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文学原创 → 2006年日扎


  共有1457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2006年日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1 10:37:10 [只看该作者]

我崇拜的弘一法师(李叔同)

          

 

2006年3月12日星期日

 

 

由于李某昨日的电话谈起了贾某,不禁令我回忆其不少往事,站在一个比较理智的角度来反思的话,以前的那种活动实在毫无意义。所以过去也就让它过去吧!那种人际交往没有意义,只不过看到了许多脸谱罢了——对所谓的人,用一种严肃而较真的眼光来看的话,便自然发现了许多问题。可是我以前活在一个纯自然的状态之中,并没有客观地去观察他人,分析他人。所以常常陷入一个盲目的状态之中。过去的生活,不足惜,纵然荒唐,也是旧尘影事,随它去吧!

好,重新开始做人。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未来种种譬如明日生。我就把握好当下的时间与生活吧!我还有很多的书籍,没有认真仔细地阅读过,我自己的理论水平有待于提高,我的精神特征便是“分析”,是不是我便立足于“分析”上面呢?因为我确实求得一个解释与说明后,便觉得最大的开心。这一点是我的本性,求知、追求知性的快感。

读书吧,与其在浮世之中作不必要、没价值的交际活动,还不如静下心来读一些有价值的书籍。刚才看《南社丛选》有华亭姚鹓雏一文,他认识年轻时时候的李叔同,描述了李叔同年轻时的一些特征:“李子博学多艺,能书能诗。能绘事,能为魏晋六朝之文,能篆刻。顾平居接人,冲然夷然,若举所不屑。气宇简穆,稠人广坐之间,若不能言。而一室萧然,图书环列,往往沉酣咀啜,致忘旦暮。余以是叹古之君子,擅绝学而垂来今者,其必有收视反听、凝神专精之度,所以用志不纷,而融古若冶,盖斯事大抵然也。”(p307,上卷)我最欣赏的是姚先生的那段感叹:“余以是叹古之君子,擅绝学而垂来今者,其必有收视反听、凝神专精之度,所以用志不纷,而融古若冶,盖斯事大抵然也。”其中“收视反听、凝神专精”,“用志不纷而融古若冶”这几句话太好了。以前的我,恰恰相反,所以一事无成。

“绝学”一事,令人深思!试想,王弼(为《道德经》与《易经》撰写注解, 魏晋玄学理论的奠基人)去世时才不过二十三岁,可他的成就岂是后人所能及。也必定是一个治学上收视反听、凝神专精,为人处世则很简穆的人啊!

午后睡觉,起来下载《复杂性中的思维》一书,原来“非线形”一词,是这本书首先使用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1 10:38:13 [只看该作者]

从儿子想起

 

 

                 2006年3月13日星期一

 

梦里还是以往事为背景演化了不少场景与景象,明晓得是空,然而总给情绪带来了波澜。转而想来,哪一件事情不是空的呢?过去的那场婚姻,深深刺伤了我,不时地还会想起,这于我实在犯不着了。最后联想到到博客上发言,结交朋友,岂不也是一场空虚?问题是:我对以前的瞎起哄、凑热闹,已经觉得反感了;何必再去沦入那样的轮回呢?没价值!

夜半宝宝哭了,小洲把他抱到我们身边来睡,我看他睡的模样,很是喜欢。想到几十年后便留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了,不由感触良多。好在他会成长起来,也会有他的朋友,他的妻子,也许一圈人际关系也会替他带来温暖。尽管我们父母不在了,他也可以独立而愉快地生活下去吧!

看《冬至》一片,人事的变化都从一些细小的事情而来,尤其是说话不当心便足以酿成大祸。今后说话千万要小心啊!我们这个社会还是太不安全了,做人还是小心翼翼为好啊!如果跟人发生意见不合,君子绝交不出恶声,不罗嗦也就行了。网上看某公的东西,实在觉得一派胡言,怎么办呢?他就是那么一个头脑糊涂而自以为是的人,在我看来他的活着本已是耻辱,可偏偏他恬不知耻,还觉得自己挺有光彩似的。人就是这样看不清自己的真面目,缺乏自知之明。不过,这样的人与事情于我来说也是空的,所以根本不必放到心里去。

我每天来写日记,其中记录了我自己变化的情绪,还有许多事情——这些东西,骨子里也是空的,而没有什么意义。即便形成一本本的书,试想岂非也是妄念的产物,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啊!人的实存状态真是可怜!《冬至》中的主人公也是为了一个妄念而牵入一张苦恼的大网。那电视剧的作者有意识地写到人面对自身欲望的事情。通过为了金钱而犯罪的故事来说明人是如何摆脱不开想象中的不安、恐惧,如何想抓住——财富——这根救命稻草来帮助自己脱离困境。在思想意识薄弱的中国社会,人们觉得手里有了钱也就幸福了,甚而至于觉得因此而万事大吉。于是敏感地去追求金钱,结果反而促使了自己的灭亡。“为了躲雨而跳进河里”——人的行为就是如此的愚蠢!其中犯罪者所经受的压力,得到比较细致的描写,人性的细微之处,作者没有从简单的善恶出发,而是致力于揭示人的普遍状态,即每个人都有一个面对自身欲望的问题。这部作品之所以比较有意思,也就是作者的这一视点比较站得高,比一般作品深刻的缘故。对待罪犯也有一个比较人性化的审视,没有那种自己永远正确,而他人一旦犯罪便万劫不复的粗糙简单的看法。这个视点虽然很正确,但是并不是人人都能够认识到的。生活中处理类似事情简单化、粗暴化的情况实在太多了,比比皆是,如果《冬至》一片作者的观点能够成为家喻户晓的常识,我们这个社会便可以变得更加清明一些了。想来我之所以为该片所吸引,除了陈道明所饰的小市民的题材之外,也就是这些观点了吧!这些观点都是通过蒋寒这个人物的旁白表现出来的。当时我看广告就意识到这部片子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于是开了一个先例,我买光碟,以前从来不买大陆所拍摄的电视剧。这次我买了《冬至》一片,它值得我买。没有我看其它国产片子常有的那种看完(有时还没看完)便觉得上当的感觉。我想陈道明的选择拍片,是有道理的。这部片子虽然也是表现贪污、破案之类的题材,但并不肤浅。可见不管什么题材,只要看作者的心思,看他发掘到什么程度,片子便会呈现什么样的面目来。这部片子所呈现的场景,一个古镇,水乡,落后但是有文化内涵。令我也比较喜欢!其实,人真是一种修养,只要自己内心真正平静了,即便在非常落后的地方,也可以过得挺自在、挺安心的。那种旧式的庭院虽然已经很破烂了,但是总有一种吸引人的气息。可惜啊,现在的人都是人心浮动啊,惶惶然不可终日的状态到处都是啊!海林前一阵子的心情沮丧,虽然在美国,据她说,周围的自然环境很漂亮,走几步便是大森林、湖泊,整个环境如在童话里一般,可是日常生活中也有着严重的烦恼与不安啊!

回想过去生活中的那些事情,我觉得大多都没有意思。但是这就是生活,我还是要从中提炼出一些值得借鉴的东西来。要靠感官的刺激来打发内心的寂寞,总究不是上策。与外界打交道虽然不错,看上去不曾脱离社会,而事实上也是一种逃避到大众去的做法——这是尼采他们最反对的做法啊!各自抱着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在人群中寻找适合自己投影的对象,然后“抱成一团”,然后再幻灭,如此周而复始,经受颠簸、播弄,最后还是一场空。所谓红尘十丈,人便在这片浑浊的气氛中打滚,有什么意思呢?

因此最上乘的修养,便是从如何处理好自身的“欲望”问题中显示出来的啊!并不在乎什么名目,即便修持佛学如果进不去,岂非也是装模作样、摆架子给别人看?真有修养的话,即便做一个平平常常的普通人,也会显出一种心定神闲的状态出来。

我常常有时候焦虑,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其实还是太在乎现实相了,滞于现实相而不能摆脱,这也是一个修养问题。我以后的生活完全用自己的脑子,也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情。我昨日跟小洲归纳了最近几年我们从生活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一是,不对他人抱幻想;二是,从生活学习生活,不怕犯错误,但尽量不犯第二次的错误;三是,做事情从事理出发不要有一个做好人的心理,突破原来的思维逻辑的框框;四是,凡事自己心里明白即可,没必要向他人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听着莫扎特的小夜曲,心情很是舒畅。

读古书也要读出自己的意蕴来,否则的话,从书本到书本太没意思了。莫扎特的《弦乐小夜曲》,真是很好听啊!

我得读书啊,家里有太多的书没有好好的读过必须好好的读书啊!写笔记,记下来,都是一些很好的书啊!以前的做法都是妄念,不安心的产物,现在不必为妄念所驱动了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做事情了。

“相对形而上学、物理学而言,把伦理学称为第三哲学,也许是不为僭妄的。”(苗力田读亚理士多德的笔记)由此可见形而上学是第一哲学,物理学是第二哲学,伦理学则是第三哲学。伦理学谈的应该是如何做人的事情,亚里士多德“系统地探索了伦理的和理智的两种德性,提出了幸福是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的基本命题。”我觉得这个合乎德性的内容,要看自己如何下定义的。我便把上面我自己发现的几条做人的规矩当作最合理的“德性”。

笔记之第五段如下:

“【5】不同的生活方式,来自不同的幸福观:(1)享乐生活,认为快乐即是幸福,生活在于享受,这是萨尔旦纳柏罗式的生活,这位传说中的亚述王,以吃吧,喝吧,玩吧,别何所求”为墓志铭;(2)荣誉生活,善就是荣誉,生活目的就是求名,政治家们就是如此。但亚里士多德论证说:荣誉的善是被给予的,所以它更多在授予者那里,而不在承受者那里。古人云,宠辱不惊;然而临危授命易,荣誉之前不沾沾自喜却难。两千年前从爱琴海上吹来的这股冷风,足以使人清醒。快乐和荣誉都是选择的目的,但都是身外他物,只有(3)思辨生活才是自身的选择,才是不依于他物的最高幸福,这是本书第十卷的主题。而Khrematistees敛财者则不在生活之列,因为财富自身不是目的,不过是达到目的的手段,敛财者为财富所强制,所奴役,不得自由,故不能称之为生活。亚公——惜这位享年略逾花甲的斯它吉拉哲人,唯今日难以称老尊翁也——这类鄙薄财富的议论,如有人批之为奴隶主阶级的偏见,不敏将无词为之代辩。”

第三点,“思辨生活”不依赖于外界任何东西,这才是最自由的状态,而我恰恰便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难道我还有什么不满足?既然我沉浸着如此高尚的处境中,为什么还去渴求他人的认同呢?那些斤斤计较每天都在想着发财的人会认同你吗?那些自说自话自己都看不开的人会认同你吗?那些追求名利的人会认同你吗?显然都不会,难道就是由于得不到他们的认同,你就觉得自己做错事情了吗?觉得不踏实、不安,自己有犯罪感还是虚无感?那样的理由充分吗?显然不充分。“思辨生活”存在的理由,即在于它不需要别人的认同。连得“荣誉的善”都是被人授予的,唯有思辨生活不依赖于他人,那才是一种无可替代的最高幸福。为什么我不为自己而感到满意与幸福呢?切记,我此后的生活不需要向任何人说明,既不要向别人解释,更不需要别人的认同。我的处处渴求认同的心理是幼时被管教太严的结果,没必要。自身活动的价值完全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没必要向周围人去说明,况且他们都不具备那样的资格。其它的一切,都仅仅是材料而已,除了一个思辨者自身是主体之外。

到了晚上终于看完了《冬至》,仿佛牵挂着主人公的命运,最后的结局是悲惨的。所谓家破人亡是也。所以这也算是一部警世恒言之类的小说啊!希望儿子不要碰到那样的时代与事情!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2 13:16:43 [只看该作者]

与他者相遇,是同自身的更深的一个我相遇

 

 

2006年3月14日星期二

 

《冬至》一片,看完了,也有人去楼空的感觉。可是自己的心事,却还不时地会跳出来。陈一平最后的归宿是在精神病院,旁白者说那是一个不被世俗干扰的地方。恐怕也是不现实的吧!我在日本看到一部中国人拍摄的当代中国精神病院的现状,那简直是人间地狱——关畜生的地方。其中说恶人与好人犯罪的区别在于:恶人犯罪能够消化,若无其事,仍然很正常的生活;而好人则承受不了犯罪事实。贪财之心(欲望)人皆有之,但是从小犯罪的人和偶尔犯罪的人,在承受心理压力方面绝然不同。前者坚强而后者脆弱。所以陈一平尽管高智商最后还是发疯了,这就是这部片子给人的启示。

我也不必怀疑过去的那些人对我有什么想法,这本是不相干的事情。根本不要自己悬想出许多事情来气自己。我本没有什么对不起他人的事情,相反都是他们对不起我——既然无愧于心,又何必自己不开心呢?你想要别人都把你当回事,那就是自我中心的、AMAE的想法了。别人怎么可能把你看得那么重呢?

加藤谛三说,与他者相遇,是同自身的更深的一个我相遇。这话我觉得颇有道理,因为我便是遭遇了儿子,然后才遭遇了我自身深处的一个父亲的身份。但是他说,生的崩溃是由于没有能够作为媒介的他者从而失去了自己。换言之,便是没有儿子也就没有自己父亲的身份,从而也就失去了做父亲的自己。这是一种反论,但是似是而非,现实生活中,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我觉得基本上我便不需要他者来确认自己。我正是通过失去了许多无聊的他者从而发现了一个真正的自我的。一个坚强的、无须依赖他人的自我。历史上人们的隐居其实就是通过这样回避他人的做法来过上潇洒自适的自在生活。关于他人论,西方有不少精彩的著作,值得进一步研究。不必为过去的影子而烦恼,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并不牵涉到我的面子。我这个人根本不是他们可以认定的,因为他们没有资格。所以我不应该为虚无的不存在的东西而烦恼。我有我的他者,他们不是生活中那些无聊的东西而是历史上、当代的一些优秀者,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尼采、叔本华他们才是我的“他者”,我通过他们认识到内在更深处的自我,我可以跟他们对话,从跟他们的交往中来确定自己的做人,也没什么不可以呀!

梦中的景象按照荣格的分析必定是有什么含义的,这方面我的基本功不足,很难晓得究竟是什么意思。对于别人的愤怒基本上便是自我不满的投影,我不满意他人其实便是反映了我对自己的深刻不满。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但是梦境究竟说明什么问题却不得而知了。弗洛伊德的《梦析》是一部代表作,国内的翻译介绍也来得最早,可惜我却非常的不熟悉,日文版我有多种,中文版亦有,网络上此书的英文版也有。可是我就是未曾仔细研究过。

对于我来说,我要打破以前思维的限制,纯粹地为自己而读书。罗洛梅说“生活在不安时代的一个幸运之处是在于人不得不加强关于自身的认识。”这句话说得多好,很少有人说得出来这样富于哲理的话。

刚才去马甸公园,今天的天气暖和了,来回走了一大圈,我身上都出汗了。不过精神倒是爽快了不少。读书也读得进,我把罗洛梅《存在的发现》一书带在身边,随意读了几段,意思都很不错。有一段说,“为了填满生的存在而采取死亡的手段”,这是Binswanger研究艾伦·威斯特案例的结论。艾伦·威斯特从小是个野姑娘,抱有巨大的野心,信奉“要么做恺撒,要么什么都不是”(Either Caiser or nothing)这个非常好胜的原理,这样她便常常处于两难之境,于是不断地在绝望与欢喜、愤怒与顺从之间被翻弄、颠簸,时而饱食、时而绝食导致濒临死境,这样的情形反复地发生。Binswange关心的不是治疗技术问题,而是放在了如何致力于理解她,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我迄今为止都未曾静下心来做过一件致力于理解他人的事情,自然也谈不到如何理解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尽管口头上在瞎叫什么“理解万岁”,那种在精神分析意义上具有深度的真实的“理解”,在此是一片不毛之地。人们所做的还是投影、乃至严重的便是攻击,而远远胜过去理解。做到这一点,除了需要有明确的意识,还要有一定智力与知识,我有后者却不具备前者。所以今天看到Binswange能够用如此巨大的精力投放在一个死者的身上,超乎任何外在目的,纯粹地追求真理,这在西方或许便是一个常见的传统,而在我们今天的精神土壤上却很难发现有这样的学者。她自小就对死亡有所迷恋,“to love with death”。常说:“死亡即便不是人生的唯一幸福,但至少是人生的最大幸福。”“如果死亡有意延迟跟我见面的时间,伟大的朋友啊,死亡啊,我将出门去寻求您!”她具有出色的文学才能,在各种诗歌、散文、日记等体裁中诉说自己的病情。Binswange在此地提出一个疑问?那就是,有这样的人吗,为了填满生的存在却去借助死亡作为手段?以只有放弃生命才能完成生的存在——这样的存在方式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剧的存在。她的整个案例完全跟齐果尔的《由病到死》(Sickness unto Death)中的从绝望走向死亡过程一致。Binswange如此说道:

“直面死亡而继续生,这情形意味着如齐果尔的‘向死而死’(to die unto death)或者如里尔克、席勒他们所表现的‘死自己的死’(to die one’s own death)。歌德也曾经说过,对于一切过去的事情、一切死去的东西,自己选择还是不选择,毕竟是人生的‘自律的行为’(automomous act)。歌德在论及拉菲尔、开不勒时说,‘这两个人的人生都被打上了自然的终止符号。’换言之他们的死是来自‘外部’的并非本意的结果,可以称之为‘外部的命运的死亡’。与此相反,我们也许可以称呼艾伦·威斯特的那种自己实行的死称之为‘自动走向过去的和死亡的世界’。在这个案例中,谁都不清楚罪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命运’是在什么时候结束的。”

关于Binswange的这部著作《“The Case of Ellen West”in Existence:A New Dimension in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罗洛梅的评价是:“在这个案例中,Binswange先生把存在的原理是否讲清楚,这一点他留给我们读者去判断了。但是每一个阅读这份长篇累牍案例的人,不管是谁,都会深深感到除了他丰富的文化素养、博识之外,还有他研究之际热意的令人吃惊的深度。”(p50)

所谓“热意”便是那种致力于理解的具体情感和意识,唯有热意才能达到深度。别说是他,我写任何东西也离不开那股子热情,日文称之为“热意”,我觉得更为确切,因为那一瞬间不仅仅是热情,已经体现为一种意识、乃至意志。其外延内含皆比热情一词丰富。书中透出作者的热情,这该是一部多么好看的著作啊!日语翻译为:《精神分裂病I》,1960年,Misizi书房。

刚才从美国电视剧《罪恶终结者》里听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秘密固难发现,但是若想保住秘密则更为困难。”——这样的话说得多好,这从另一个侧面揭示了守口如瓶的困难。

中午梦境居然是我伙同陆营去某街道搭救小孔——怪了,如何会做这样的一个梦!往事都翻滚出来,令我不快!不过尽管这样,我不会向着过去走去,我还是要向着未来开拓我自己的人生道路。人的性格的形成往往人们把视点局限于早期生活环境与遭遇上,但是其真正的造因远为复杂。固然早期经历可以解释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但是其关键的原因仍然无法解密。这就是Binswange先生所说的“罪恶不知从何时始,命运不知自何时终”的道理啊!人之初,人心便不是白板啊!(John Locke,1623—1704,有白板说。)

尽管人在探索人的内心,从普遍意义上成就有限,倘若落实到个人,其胜数也就更加低了。中国没有那样真诚而专注的人,精神分析这门学科注定在中国没有收获。

这里牵涉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所谓科学的本质,无非就是现实是由法则的(Reality is lawful),因此是可以理解的,以此作为前提,不是吗?因此,不管什么方法,必须对它的前提条件不停地进行批判,这不就是科学不可欠缺的一个侧面吗?打开遮蔽视野的唯一方法,就是分析自身的哲学前提。精神医学者、心理学家在这场存在主义运动中努力于明确自己的基盘,根据我的判断,会给后世做出极大的贡献。正如Henri Ellenberg所指出的那样,这些活动对于人的主体性可以看见一种新的明确性,同时对于心理体验的局面也可投射上新的光芒。”(p56)

所谓真正的批判是前提的批判,这是我的一个悟性。想不到在此地找到了根据。这说明我领悟思路的正确。

存在主义跟唯物论与观念论这两者都一刀两断,在一个新的层面上描写、分析人的存在。——这一点,是我今天的收获。原来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思想与科学不断地苦恼,把主体与客体分裂状态连根斩断,而致力于理解人。这一种分裂现象,Biswanger称之为“癌”:迄今为止一切心理学的癌,便是“把世界分隔为主体与客体的教义——癌。”这个观念,我看到过不止一次,在汪燕生的谈话录里也看到他的叙说。但是我还没有吃透这个观念。

齐果尔显然是存在主义的始祖,他对于黑格尔的反论,开辟了通往存在主义的道路。他宣布:黑格尔把抽象的真理与现实同一视,那是幻想,几乎等同于谎言。“真理只有当人自身开始表现为行动之际才存在。”这些思想家追求与“为知识而知识”的“知识主义”(intellectualism)正好相反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思考只是对生命力起防卫作用的东西,或者只是作为直接体验的代用品而利用思考。他们比古典精神分析学家们更激烈地抗议这一点。在社会学领域里首先使用存在主义的费尔巴哈(Ludwig Feuerbach,1804—1872)曾经警告道:“停止做一个人而去成为一个哲学家,那是不行的。……不能像思想家那样去思考!……请在活的现实(Reality)存在中思考,请在存在之中思考!”(p62)马克思从他这里吸取了行动的力量,从而提出“哲学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关于费尔巴哈之提纲)这句话便刻在马克思的墓碑上。

在西欧思想的文脉中,常常把“本质”与“存在”相对立地安置在一起。所谓“本质”,譬如指木材的新鲜程度、密度、重量、质地等等。说一句夸大的话,文艺复兴以来的西欧思想大体上都是关于本质的思想。传统的科学也是致力于这样的本质或者实质的发现。这就是前提,用John Wild教授的话来说,便是本质主义的形而上学(essencialist metaphisics)。

实际上,这种对于本质的探求,对科学来说也许提供非常重要的普遍法则;对逻辑学、哲学来说,也许提供抽象化的概念。但是,这仅仅是抽象化了的东西。对于个体的存在不成其为问题,所以不得不排除掉。譬如,三个苹果加上三个苹果,这是可以证明的。换了一角兽情况亦一样。但论及苹果或者一角兽现实中的存在情况,跟这些数学命题完全没有关系。对持有苹果的人来说,现实情况不同,那是一个存在的问题,跟数学命题毫无关系。再举个较大的例子,人都会死,这无疑是条真理。统计学上的数据也证明了这条真理。但是不管这条真理如何,就我们个体来说,在将来的某一瞬间会死去,你也好、我也好都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同这条真理却完全没关系。与本质主义相对照的,后者便是存在的事实(existential facts)。——通过本质的概念吞食每一个个体的事情,我有切身体验。文革中的做法就是把人划分为“类”,然后再对“类”进行处理,这样一个个的人都给化解了,成为概念的产物。所以把人概念化这样的做法是最无人性的。因此命题所提到的是真理(true)而并非现实(real)的情况。真理与现实之间必定留有分裂的情况。心理学以及其它关于人的科学,我们所面对的重大问题是:抽象的真理(abusolute true)与特定的活着的人存在的现实(existentially real)之间的分裂。

行为主义的观点侧重抽象化的公式,而存在主义与之相反,认为那种从概念到概念的体系构筑,只不过是知识人的一种“体系情结”(edifice complex)罢了。当代的一些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学家都认为必须把人放在现实中研究。这不仅必要也是可能的事情。齐果尔、尼采他们以及后来者都纷纷看到了真理与现实之间的分裂正在扩大。因此他们正在呼唤西欧人回来吧,从用被抽象化了的、客观化了的方法来理  解现实的幻想中回来吧!尽管他们激烈地反对枯燥无味的主知主义(grid intellectualism),但是这些人并非单纯的行动家。同时,他们也并非反对合理主义(antirational)。让思考隶属于行动,这是今天的反主知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的意见,但是不可将它们跟存在主义混同起来。对人进行选择,人是属于主体的呢,还是客体的呢,二者必居其一。那样的话,结果便造成看不到活着的、存在的人了。齐果尔这些存在主义的思想家所强调的是在主体与客体两者下面(underlying both subjectivity and objectivity )根本性的现实。根据存在主义的主张,我们把人的体验作为体验来研究,不仅仅如此,还必须对产生这个体验的人、即产生这个体验过程(experiencing)的人进行研究。“现实乃至存在,并不是认知经验(cognitive expierence)的对象,毋宁说是‘存在’。把重点放在人的直接体验的内面的、个性的特性上面,当下所体验到的东西是现实。”这便是他们的主张。存在主义者在被称之为“片断化”(compartmentalization)和“非人性化”(dehumanization)的现代文化之中重新发现活着的人,为此必须进行深层心理学的分析。他们所关心的不是孤立的逐个的心理反应,而是产生体验过程的活着的人的存在。

为了一个保姆的事情,小洲就是在我耳朵边不停地唠叨,害得我没心思做事情,真不知道她是何居心?你不满意那就辞退;想辞退而没有适当的人选,那就忍耐。舍此没有第三条路。何必在我的耳旁喋喋不休呢?

现象学强调:真理只有在行动中才会被产生出来。这一点跟存在主义颇为合拍。而它(现象学)的过程哲学(process philosophy)也跟怀海德、美国实用主义、特别是威廉·詹姆斯相类似。齐果尔《总结性的非科学书后》(Concluding Unscientific Postcrift)是存在主义的独立宣言。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则是继Binswanger他们著作的最好的作品,完美、精密、尖锐、有力。可以说是西欧思想传统中的“科学的”作品。

晚上看了两三集美国电视剧《罪恶终结者》,然后睡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2 13:18:06 [只看该作者]

“与狼共舞”

 

 

                    2006年3月15日星期三

 

今天起来精神不好,一可能睡眠不深,二则还是心情欠佳。于是挺烦躁,很想睡觉。刚才查了一下《世界名著》中的《齐果尔集》没有《总结性的非科学书后》一文,甚为遗憾。

关于不安、绝望,蒂利希是这样说的:

“Security is so seductive, and insecurity is so frightening. But security is always false, and insecurity is always real. No religion can make anyone secure, though it, like the drugs on which our society is so dependent, can give the illusion of security. True religion enables one to grasp life with the radical insecurity and to live it with courage. It does not aid us in the pretense that our insecurities have been taken away.”

真正的宗教并不保证取消不安、不确定性,而只是指出比促提起勇气来,克服那些不安与绝望。

“we must use our being to accept the threat of nonbeing and the anxiety of empty ambiguity and meaninglessness. We must self affirm ourselves to negate ourselves. No theistic God, organization, collective society, nor any objectivity, can do this for us, it is only our being itself that gives us this power. This is the God above God, the ground of our being. ”

“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存在去接受非存在(死亡)的恐吓、无意义与虚空混沌的焦虑。我们必须用自己来肯定自己的否定自己。而不是上帝、组织、集合的社会,也不是任何客体的东西,它们不能做到这一点。唯有我们的存在给予我们做到这一点的力量。我们具有立足之地的存在乃是超越上帝的上帝。”

刚才去菜场买饼的时候,使我想清楚两个问题。一,所谓恐惧也好、不安也好,那是做人所必须面临的东西,想要把它们彻底一扫而光那是不可能的。说可以办得到的乃是骗子。所以我们的生存状态便是与不安、恐惧共存,这一点必须认识清楚不可。但是有超越这些恐惧不安的可能性,那是什么呢?那便是我们自身的存在,事实上,我的存在已经战胜了非存在,还有我之所以能够感觉到恐惧不安,那也是我活着的证明。二,整个现代社会都已经是片断化的状态。所以有人始终要求整体与全部,这本身就是幻想。不切合实际的东西,之所以抱有那样的幻想,说明他缺乏一副存在主义的眼睛,而只是停留在浪漫主义的幻想之中。对全体的向往,本身便是也是片断化的结果——那一刀正好落在“向往全体化”的片断上。抱着“追求全体化的片断”而到处乱跑。号称熟悉当代思潮的某公,其实了解的情况并不多啊!

我在路上想清楚这些问题后,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心情也突然变得好起来了。

“The courage to be is the ethical act in which man affirms his own being in spite of those elements of his existence which conflict with his essential self-affirmation . . it is the affirmation of one's essential nature, one's inner aim or entelechy (vital force, realization), but it is an affirmation which has in itself the character of‘in spite of.’ p. 3, 4

Courage is the self-affirmation of being in spite of the fact of nonbeing. It is the act of the individual self in taking the anxiety of nonbeing upon itself by affirming itself either as part of an embracing whole or in its individual selfhood.p. 155

The courage to be in all its forms has, by itself, revelatory character. it shows the nature of being, it shows that the self-affirmation of being is an affirmation that overcomes negation. p. 178”

蒂利希的学说中,仍然有本质主义的痕迹,比如确定人的本性便具有自我肯定的本质足以克服否定性。这些便是本质主义的痕迹。但他把人的出路从对外界的依存转移到自身,也就是一个个体自己来面对一切,内内外外,明确指出人心中自有克敌制胜的力量——那就是勇气,存在的勇气。这一点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每一个存在的人,未必都有存在的勇气。激发人内心中自信与勇气,存在主义学说永远不脱离现实大地,使人的双脚牢牢扎根于现实的土壤上,这一点,是最有意义的东西。

比如,我曾经拥有对我无微不至关心呵护的母亲,但是现在母亲去世了——我就必须习惯于一个没有母亲的存在者的生活。我所要做到的,便是激发内心中本来就存有的“没有母亲”的我的生活方式。不必留恋于过去,走不出阴影;也不必在生活中寻找代用品。必须很干脆地跟自己摊牌,我的母亲去世了,她不存在了。此后的生活我必须要在没有母亲的环境中继续下去——那就是我的存在状态。换言之,我的内心将会有一个自我挺身而出,仍然活出一个精彩的自我来。我或许可以发现一个以前所不曾知道的自我,他更加坚强,更加有生命力。

人必须学会与不安共处,与恐惧同存,也就是“与狼共舞”的状态,蒂利希说的便是这个意思。其实,佛学也早就揭示了这个道理,“烦恼即菩提”。倘若没有烦恼,又哪来觉悟的欢欣呢?我反思我的毛病是出在一个想法上。那就是我总觉得有一个一了百了的终结者式的状态:一旦开悟了,便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此后也再不会有了。这个状态便是蒂利希所说的“No religion can make anyone secure, though it, like the drugs on which our society is so dependent, can give the illusion of security. True religion enables one to grasp life with the radical insecurity and to live it with courage. It does not aid us in the pretense that our insecurities have been taken away.”我向往的便是将不安彻底消除的状态,而事实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真正的宗教只是鼓起你的勇气来“与狼共舞”。由此看来,毛公的生活态度“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的其乐无穷状态倒反而是最为积极的存在主义者的态度了。他那里没有一厢情愿的AMAE想法,而且处处紧密地联系着现实生活。

我们有时候把人想得特别好,一味沉溺于幻想的状态中;有时候则躲避现实,遇上不开心的事情转身而走。始终不敢正面去克服。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人的状态没有活出来。只是用观念来对付现实生活。

读《The Courage to be》,无非就是教会我如何面对无聊、沉闷、孤寂、不安与对非存在的恐惧。至于一定要到现实生活中去如何吸取现实感,对我来说已经太老了,不中用了。

“Submissiveness is the attempt to escape the pain from hurting and being hurt, the anxiety of (Freud's) trauma, the shock of nonbeing, the failure to unite the self with life and see existence as is. To be courageous is the ability to look into the ambiguity and realness of non-being and complete loneliness, accepting the fact that God (Theism) is dead.”

(柔顺是什么呢?无非是一种逃避打人与被打痛苦的尝试,弗洛伊德原创伤的焦虑,对非存在的震惊,不能把自己与生命结合在一起,看不清存在的本来面目。而勇敢是什么呢?则是一种能力,看清楚非存在的真实性与朦胧,还有彻底的孤独。接受上帝已经死去的事实。)

“Certainly nonbeing is not a concept like others. It is the negation of every concept: but as such it is an inescapable content of thought and, as the history of thought has shown, the most important one after being-itself. Being "embraces" itself and nonbeing. Being has nonbeing "within" itself, as that which is eternally present and eternally overcome in the process of the divine life . . . Anxiety is the state in which a being is aware of his possible nonbeing . . anxiety is the existential awareness of nonbeing . . .  the awareness that nonbeing is a part of one's own being . . . a finitude, experienced as one's own finitude." 

"Anxiety in the existential awareness of nonbeing is not the abstract knowledge of nonbeing, which produces anxiety, but the awareness that nonbeing as a part of one's own being. It is not the realization of universal transitoriness, not even the experience of the death of others, but he impression of these events on the always latent awareness of our own having to die that produces anxiety. Anxiety is the finitude, experienced as one's own finitude." pp. 34-35”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3 13:24:04 [只看该作者]

读书散记

 

                           

                   2006年3月19日星期日

 

家玮兄的回应非常认真,看得出是经过认真思索的。

小洲带了宝宝去沙滩,我便在家里静静地跟家玮兄写回信,这次抄了一篇周作人先生的《买墨小记》。晚上又抄了一篇《与胡适书一通》,也是周作人先生的。里面有他给胡适先生的忠告,很有意思。也寄给了家玮兄。

晚上出去散步,风沙没有了。很是宁静。由于仔细抄录周作人先生的文章,才发现我的行文受他的影响颇大。譬如我凡说什么事情都喜欢交代来龙去脉,然后在发挥自己的意思。 

试看《买墨小记》中的这一段:“从前有人说买不起古董,得货布及龟鹤齐寿钱,制作精好,可以当作小铜器看,我也曾这样做,又搜集过三五古砖,算是小石刻。这些墨原非佳品,总也可以当墨玩了,何况多是先哲乡贤的手泽,岂非很好的小古董乎。”

前半段便是先把自己的根据说出来,后来才交代因此也把墨当作小古董的道理。

还有不少起承转合处的口气,也非常相象。这些都是我无意中吸收他的地方。现在明确了,那就好好地向他学习吧。姑且不论他的思想如何,就著文的风格而言,他的博学与善于引经据典,就是我的学习对象。深入细节,很有意思。我也有不少话题,有待于仔细地发掘。

早上起来便把昨日写的两封信仔细看了一下,觉得写得不错。可是传送总不那么顺利,又有几次传送失败的消息传回来。

刚才读《陆放翁全集》中卷,得此两联:“酒能作物真如此,穷乃诗工却未然。闲似白鸥虽自许,健如黄犊已无缘。”(p10)坊间俗语,有此句式云:“发三万元奖金……”一个间歇,然后说“——那是不可能的”;“发两万奖金……”一个间歇,说“——那也是不可能的”,依此类推,结果只发了一百元奖金。笑话而已。但是今天看陆诗的句式亦有相近之处,试看“穷乃诗工……”间歇,“——却未然”,不分明是这样的句式吗?还有“键如黄犊……”,间歇,“——已无缘”,不是如出一辙吗?只不过没有那个夸大的人为间歇而已。

《文心雕龙·诸子》中云:“若夫陆贾《新语》,贾谊《新书》,扬雄《法言》,刘向《说苑》,王符《潜夫》,崔实《政论》,仲长《昌言》,杜夷《幽求》,或叙经典,或明政术,虽标论名,归乎诸子。何者?博明万事为子,适辨一理为论,彼皆蔓延杂说,故入诸子之流。”

想到要去上海,却又有些舍不得北京的环境了,主要便是我的书房,这里有我喜欢的许多书籍。

我仍然读书求知,成就自己的学问。别的都无所谓,读到关于段祺瑞的故事,人家虽贵为执政(相当于总统)却连一所房产都没有,其做人的骨气岂非更加珍贵?我虽然没有什么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是一心向学,用功读书,亦可作为自己人生意义的象征。我亦不要为他人的事功所遮蔽,即便能够把书读好,也是做人的一个高贵品德。认真读书,能够写出一批扎扎实实的读书笔记来,也就很不错了。

Lord of himself, though not of lands;

And having nothing, yet hath all.

Sir Henry Wotton

小洲起来后,齐去吃早点。回来我再睡觉。10点半起来,精神不错。我还是觉得自己的书斋生活弥足珍贵。他人的事情其实犯不着去多想,个人的恩怨说起来也可以不当回事情,因为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只要自己努力,打出致命的一拳,可以取得最后的决胜,就如同打拳击一般。我本是研究人心的人,对于人心的微妙岂有不知之理。我的生活还是要由我自己来掌握。

费希特自从接触了康德的思想以后,下决心整个一生用来献身于内心世界。他写信给爱人说:“I have finally acquired a most noble morality and instead of concerning myself with the external things, I am devoting myself to my own inner self. Thus I have been experiencing the peace of mind which I have never before experienced and am living a very happy life.”(我终于得到了一种最高尚的道德而不必跟我外在的东西打交道。我献身于我内在的自我。于是我体验了前所未有的内心宁静,过上一种非常欢悦的生活。)

我始终想过上一种宁静的生活,可就是办不到,什么都要让我烦心。她本是一个个人能力非常有限的人,可却有主观性非常强。自说自话,性子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性格真是害人非浅。

在给朋友的信里,费希特还这样写道:“……it is incredulous how profoundly Kant's philosophy, his moral philosophy in particular, has influenced the total system of one man's thinking and how decidedly Kant's philosophy has initiated a revolution in my total philosophical thought. Since I read the Critique of Practical Reason, I am living in a totally different world. The principles that I hitherto believed to be absolutely certain have been totally uprooted and destroyed. What I previously thought to be impossible to explain, for example, absolute Freedom and Moral Obligation are apodeictically demonstrated. An exhaustible joy fills me. It is incredible how great and overwhelming the admiration and the strength to humanity this system gives.”

足见康德思想也是给人正面上进的一种鼓舞人心的哲学,只是现在人变化了,才起不了作用。

我不能再过这样的日子了,一定要想办法寻求出路。否则我会给压抑致死的,做人的乐趣一点都没有了。午后心情极端不好!

宋末诗人黄庚,以《枕易》一诗名扬天下,我找来一读,如下:

枕易

古鼎烟销倦点朱,翛然高卧夜寒初。

四檐寂寂半床梦,两鬓萧萧一卷书。

日月冥心知代谢,阴阳回首验盈虚。

起来万象皆吾有,收拾乾坤有草庐。

委实不错,“日月冥心知代谢,阴阳回首验盈虚。”点出了《易经》的玄妙。《沧白先生论诗绝句百首笺》(杨庶堪著,彭怡通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中,提到黄庚其人。杨庶堪先生的论诗绝句云:

“七十四黄庚

红藕池塘事有无,沙鸥冷眼看荣枯;若从元代论佳绝,应载黄生主客图。

(黄星甫《池荷》绝句云:‘红藕花多映碧栏,秋风才起易凋残。池塘一段荣枯事,都被沙鸥冷眼看。’余谬以为元绝第一,大似张灵《对酒》称为有明一代绝唱也)。”p181

张灵《对酒》绝句为:“隐隐江城玉漏催,劝君须尽掌中杯。高楼明月笙歌夜,知是人生第几回。”

据说此诗首先得到朱彝尊的赏识,但我觉得意境平平。像这样的诗句在唐人的集子里简直不稀奇。想不到亦被誉之为“有明一代绝唱”,真所谓“一蟹不如一蟹”,每况愈下矣。不过就审题来说,也是很切题的,他把“对酒”的“对”字写出来了。尤其是用了一个“劝君须尽掌中杯”,说明还未曾痛饮乃至大醉,只是对酒当歌,刚刚开始罢了。最后“知是人生第几回”,大有“一期一会”之寓意在焉。

关于黄庚的《枕易》,顾嗣立《元百家诗选》有一些议论介绍甚有意思:“今观其句法,……类皆风致清远,用意推敲。星甫尝于越中诗社试《枕易》诗,推第一名,盛于词场。当是时,江南初定,遗民故老,无所寄兴,往往发之于吟咏间。时际宴安,禁网疏阔,骚坛树帜,奔走争先,蔚为一代文章之盛,其所由来者远矣。”又黄庚《枕易》诗按:“考官李侍郎应祈批:诗题莫难于《枕易》,自非作家大手笔,讵能模写?盖以其不涉风云雨露、江山花鸟,此其所以为难也。予阅三十余卷,鲜有全篇纯粹。正如披沙拣金。使人闷闷。忽见此作,若纷纷盆盎中得古罍洗,把玩不忍释手。此诗起句‘倦’字便含有睡意。颔联气象优游,殊不费力,曲尽《枕易》之妙。颈联‘冥心’、‘回首’四字,极其精到。结句如万马横奔,势不可遏,且有力量。全篇体制合法度,音调谐宫商,三复降叹。此必骚坛老手,望见旗鼓,已知其为大将也。冠冕众作,谁曰不然。”(p182)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3 13:24:24 [只看该作者]

文字语言的感觉,古人与我们是不同的,比如“起来万象皆吾有,收拾乾坤有草庐”,我只是觉得气象颇为宏大,但是当时人却认为“万马横奔,势不可遏”——这一点我便感觉不到。虽然觉得有意思,但并不是气势浩瀚到了这样的程度。一首好的作品,诗也好、散文也好,如果写得切题,就好像这题目就是为他所设似的,读这首诗便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好作品无它,“切题”而已!我从全宋诗里下载了“黄庚诗集”。

读《除夜即事》。才知道他跟陆放翁一般亦是一位高寿诗人。

“除夕无诗侣,灯窗酒独斟。

三更风雪夜,一片岁寒衣。

衰老常忧病,清闲不废吟。

明朝年八十,晚景惜榆阴。”

这样的诗句就如同口占一般,明白如话,自然朴素。

读《观史》

梧风萧瑟雨初晴,凉入书堂夜气清

耿耿兰膏照千古,迟迟莲漏转三更。

力於兴废应难助,气为忠邪几不平。

掩卷长嗟方就枕,窗前咿喔又鸡鸣。”

以前我在保德路读书也是这样的情景,才读着读着,便天亮了。古人的生活也是借读书以消磨时光也。

在《漫述》的题目下,大概有十几首诗,

百拙嫩营生计事,一贫方识丈夫心

箪瓢陋巷皆真乐,何用多藏郿坞金。

青春易过不多日,白书得间能几人。

有限光阴空役役,堆钱难买百年身。

对客莫谈当世事,闭门且读旧时书。

蓬莱献赋心犹在,只恐无人荐子虚。

楚洒何忍沉清客,周粟安能活饿夫。

慨想前修千古事,孤忠高义后来无。

逢人休要说公卿,老去无心慕宠荣。

李不封侯刘不第,千年青史亦传名。

世事艰难如意少,功名荣耀误人多。

浮云富贵非吾愿,且买扁舟理钓蓑。

脱巾漉酒心先醉,着屐登山脚便轻。

豪饮清游忆陶谢,古人千载尚留名。

眼前万事等一梦,世上几人能百年。

千古英雄今已矣,北邙荒冢草芊芊。

文盟无主江湖冷,诗社欠人风月闲。

老去盍为归隐计,却於何处买青山。

烘柳日高花院暖,炷沉烟冷竹窗虚。

开编怕见伤怀事,不读离骚读四书。

同一个题目,也是不同的时期所写,我暂时把它们放在了一处。亦可以看出黄庚的心情来,尽管都是超脱之言,但究其内心未尝不苦闷而强自欲作解脱也。不如意的文人往往都是这样的心境。我跟他们的区别只不过在于他会写诗而我不会写诗而已!我的处境与心境比他们何尝好过一点点!

《偶书》中的话也是经验之谈。

“频年踪迹堕江湖,三径荒苔忆旧庐。

身老方知生计拙,家贫渐觉故人疏。

松薪拾去朝炊黍,渔火分来夜读书。

怨鹤惊猿应待我,台山何日赋归欤。”

但是过去人的自然环境好,基本上都是务农的生活方式,不可能过得太奢侈,但是一般性的日子总能过得去吧!

不如意处,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如《生朝自述》

都道人生七十稀,老逢初度叹衰迟。

飞觞醉月贫无酒,走笔迎春富有诗。

憔悴自邻蒲柳质,劬劳空起蓼莪思。

门无贺客清如水,独对兰花诵楚辞。

其情形亦是很为凄凉的。虽说“蒲柳质”,但是后来还是活到了八十岁以后吧!

《书怀》的题目下又有了好几首诗。

湖海难□鬓易丝,平生壮志与心违

一千晨外家何在,三十年前事已非。

狐正首丘应待尽,鹤思华表尚忘归。

书斋兀坐怀今昔,泪落西风湿客衣。

杜门已与俗相违,苔径荒凉辙迹稀。

自爱清凉忘世虑,肯求富贵役心机。

隐居盘谷胜金谷,耐着麻衣鄙锦衣。

百岁光阴皆梦境,且看兔走与鸟飞。

刚肠不挠是男儿,舌在囊中岂足悲。

落落世情难苟合,徨徨客路欲何之。

旧时风月堪遗恨,好处江山尚欠诗。

莫把闲愁萦素抱,人生双鬓易成丝。

平生湖海气,老去叹飘蓬。

知命难求富,安贫不送穷。

江空思捉月,天阔欲行风。

俗眼从渠白,无人识此翁。

万卷诗书千古书,一灯窗火十年心。

功名梦断身无用,闲补离骚学楚吟。

书怀奉简兰若提举

十年湖海叹飘零,晚景投闲百念轻。

看水看山真有味,学书学剑恨无成。

竹风吟晓诗情动,梧雨敲秋客梦惊。

老傍人门非久计,不如归去学渊明。

书怀寄呈诸友

寂寞茅檐下,穷居更待时。

吾侪贫可忍,余子俗难医。

风月最宜酒,江山多是诗。

广文无郑老,谁与共襟期。

黄庚的一生也是寂寞中渡过了,像这样的文人中国历史上实在太多了。有比他更有名气的,也有藉藉无名之伦,实在不胜枚举了。当代的我们岂非亦属于此类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3 13:25:14 [只看该作者]

本能与娱乐、气息

 

 

                2006年3月23日星期四

 

儿子喜欢吃酒酿,一副欢呼雀跃的模样,令人吃惊!有其父必有其子,看来小鬼亦是甘党的出身也。

尼采在弗洛伊德著书的十年前,便注意到“欧洲人的有气无力、”“对生活的厌倦”,在那里散发着一种恶臭之气,也仅仅根据这一点便可以断言“欧洲人面临了平均化、缩小化的最大危险。”接着说,被阻止了的本能在个人的内部转化为仇恨、自我厌恶、敌意、攻击性。这里所使用的词句也跟精神分析术语极其相象。

由此看来,一个人的精神意识并非由外界的因素形成,而是内在的一股力量,尼采称之为“本能之力”,弗洛伊德称之为“Libido”,总之是内在的正常的生命力,在受到极度压抑的情况下,它本身会转化变成一股破坏性的东西,无论针对他人或者自己,都不是好东西。通常表现为性的能量。当性欲得不到正常满足的情况下,心情会变坏——这一点我们从生活中便可以看得到。因此对于性能力的管理对于一个人的精神生活显得非常重要。不然这股力量就会变质,成为一种搅乱脑神经的破坏力。甚至会转化为暴力。

我必须投入有内容的实际生活,不可让自己的精力空转,那样会导致神经错乱。我这一阶段的精神低迷,跟自己的不思振作完全有关系。X先生为什么令人不快,也是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腐臭的气息。那些人之所以围住他显然是把他当作祭品了,牺牲他,来消除自己身上的腐败之气。可惜此人自己一点不清楚。而我坚决不给他人所利用,我必须自我振作起来。保持一个乐观健康的精神状态。环境纵然不理想,跟我的精神不起坏影响。我明白了为什么尼采说权力会使人健康,那是因为权力可以发泄自己被郁积的能量。总而言之,压抑不是一件好事情。人的精神必须有所寄托,性精力必须学会转移为一种建设性的力量,否则每个人都是抱着一个炸弹在过日子。至于有些人的古怪,跟他们的独身生活都是有关系的。最后还是落实到快感上面来,必须追求快感的事情。那才是唯一拯救自己的出路。写文章也必须是快感,沉迷于快感之中,即便精神生活亦是如此。大脑的秘密就在于快感。

为什么要搞笑,这是欲望的补偿满足,根本不是正式的满足。这满世界的人要求娱乐,便是实际生活的不痛快。生活在虚拟世界里,那是一个非常可悲的事情。主宰他人的命运,这也是有力感产生的一个主要源泉。也可以给脑子带来活力。为了拯救自己的脑子不给坠入奄奄一息的悲惨处境,只有振作起来。与其奄奄一息的孤独死,不如生气勃勃地统治他人生。但是你既然要统治他人,必须有手段。那就是“知识”。操纵人心的知识,其实我写文章的真正出路就在这里。必须显示真正的实力,而不是示弱。在网页上也可以显示这方面的实力。命理学、心理学、存在主义哲学、佛学、基督教、犹太教、古希腊哲学、后现代哲学。所有这一切,只是为“我”提供武器罢了。我自己的心量要极度放宽,做出一番真正的事业来。不是游戏,貌似游戏。教祖正是通过控制教徒然后获得力量的。你看那些教祖的做法无非把一切思想都说成是自己的原创罢了。把自己当作“卢比”,“梅西亚”,这样才是最有力的出路。

换言之,尽管跟人接触,但我的气息不可为他人所窃取——这一点非常重要。佞佛者多年来其实就是吸取了我的气息在过日子,贾某之所以急于跟我联系也是想吸取我的气息。所以我必须自己的保持好自己的气息。“善养吾浩然之气”——这是人生成功的秘密。还有有些倒霉蛋不要放在脑海里去想,必须用新的意象去创造一个辉煌的极乐的世界。我不收钱,但是买灵魂。要通过控制他人来成就自己——这是关键。但是在自己气息弱的情况下,很容易为他人所趁,因此必须小心。以前我的做法都是成就了别人,而别人并不觉得我好。此后的做法应该反一下了。

既然我懂得大脑的秘密,那就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受他人的摆布。散步归来,看美国电影《大坝阴影》、《终极病毒》。然后睡觉。

上网查到了《谈创造与自杀》发表在南京大学中文系学术论坛的网页上。那里的版面极差,还不能跟千秋悠客个人的网页比。令人觉得那文章似乎也是粗制滥造似的。阅之不快!某兄大概是20日左右送上去的,奇怪,也不同我打个招呼。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3 13:25:59 [只看该作者]

将去江南

 

 

                   2006年3月24日星期五

 

打开雅虎信箱原来照例有家玮兄的信,今天没有,我几乎形成条件反射,没信便甚感失落。今天晚上乘车去上海了,心情有些异样。其实这在出惯远门的人来说,比如震权一个月倒有半个月在外面,所以坐火车对他来说简直家常便饭,不算什么回事情。可我却好像挺为难似的。我身上怕动的癖性实在太厉害了。其实多旅游、多出门对于强化自己的脑细胞都是有好处的。毛公以前就有“踏遍青山人未老”的诗句,他喜欢旅游到处跑。这对他思想的活跃都是有所裨益的。读《空海入门》,其中叙说空海一步到位的学习方法,很有启发。当然那是属于天才型的人物,与众不同。与“日积月累”的方式结合起来,便可以有所成就。

去上海办完事,然后回来从头开始认真地读书撰文。梦中我岳父安排写哲学论文,好像是谈关于辩证法的题目。我便觉得不容易写。现在想来以前我岳父官居要津,诚非容易的事情啊!他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人既聪明又努力,关键更在于他是一个理智型的人,做事情不为情绪所干扰。所以办什么事情都是井井有条。其它地方诚然有其不足,但成为一代学问家洵自不易矣。可惜当年的事业都遭受到嘲弄也。百年以后定有知者!

我身上自我意识太强,所以崇拜迪奥尼苏斯的迷醉于对象的精神,对于唐吉珂德的做法也非常羡慕。因为他们投身到一个对象之中,就逃避了自身的不安与恐惧。其实我做得也不错,因为基本上也是沉浸在自己的对象里,只是反思太多。想得太多也就不容易开心。总是把眼前的处境想得不好,把不在眼前的处境:过去的或者未来的想得好——这个做法其实没有意义。我现在的处境,安逸,可以用来全心的学习乃至写作。所欠缺者亦无非如某兄之苦恼而已。即便到了上海又如何,可能比较自如一些。所以这次去看看,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定居在上海。看机会吧,不必多去思想了。

蒂利希的《The Courage To Be》拿出勇气来面对存在,就是叫我拿出勇气面对自己的处境。积极的生活,如果孤独可以上网去发表。不要苛求自己,只是很正常而轻松的生活方式。悠悠而过,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则不妨效仿李刚的做法多去看看名山大川。刚才我读了自己所写的《谈自我》三篇文章都写得很好,事实上,我可以继续写下去,同时也可以发表。如果有些反响,心情会更加愉快。

我的译文与对话录,事实上写得都不错。可以仔细地写下去。继续回来看书写作,我的生活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变化。即便平庸,所谓生命不可承受之平庸,我也要拿出勇气来承当。

小睡后洗澡,决意把《存在的发现》带在身边,值得仔细一读。出去几天真好,领受一下外面的感觉。做人还是自在一些的好,许多事情是讲不清楚的。

我将《与叶公谈》三封信发送在信箱里,有机会则请老叶看一下,如果没关系满意的话,我打算放到网页上去。

现在五点半左右,晚饭已经烧好了。小洲还没有回来。吃了饭时间差不多就应该走了。这里的日记要下星期回来写了。暂别矣,齐云楼!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4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3 13:27:08 [只看该作者]

曾国藩、元好问与南京莫愁湖胜棋楼

 

 

2006年4月2日星期日

 

早上5点58分到站,小洲来接我。然后打的回家。出去正好一个星期。

不快的事情也有,那位佞佛者果然真面目暴露,何尝是一个修持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心底不干净的鄙夫而已,居然吓得不敢出来见我。——不过对于这类小人必须提防,心底很是肮脏,什么阴损的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从此不再跟他打交道。

还有那位本身就是Traiter出身的人,又开始他的欺骗历程了。不关我事。这些人都在我背后做了不少肮脏的事情。跟我无关,随它去吧!不过人心险诈,只能“佛”一样的敬,“贼”一样的防。

现在更加体会到这间小屋的可贵了,还有归我自由支配的时间,真是要爱惜生命,用来好好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记曾忠襄语

湘乡曾氏昆弟数人,握兵柄,转战数省,削平发乱,清廷虽阳为优礼,而隐微之间,不能无疑虑之见。加以满人之蠢暗者,媒孽其短,于是侦查之使,时有所闻,曾氏亦岌岌可危矣。国荃破南京,俘获不赀,最为众矢之的,言者藉藉。国藩惧甚,乃逼国荃使移疾归,而急疏言湘兵暮气不可用,精锐不如淮军,冀以自救。国荃既抵湘,出其所得,广置田宅,蓄姬妾,豪侈逾恒。国藩遗书让之,谓人言可畏,弟犹不自敛,抑是速亡也。国荃阅竟,抵书于几,语客曰:‘吾兄真书痴不解事,然宁不读汉《萧何传》乎?’盖萧何从客言,多买田地贱贳贷以自污,遂释高祖之猜疑人臣当功高震主之际,非以智术相辅,不能自全,千古一辙也。”(《慧因室杂缀》民国·佚名)

某兄给我的光盘,可以用,资料丰富。真是太令人开心了!

元好问散曲如下:

【黄钟】人月圆

卜居外家东园

重冈已隔红尘断,村落更年丰。移居要就,窗中远岫,舍后长松。 十年种木,一年种谷,都付儿童。老夫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玄都观里桃千树,花落水空流。凭君莫问,清泾浊渭,去马来牛。 谢公扶病,羊昙挥涕,一醉都休。古今几度,生存华屋,零落山丘。

【仙吕】后庭花破子

玉树后庭前,瑶华妆镜边。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花和月,大家长少年。

夜夜璧月圆,朝朝琼树新。贵人三阁上,罗衣拂绣茵。后庭人,和花和月,共分今夜春。

【中吕】喜春来

春宴

春盘宜剪三生菜,春燕斜簪七宝钗,春风春酝透人怀。春宴排,齐唱喜春来。梅残玉靥香犹在,柳破金梢眼未开,东风和气满楼台。桃杏折,宜唱喜春来。梅擎残雪芳心奈,柳倚东风望眼开,温柔樽俎小楼台。红袖绕,低唱喜春来。携将玉友寻花寨,看褪梅妆等杏腮,休随刘阮到天台。仙洞窄,且唱喜春来。

【双调】骤雨打新荷

绿叶阴浓,遍池塘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妖艳喷香罗。老燕携雏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人生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初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据介绍“〔骤雨打新荷〕一首,语辞清新,构思超妙,唱和传诵者颇多。”可惜传世作品不多。

曾国藩笔记一则:

《论语》两称‘敏则有功’。敏,有得之天事者,才艺赡给,裁决如流,此不数数觏也。有得之人事者,人十己千,习勤不辍,中材以下,皆可勉焉而几。余性鲁钝,他人目下二三行,余或疾读不能终一行。他人顷刻立办者,余或沉吟数时不能了。友人阳湖周恺南腾虎,尝谓余儒缓不及事。余亦深以舒缓自愧。《左传》齐人责鲁君不答稽首,因歌之曰:‘鲁人之皋,数年不觉;使我高蹈,惟其儒书。以为二国忧。’言鲁人好儒术,而失之皋缓。故二国兴师来问也。《汉书·朱博传》:齐部舒缓养名博,奋髯抵几曰:‘现齐儿欲以此为俗邪?’皆斥罢诸吏。门下掾赣遂,耆老大儒,拜起舒迟。博谓赣老生不习吏礼,令主簿教之,拜起闲习。又以功曹官属,多衰衣大(衤召),不中节度;敕令掾史衣皆去地二寸。此亦恶儒术之舒缓,不足了事也。《通鉴》:凉骠骑大将军宋混曰‘臣弟澄政事愈于巨,但恐儒缓,机事不称耳。’胡三省注曰:‘凡儒者多务为舒缓,而不能应机,以趋事赴功。’大低儒术非病,儒而失之疏缓,则从政多积滞之事,治军少可趁之功,王昕儒缓,见《北史》,王宪从孙;唐相张镒儒见缓,《通鉴》二百二十八卷。

此处可见曾公之气度,别人批评他“儒缓慢不及事”,他不仅不生气,反而引经据典补足他人批评的意思。这样的气度才了不起啊!增添论文一则(摘要):

“造句约有二端:一曰雄奇,一曰惬适。雄奇者,瑰珠俊迈,以扬马为最;诙诡恣肆,以庄生为最;兼擅瑰玮诙诡之胜者,则莫盛于韩子。惬适者,汉之匡、刘,宋之欧、曾,均能细意熨贴,朴属微至。雄奇者,得之天事,非人力所可强企。惬适者,诗书酝酿,岁月磨练,皆可日起而有功。惬适未必能兼雄奇之长;雄奇则未有不惬适者。学者之识,当仰窥于瑰玮俊迈,诙诡瓷肆之域,以期日进于高明。若施手之处,则端从平实惬适始。”

“惬适未必能兼雄奇之长;雄奇则未有不惬适者”——此话甚妙,将两者的高低点明白了。

【南京莫愁湖胜棋楼】

烟雨湖山六朝梦 人言为信,我始欲愁,仔细思量,风吹皱一池春水

英雄儿女一枰棋 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如何结局,浪淘尽千古英雄

这段文字我曾经在莫愁湖的胜棋楼前亲眼看到过,今天读来分外感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毅强
  5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之大者 帖子:599 积分:400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7-22 22:12: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14 13:17:50 [只看该作者]

水到渠成

 

 

                 2006年4月3日星期一

 

早上起来,颇觉神清气爽。阅读某兄替我刻录的光碟,内容丰富,美不胜收。必须仔细阅读,不可因其易得而忽视之。读《全秦文》始,秦始皇虽然没有什么文采,但是他的文章气势雄浑,说话口气跃然纸上,令后人阅之,仍觉虎虎有生气。比如他的《赐文信侯书》,对于吕不韦的叱责,非常明了:“君何功於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於秦?号称仲父。”(所谓翻脸无情是也,吕不韦对于秦国如何可以说没功,没有亲?)

这次去上海让我弄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完全不必在人际关系上花费心事。所谓人生本是缘分的事情,聚散都很自然。而且都不在我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所以我所可做的便是把注意力集中自己的写作上就行了。我把一切事情都简化了,人的忧虑完全没用。

但是神经质的防卫机制,先紧张、先忧虑、杞人忧天的做法最不好。昨日看中央台《忏悔录》《死亡游戏》,其中一位女子嫁给台湾人,生了一子,觉得台湾老公对她只有管卡压,没有爱情。便带了一个孩子回上海,面临独自要抚养一个孩子,她便非常焦急,于是独身去了北京,企图做生意,赶快搞一笔钱,否则心里不安。不料生意未做成,反而走上了一条享受的道路。喝酒吸毒无所不为,在酒吧遇上某男士,坠入情网,后来感情破裂。男的非常无情地抛弃她,事实上她也想结束这段孽缘。但由于男士做的过火,在高速公路上要把她赶下车,于是一怒之下,拔出一把利刃刺向了男士的心脏。她自己下车冒雨而行,却并不知道那位男士被送进医院后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于是她也给关进了监狱。也是出于一种焦急的心态才走上一条不安分的道路。现在在监狱里的想法便是只想尽快出狱,能够守住孩子、父母便是最大的幸福了。(许多事情欲速则不达啊!2008-5-2补记)

这种出于焦虑而盲目奋斗的情况,我身边也有,比如原田他就是不安心已有条件,总想一夜暴富,于是脑海里产生了许多妄想,试图通过各种捷径,迅速致富。而整个生活状态便搞成惶惶然不可终日的模样。不仅是他,即便我身上也有非常严重的这样倾向。几十年来如此,总是觉得自己一事无成,而不甘心自己的默默无闻。于是乎,东抓抓西摸摸而终究一事无成。我甚至觉得毛公的文革也是出于一种焦虑的产物,他害怕发生一些什么事情,预先想阻止它,结果酿成了一场大祸。而该发生的事情仍然发生了。

我觉得不管事情怎么样,态度的从容不迫乃是最要紧的。正如元好问的代表作《骤雨打新荷》中所说:“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那位女子自台湾回来,不必想着发财,找一份工作抚养孩子,安安心心工作,那样的话,既踏实,又平安。不至于节外生枝搞出那么多的事情来。最后一失足成千古恨,即便从无期转入有期,至少也得呆上25年,出来后孩子都已经成年,父母只怕也是老人了。自己的整个青春都消耗在铁窗里面。这样的生活该多悲惨啊!

所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为好。人际关系上的事情亦是如此,此后我必低调处理我的生活。静静地、从容不迫的做我自己的事情。这些写作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必须通过一朝一夕的实在努力,才会有所成就。54岁的我,应该把心思全都花费在写作上面了。

汉张衡《西京赋》:“夫人在阳时则舒,在阴时则惨。”天气暖和起来了,我觉得自己的精神也比以前好。好吧,那就每天有条不紊地做一些事情吧!

从一家德文网站下载有关心理学的资料,那些论文都很不错,有英文的、有德文的。小洲加班,回来晚,我忙于下载,没出去散步。

 

 回到顶部
总数 575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