彻底错了都是不值得的信任的混蛋罢了

从此以后,我不要有什么顾忌,心里有什么负担,要得罪的人耶都已经得罪了,既然我把他们当作垃圾看待、废物看待,何必去操心垃圾、操心废物呢?

我做什么事情都会成功的,别把他人太当回事。根据我接触到的名人而言,都不过尔尔,那些传闻中的英雄,说不定正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况且这个世界大得很,有眼无珠的人也多得很。我只要唱自己的歌就行,何必在乎他人呢?

他人是不可理喻的。别去在乎他人!此后我的日记中再也不记别人的事情乐,也不再做什么准备了,要干就是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就情绪写一部理论探讨的书籍,一组文章集中讨论“情绪的哲学深度”——题名为《情感的哲学探讨》,我一定要用足功夫,自己也用心去思索,究竟是什么回事?比如“孤独”,就要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回事?什么情况下叫做“孤独”,我可以参照他人的说法,建立自己的一家言。亦可取名为:《情感的形而上之歌》。

根据我的积累,好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抓住题目就写,可以精雕细琢,不追求一气呵成的效果。我的文章开始从放胆、自由联想的写法,开始进入一种逻辑严密的阶段。这一点我必须牢记在心。几乎一段话,拆开来便是一本小册子的小题目。可以用作八股文的方式来构筑。即便每日只写几句,也总是写得出来的。每一句都仔细推敲。一定能够写得出好东西来的。可以把玩细细推敲之乐矣!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7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7 2:18:54 [只看该作者]

兵法即人心

 

 

2005年6月1日星期三

 

看朱高正以学者的身份投身政治的建设活动,这一生也很精彩也。它平生学问得力于康德与易经——我看他把这两样学问灵活运用于当代政治、乃至生活之中,很有生气。其实这就是一个启发,不管什么学问只要能够运用得当,都行!

我以前的写作太过于个人化,没有运用权威的方式,即便一些很精彩的话都用呀呀学语的态度出之,不行。朱高正文章中的一股凌厉煞气,可以学一学。学一学用P的态度说话,固然有识之士觉得被冒犯,不舒服,但是作为大部分意志薄弱的人来说,这样的态度使他们有接受的余地。对的,就要堂堂正正的说!不要再用客气的、与人商谈的口气说话了。日本人虽说喜欢说话婉委,但是用肯定语气说话引起好的反响也有。但是自己的研究必须扎实,不能授人以话柄。写完以后多检查、多改正,即可。

读梁漱溟《人心与人生》,他概括毛公兵法即人心。“用兵要归于争取主动,同样地,整个人生亦正是要归于争取主动而已。盖人生大道即在实践乎人心之理,非有他也。”(p16;学林版,1984,9)此番话给我触动,梁公亦善为文,声称“毛泽东善用兵亦善言心”(p16),接下来便放谈高论其“人心”之说也。此其一;人生之道在于争取主动一言,我一直没想到过。我的人生一直处于被动之中,所以也就难怪我失败了。

不是条件问题,而是我本身的主动性的问题。朱高正也是按照他的人心之理去实践的,戚老亦是如此。所谓成功人士莫不按照自己的人心之理,去实践之。我的人心之理何在?即以精神病理学说贯串我的著作。只要我以为对的东西,就理直气壮地、堂堂正正地宣扬,何耻之有?

好,我就开始实践我的人心之理吧!按照朱公的说法,明白了心中之理之后,在付诸实践之际,讲究的便是谋略之道了。这样的做法,在政治家中不稀奇。“谋定而后动”的乃职业政治家,其余乘风势而上者,如戚老辈亦多未曾谋定而后动也。有些人喜欢自我表现,实乃大笨蛋也。首先自己心中之理不明确,即便明确,但那些儿童式的幻想,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力。

还是要给人以希望与勇气,我要回到写激发希望与勇气的位置上来。所以我的文章亦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审视。凡是有利于振作精神的,健康的,生产性的观点,多发挥。凡是不利于这些精神的,就改正它!态度不妨冷静、冷峻乃至冷酷。

“盖作战是人类——最富于生命力者——的事,而且是人类集团间彼此争强斗胜的事,此时正在较量谁更富有生命活力,即看谁更善于发挥人类的特点,争取得主动也。战争双方都在力争主动,力避被动,其能制人抑或被制于人将于此取决,而谁胜谁负亦即由之而决。

此非谓战争中一切得胜者,皆从其主动性之高强得来。例如以优势兵力取胜者,即不足算也。此但谓战争双方不问其有利条件、不利条件之如何,皆必经由力争主动,力避被动而致胜。不过其中有利条件居多者之一方,其争取主动就容易了,其主动性即无可多见。主动性最有可见者莫如不利条件甚多,显然处于劣势,而卒能有着取得主动之一方。”(p19)毛公与蒋介石的对垒,即不利条件多的一方跟有利条件多的一方之对峙而卒能取得胜利者。

我的情形依然,不利条件居多,而几无有利条件,难以取得主动,所以我便更加要谋定而后动,才能化不利为有利,而一鸣惊人。

小人之见不足为虑!自己用心,才是道理。一,文章口气改,改为用P说话,至少要A;二,打出品牌来。用精神病理学、精神分析法、心理学等角度写出有深度的文章来。学习朱高正的笔法,融合“历史-现实”于一炉。

“有意求新,又是内里生命力不足之证了。主动性非他,即生命本有的生动活泼有力耳。”(p21)以A的元气为根据地,通过游戏心理,转化为P或者A的文章——此乃文章驱动力之构造。

“人在思想上每有所悟,都是一次翻新;人在志趣上每有所感发,都是一次向上。人生有所成就无不资于此。”(同上)我每日的感悟,虽未形成作品,但亦是翻新向上也。

“生命本性可以说就是谟知其所以然的无止境的向上奋进,不断翻新。它既贯串着好多万万年全部生物进化史,一直到人类之出现;接着又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一直发展到今天,还将发展去,继续奋进,继续翻新。——体认主动性当向此处理会之。”(p22)我之所以砍杀自己的创造活力,便在于探寻其所以然也。哦,原来如此,这根源是经不起问的。只管向前进即行!

“面之所向,路之所达”谓之“道”。“比、从、北、化”——认识成长的哲学体系。

“Stroke”=“对人的存在表示确认、认可、承认的一种行为。”

对人存在的无视,这是一种最大的无礼貌的行为,造成对人的伤害是最厉害的。我之所以跟有些人绝交,就是由于他们收到了我的信,不回信——这就意味着对我的无礼貌,有意对我的抹煞。对于这样无视我存在的人,我哪能不怒火中烧呢?对付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绝交。因为前提是:我跟他们本来只是意气之交,并无利益冲突,也没有什么扯不断的关系。所以,绝交于我毫无损失,也没什么遗憾。至于他们在背后议论我,说坏我,那是给我添福添寿,是一件好事。这些家伙都是偏见之块,负面作用很大,对于我本来就是一种妨碍、压力,摆脱他们的干扰,对我来说太有必要了。虽然有时不免感到寂寞,但是还是坚持一下,自然可以克服的。说也奇怪,原来圄于面情,总不怎么用客观的眼光去看他们,现在稍稍反思一下,便发现许多问题。他们对我并无实际上的帮助,反而荒废了我的许多时光。所以,我倒要反过来为自己的北迁感到幸运,也为他们的无礼貌来的正是时候。这样的所谓“朋友”还是及早结束关系的好,晚了更加祸害无穷。

昨日我真很不开心,觉得自己怎么就是不能出人头地?看别人固然努力有成绩,可是我自己也不见得不勤快不努力,怎么总是办事不顺呢?有些沉不住气了。不过对照早上梁公所言的“按照人心之理而实践之”的话,觉得自己的不成功并非事出无因。因为我究竟想做些什么,自己也不清楚。既无实践,也无明确追求,自然毫无成就了。

现在冷静分析一下,像朱公那样搞政治,我既无势力又无金钱,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显然只有写文章之一路了。但是写什么文章才能出头呢?文革的,我不喜欢;学术的,自己底子薄,后来居上。搞小说,似乎缺乏这方面的能力。要么只有老老实实的翻译了。——可是我又不甘心。到底怎么为好呢?当代作家当中,我怎么找不到一个可以学习的对象呢?让我比一比、从一从呢?其实,我可以放下一切思想包袱,什么都可以尝试一下,来一个试行错误,即便写小说也可以。我怎样使得自己先兴奋起来?怎样才觉得能使自己高兴?做教祖?——倘若做教祖使得自己开心,那就发动幻想,自己来做教祖,也没关系。这人生本来就是为了自己快活而存在。你是不是觉得世人应该听你的话?没有宗教幻想,就不开心?——但是,我似乎又不是有那种Ambition的人,而且关于共同幻想的看法也很理智,燃烧不起什么狂热的勇气、热情。究竟什么可以让我的大脑刺激起来,激活我内心的种种积累。首先,我不畏惧什么了,试想连彭恩华先生都去世了,学问上哪有更了不起的人?小平、小龙之流都只不过一技之长罢了,何尝有什么真正的实力与才气。

是不是来写推理小说?首先把所有的小说拿出来读一遍,然后来改变。也不必紧张,反正也是写着玩,说不定也可以写成功呢!首先我得给自己的大脑鼓气,让它产生快感,然后才能乐此不彼地去做。歌德说:“Talent is formed in solitude,Character in the bustle of the world.”(才能在孤寂中养成,而性格则在热闹的人群中形成。)如今我便整日处在孤寂之中,所以要学习什么东西,还是可以的。而我的性格不管优点与缺点,都无法致其用了,因为我已经远离人群。还是没着落,心里不开心。

小洲上班归来,单位对她还是很不错的,这三个月里奖金一点未扣,亦有一万数千。足见离不开工作单位也。单位里对待小洲好,我也放心得多了。——是要有个单位的,环境气氛好一些,在外面人坏,到了单位里也不能那么坏了。我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人往来,有时候心境不好,也想不到跟人说话。这对我的精神状态可能也不会有好处。现在的情况,还不如在日本,在日本时,心里还有希望,觉得有奔头,可是现在,生活中倘若没有变化的话,一直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表一些文章,管好自己的网站。接待一些善意的来客,或许人会迎词而高兴一点呢?我做人总是太被动,目前的情况是不是自己建立网页来的稍微主动一些呢?通过网页,我想达到什么目的呢?只是简单的满足一个显示欲还是如何?只要把文章散布出去,总会有影响的吧!那么会有哪几种结果呢?假设成功的话,一,有出版社愿意出你的书籍;二,有人闻风而来,请你做企业文化的顾问;三,由此结交一批人,乐意向你求教。

还是以精神病理学(psychopathology)为主要出发点,骨子里要满足的是“教祖”的欲望。只要你坚持,这一点亦不难做到,几年下来,便会产生影响的。

  1. Feels grandiose and self-importance (e.g., exaggerates achievements and talents to the point of lying, demands to be recognized as superior without commensurate achievements) 自以为是,觉得自己伟大,高于他人(比如:夸大成就与才能到撒谎的地步,没有相应的成就却要承认他的出类拔萃。)
  2. Is obsessed with fantasies of unlimited success, fame, fearsome power or omnipotence, unequalled brilliance (the cerebral narcissist), bodily beauty or sexual performance (the somatic narcissist), or ideal, everlasting, all-conquering love or passion 为下列的幻想所强迫:无限的成功、荣誉、可怕的强权、万能感、出色的辉煌(诉诸理性的自恋狂)、显示体格健美或者性感的冲动(肉体型的自恋狂),或者是理想主义的、永恒的、战无不胜的爱情或者激情。
  3. Firmaly convinced that he or she is unique and, being special, can only be understood by, should only be treated by, or associate with, other special or unique, or high-status people (or institutions) 坚信自己是圆满一致的、不同于常人的,只有被、也应该被其他特殊的、罕见的、高层次的人(或者机构)所理解、赏识与结伴。
  4. Requires excessive admiration, adulation, attention and affirmation -or, failing that, wishes to be feared and to be notorious (narcissistic supply). 索求过分的赞扬、奉承、注意和肯定,或者不想受到惊吓、或者给搞臭(自恋的供应)。
  5. Feels entitled. Expects unreasonable or special and favourable priority treatment. Demands automatic and full compliance with his or her expectations 自以为自己是能人、高人,期待不理性或者特殊的优待。自动提出要求,别人应该完全满足他们的期待。
  6. Is "interpersonally exploitative", i.e., uses others to achieve his or her own ends
  7. Devoid of empathy. Is unable or unwilling to identify with or acknowledge the feelings and needs of others 缺乏感情,不能够也不愿意跟别人的感情保持一致或者承认别人的情感与需求。
  8. Constantly envious of others or believes that they feel the same about him or her 不停地妒忌他人或者坚信别人也同样地妒忌他。
  9. Arrogant, haughty behaviours or attitudes coupled with rage when frustrated, contradicted, or confronted. 高傲自大,当受到挫折、否认与正面遭遇之际,火气大。

"Insane people are always sure that they are fine. It is only the sane people who are willing to admit that they are crazy."Nora Ephron

 

But even mental health workers don't necessarily have a good sense of what a scary person a Narcissist may be. They and we can pretty easily fall back on the notion that a narcissist is an "egomaniac", or an exhibitionist - the topless dancer, or the office clothes horse, or the person who is always consumed with the pronoun "I".

Gerald L. Rowles, Ph.D.

 

Nothing succeeds like the appearance of success.

Christopher Lasch

看上去很成功的其实毫无成功可言。

 

"When people are driving themselves crazy, they have neuroses or psychosis. When they drive other people crazy, they have personality disorders. but Though there is plenty of narcissim without greatness, there is no greatness without narcissism."

当人们驱使自己疯狂之际,他们患有神经症与心灵疾病。当他们去世他人疯狂,他们有人格障碍。但是当充满了缺乏伟大性的自恋,那就没有自恋也就没有伟大。

 Albert Bernstein

自我爱的人未必伟大,但伟大的人都有自我爱。

Half the harm that is done in this world

Is due to people who want to feel important

They don't mean to do harm ­ but the harm does not interest them.

Or they do not see it, or they justify it

Because they are absorbed in the endless struggle

To think well of themselves.

T. S. Eliot

 

这是自我爱人格的九个特征。这样的人格现象太多了,在我身边那伙人都是如此。我的毛病可能也是如此,总想使得自己看上去比实际上伟大一些。但我自我爱得不够,还应该加码。自我爱有创造力,不可忽略。

晚饭后去超市,买了两套DVD回来。然后去马甸公园散步,回来10点多,出去了两个小时。

《倘佯在德语中的孤独》

曾经在日文中看到“贵族的责任”一语,觉得非常之精彩,可惜不知是谁所说,今日无意之间让我发现了原出处:“Noblesse oblige.(Adel verpflichtet.)——Pierre Marc Gaston Duc de Lévis (1764 - 1830), franz?sischer Adeliger und General

还有一段巴尔扎克论孤独真好的原文,Die Einsamkeit ist sch?n, aber der Mensch braucht einen, der ihm immer wieder sagt, da? die Einsamkeit sch?n ist.(Honoré de Balzac (1799 - 1850), franz?sischer Philosoph und Romanautor

读书多,不如读书巧。“Einsamkeit als metaphysische Erfahrung: mit allen überall, nirgends mit allen in Dir selbst. Ich als Instanz der Entfernung...”

作为“形而上的体验”(metaphysische Erfahrung),这句话就提供了一个题目:那就是《孤独的形而上之歌》。

我只知道我这个人是很受情绪影响的,本来一直在通电话的朋友,电话号码都很熟悉,几乎用不着翻寻,随手就可以去拨通。但是如果我对他产生反感的话,随即就会忘记他的电话号码。因为内心开始排斥对方了。对于写作的对象也是如此,当我兴趣高涨之际,思维活跃,信息内传递(联想)也迅速,但一旦兴趣退却,便什么都记不住了。所以对我来说,写作只能是“趁热打铁”,等待就意味着结束。因为兴趣是经不起等待的。

午前小梦,梦见了胡格,但是她不听话,跟我一起去一家剧场看群众文艺。遇见咖啡馆里的“先生”,我看见他,知道他还活着很高兴。可没想到,他却很严肃,有拒绝我的姿态,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据说使他不高兴的原因是我发表了一张他的相片,当时我纳闷,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你要不高兴呢?胡格却趁这个时候走开了。她始终回避我——我很觉惆怅。后来遇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人。醒了……

我发现我父亲生前也是一个静不下来的人,在大连才几日便连续发信给五六个人,这些人当中,有些跟他的关系都不怎么样,他却很起劲地写信给别人——足见也好似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啊!所以这方面我继承了父亲,天性亦是耐不住寂寞。底线很低,所以做到今日能够与所有的人都断绝往来,不起劲地发信出去,对我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其实,我也渴望着与人交流,只是没有适当的对象罢了。还得坚持下去,必须学会在孤寂中前进,因为只要一妥协,就会迅速倒退,变本加厉,我的努力就全白费了。我的断绝跟他人的来往,也是根据我自己的生活体验来的,都已经吃了那么多的亏,再不改正自己的习惯,我便永无超生之一日了。我家里的万卷书籍,岂非白读,白拥有?

不管怎么,我看机会而行了。但是我也有几个原则已经形成,非如此不可。前半辈子我基本上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什么事情,后半辈子则必须发挥主体性了。我一定让他人为我所用,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我老是好心好意为他人做嫁衣裳。

从观念出发还是从实际出发,这始终是一个重要问题。从观念出发,那就是从一个理想像出发,塑造一个理想的人物;而从实际要求出发,那就是以自我为中心,所有的行为都谋定而动,朝于自己有益的地方推进,包括物质上、精神上的。

网页建树,从怎样的思路出发呢?走高蹈的道路呢,还是现实大众的道路?毛公当年指示范文澜做学问便是以推翻当时学术界的偶像为目标,后来也果然成就了范文澜一代学者的地位。值今之世,我应该采取什么路线呢?如果只是翻译一些新鲜的理论,设立一些思路,只能给他人派用场,至多起个类书的作用,况且以我个人的能力还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按照尼采的教训,也还是专精为好,不必泛滥。德国文化还是日本文化?落实到谁的身上,里尔克抑或小林秀雄?走专家的路,亦未必走得通?把自己的书放上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7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8 10:51:17 [只看该作者]

他人之脸  ——围绕“死”的思索之二

 

 

2005年6月3日星期五

 

睡得不舒服,夜半胃涨,原因还是临睡前吃得太多。下次睡前不宜多吃多喝。思考网络效应问题,如果纯粹从自己的趣味出发,那就打出趣味主义的牌子,率性而动,高兴谈什么就谈什么。自己拥有一块发言的地方,那是很重要的。

读到很好的文章怎么办?そのままで翻译介绍过来,还是利用它的材料与观念,自己来写?所谓为我所用,应该是这样的做法。

比如我读生死学文章有所启发,那就可以写一篇“他人的‘脸’”,作为围绕“死”的思索之二。

 

他人之脸  ——围绕“死”的思索之二

最近,我常常在怀念过去的朋友,尤其是去世了的朋友。也常常在追问自己,这些朋友的去世对我来说,最具体而微的感觉是什么呢?想来想去,最后落实到一句很简单的话:那就是从此再也看不见他们了;如再具体一些的话,就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脸了。因为,跟朋友们的相处大多数都是面对面的促膝谈心。回想起来的话,也都是在不同环境下的一个个生动的面部表情——这些表情如今只在记忆中存在,再也不能看见了。我跟他们的精神交流,也就因此而被打断、被结束、被永远封存了。

不断在记忆里活跃的,有时是朋友生前的一句话,有时却是一个表情,都一直挥之不去,在脑海里萦绕不已。我溧阳的文友傅伟元先生,与他相识的时候,我才十九岁。一天晚上朋友带他来看我,我正好因胃出血刚从医院里出来不久,已经睡在床上了。第一次看见那位此后成为我几十年莫逆之交的朋友的脸,一双大而诚挚的眼睛吸引了我,这是他整个人最生动、最富于特征的地方。他个儿矮小,皮肤略黄,嘴唇略黑——后来我知道他患有遗传性的肝病,并因此而去世。当时我见他,脑海里就想起一句成语,“画龙点睛”,它的意思是,整条龙都画好了,就差一双眼睛,最后画上去后,整条龙便活起来了:破墙而出,冲天而上。可我觉得眼前的伟元兄不同,说老实话,整个人长得平平,由于疾病的关系身子骨甚至有时还扭曲。但是他的眼睛却长得非常好,形状既秀美,且富于情感,内心些微的变化,都随即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于是我想,他的眼睛是无须整条龙作为衬托的,是一双“纯粹之眼”——他是一个单凭这一双眼睛就会飞跃起来的人啊!

他说话口吃,当他想表述什么的时候,话还未说完,往往我早已经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他的意思了。我这么说,不是形容他口嘴的笨拙,而是想说明他眼神的丰富,善于表情和达意。我猜想他后来谈恋爱,一定是眼睛里传达的东西远远胜过他的口头表达,否则他怎么会找到一个那么体贴他的太太呢?

记得他当年第一次跟我见面,就拿了他写的小说,好几篇短篇小说,还有一部他在十九岁时已经完稿的长篇小说——这部字迹整齐的手稿,直到今天,还有他给我的其它信件一起,我都完整地保存着。他有一个非常凄苦的身史,本来他也生活在上海,他的姐姐在四清中被逼跳楼自杀以后,十五六岁的他便被遣送还了原籍乡下。由于生活的艰辛,无法生活,他一个人到了新疆那一带,在那里打工流浪,稍微积累了一些钱往回走的时候,不料钱又给同道的人骗了、抢了,最后他便一路要饭,回到了溧阳。他喜欢上了文学,自学、阅读各种书籍,跟我不同的是,我只是喜欢读而不写,而他不仅喜欢读书,更喜欢写作,写了很多很多的作品——事实上,也许正是体验丰富、渴求表达,他才喜欢上文学的吧!几十年来跟我往来,总对我很尊重,甚至把我当作师友一样。之所以这样,一则是他本人的诚恳与谦虚,二则,他读不到书,总觉得我晓得的事情要多一些。因为当时我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总究能够接触到一些书籍,这对一个在乡下渴求读书而又找不到书读的人来说,无疑是非常羡慕的。除了通信,我常常把书准备好了,让他一捆捆地带回乡下去。他隔年来一次上海,因为他要治病取药,后来病重的时候,来上海的次数也就多一些了。每当我回家,在楼梯上听到有鸡叫什么的声音时,便知道伟元兄来我家了。因为他来我家总是肩挑箩筐,送一两只乡下的鸡来。

二十几岁时,我在别人指导下从英语里翻译了一些诗歌,编成一本小册子《英诗汉译》,也是他最起劲,借去抄了厚厚的一本,还给我的时候,我记得,他还很纯真而满怀疑问似地问我:“红…红强兄,这里的文字,果真是从英文里来的吗?怎么如…如此之美啊!”三十多年过去了,我至今忘不了他说话时诚挚而天真的眼神。后来他回乡寄信给我,便把他做的英语作业给我,让我给他批改。虽然后来几十年,我翻译了不少东西,但发表的既少,产生影响的更微乎其微。迄今为止一生中,如果说我有什么翻译作品的话,或者说有什么影响的话,就是我的那册《英诗汉译》曾经深深地感动过伟元兄啊!

尼采曾经说过,描绘一个人最好抓住他的特点,用三件小事情来说明。好吧,让我也这么尝试一回吧!时光在流逝,他后来在乡下担任了代课老师,还跟另一位正式老师结婚了。结婚前,他特意带了她来上海,说是让我母亲过过目。也是一位很憨厚的农村女孩,全心全意地爱着伟元兄。母亲后来诉说我,常常引来作为例子,找爱人就得找死心塌地爱自己的人,就像伟元的老婆那样。母亲的话,是对的;可是当时我听不进去。不过母亲请安心吧,现在您的儿子也已经找到了这样的归宿!随着时光的变化,我也有了变化,从原来的里弄青年给派到了厂里,又到了研究所当翻译,最后进了社科院工作。在上海社科院的图书馆里看到了许多外文书籍,我兴奋得不得了。伟元兄有一次回上海突然跟我说起:“红强兄,你还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吗?”我不明白,看着他的大眼睛。他笑着说:“当年你刚进社科院工作,在图书馆里看书,你兴奋极了,说过那么句话:‘啊,那里面外文书籍那么多,让我好好地读上几年,也可以跟钱老去拗拗手劲(即扳手腕、比手劲的意思)了!’”我听了大笑,真是想不起来我还曾如此狂妄过,那准是一下子看见那么多自己喜欢的外文书籍,大喜过望,才有些“书”令智昏了。他还说了一遍:“我蛮喜欢你说的那句‘跟钱老拗拗手劲’的。”那时候我们对于读书的激情,还真给伟元兄抓住了,说我兴奋,其实他更兴奋啊。伟元兄的外甥学习书法,常到我这儿来谈谈。伟元兄回乡下后,也常来我家。他跟我说过一句话,也颇生动描绘了他舅舅跟我的关系。他说:“我舅舅到上海,只有两件事最开心。一件是去书店,另一件便是到红强舅舅那里去谈天,那是他最开心的事了。”是啊,“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这是我跟伟元兄交往中最开心的事情!“何时一尊酒,重与更论文?”在东京时我怀念他,信中常常抄写这句话。以前是生离、如今是死别,到了现在,连这样的诗句都无从说起了啊!

伟元兄的脸和他的那一双大眼睛,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啊!有时我思考,这脸和眼睛对我意味着什么呢?首先,只要在我的有生之年,它们永远是活着的。但是我没想到,它们另有的一番意义是:它们帮助我抵抗了死亡的狙击(还有生活中对于友谊的失望),直到我读到勒维恩纳斯关于“他人之脸”的一段话。

犹太哲学家勒维恩纳斯(Emmanuel Levinas, 1906-1995)写了很多著作,探讨死亡的话题便不少。我最近才读到这段话:

“我们只要不是处于死去的状态,首先就是跟他人的脸相遇的时候。所谓‘脸’是个什么东西呢?当死向自己近距离狙击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他人之‘脸’,尽管也是很软弱的东西,但同时它却又是一个传递‘这张脸决计不会杀死我’这一信息的令人宽慰而强大的东西。”

他人之脸,原来在人遭遇死亡的时候还具备如此一种特殊的意义,因为亲人、朋友的脸在垂死者的眼前出现,于是击退了死亡的狙击。此时的他人之脸,便是拯救之脸。因为此时的他人之脸,不仅决不会杀死自己,而且还鼓励着自己活下去。我理解了,人在临终之际为什么总在盼望着什么亲人,希望他出现来看自己最后一眼;还有活者也抱着同样的心情去看望弥留者一眼。作为彼此互为“他人之脸”的照面,这其中意味着生与死的互相交流、互相支持,这是作为人的根本性东西的一种体验啊!

至今我脑海常常萦怀的,便是伟元兄的那张诚挚的脸,还有那双纯粹之眼。它们曾经给过我安慰和鼓励。但是在人过中年的今日,我对于所谓的友谊产生了幻灭之情。但是即便我处于绝望之中,我总究还是否定不了这张脸和它的眼睛曾经给过我最真诚、最纯粹的友情啊!

伟元兄的去世,我不在现场。他寄到东京来的最后一封信,便是他死后复生的最后一次动笔。信中他向我倾诉:“又一次昏厥过去,我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很古怪的衣服,原来是家里人替我买的寿衣寿裤……”信中他还在为一个很小的误会向我解释,怕我误解了。就是这么一个人,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都还为他人心情着想,考虑到他人的事情。当年如果我出现在现场的话,无疑对他也是一个鼓舞啊!我作为“他人之脸”没能够及时出现在现场,帮助他抵抗死亡的狙击,而他的“他人之脸”却始终宽慰着我、鼓舞着我好好活下去。

伟元兄是一位逝去者,而我今日却要从他那里吸取友情的力量。每当我想起他的脸和眼睛时,才感到有一些把自己从绝望中拯救出来的感觉!不由联想起孔子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时,他的心情一定不无寂寞啊!

 


 回到顶部
总数 575 1.. 上一页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