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零度书房 → 三岛由纪夫的十个小秘密


  共有5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三岛由纪夫的十个小秘密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他山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圣 帖子:4280 积分:3170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3 15:07:10
三岛由纪夫的十个小秘密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2:24:44 [只看该作者]

三岛由纪夫,日本当代著名作家、记者,一生著有21部长篇小说,80余篇短篇小说,33个剧本,留下了大量的散文。他是著作被翻译成英文等外语版本最多的日本当代作家。

  这是我们熟知的三岛由纪夫的信息,但这位特立独行的作家其实还有很多不为人熟知的小癖好,譬如他爱猫如命,譬如他是个健身狂等等。本期推送我们整理了十个三岛由纪夫的小秘密,来看看这些小秘密有哪些是你知道的吧。

  三岛由纪夫的十个小秘密

  文 | 一零

  1.其实是猫奴

  三岛由纪夫自小就很喜欢动物,对猫更是情有独钟。他曾经在文章中写道:“我很喜欢那个忧郁的动物。它们不会表演技艺,并非它们学不会,而是它们认为那种事很愚蠢。它们那种有点卖弄小聪明又爱耍脾气的表情,排列整齐的牙齿,冷酷的谄媚,我真的喜欢得无以名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三岛的父亲喜欢狗,不喜欢猫。他时常设法让三岛养的猫失踪,但是三岛总会继续收养新的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典型的健身狂

  1955年,时年30岁的三岛,感受到自己对美的憧憬,开始上健身房运动,以期将自幼孱弱的身体改造得强健,让自己不再为肉体的自卑而感到困扰。

  三岛认为好身材对他来说是一种形而上学的东西,为了达到自己的美学志向和政治理想,肉体是关键途径。三岛曾说,他希望能把一天分成睡眠、工作和健身这三个部分。在他的作品《镜子之家》中也曾写过这样的句子:如果肌肉是那么重要,那么就在没有衰老之时,在最美丽的时候,自杀好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三岛从三十岁开始有意识地进行健身,还安放了一尊阿波罗的裸体雕塑在家中庭院作为健身时的参考。三岛还练过拳击、空手道和剑道,他四十多岁时,成为了空手道黑带的高手。

  3.笔名的由来

  昭和16年(1941)的5月、三岛由纪夫的短篇小说《花儿怒放的森林》在杂志上刊登时,使用的是三岛的本名平岗公威,他的老师清水文熊从修善寺的新井旅馆回来时,电车中由于面向三岛市取"三岛"两字,并且从三岛车站看到高耸富士山顶的雪,"由紀夫"(原文的“雪を”与“由紀夫”同音)。所以给他起名"三岛由纪夫"。

  不到三十岁的时候,三岛就在日本著名出版社新潮社推出了自己的六卷本文集。比他同时代的著名作家如安部公房、大冈升平等人都要早得多。出版社为此举办了庆祝晚会,还请来了贵宾川端康成。他当时被称作“少年三岛”,看起来只有十八岁。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4.演过电影

  1959年,三岛在《风野郎》的黑帮片里出演男主角,并撰写了主题曲的歌词,还亲自演唱。1966年,他担任编剧并导演了电影《忧国》,在这部只有29分钟的黑白电影里,全剧只有两个演员,他是其中一个。在三岛自杀之后,《忧国》的拷贝被尽数销毁,只有其遗孀瑶子收藏了一套。2007年瑶子去世,尘封已久的《忧国》拷贝重见天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除了有一颗想演电影的心,三岛还很想做一名爵士歌手,他曾说过,希望能重返十八岁,当一个爵士歌手。

  5.吃过官司

  他写的《宴后》这部作品涉及一桩公案,即日本第一起隐私权案。当时的东京都知事候选人有田八郎以侵犯个人隐私的名义控告三岛由纪夫,继而又牵扯到了审理、赔偿、调停、和解,整个事件还间接导致了三岛与一个友人的绝交。最后官司以失败告终,法院判定他必须赔偿。

  6.当过公务员

  三岛上大学期间所学的专业是法学,三岛在毕业后,三岛的父亲为了让他继承平冈家三代人当官僚的家业,要求三岛由纪夫步入仕途,于是他进入了大藏省,先后担任银行局国民储蓄课课员、大藏省机关报《财政》编辑。三岛在做公务员期间,常常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十分尽责。但他一下班,就会一头扎进书堆和稿子堆里。

  7.少年时写诗

  少年时期,三岛由纪夫在诗歌方面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可以说,他的文学生涯是从诗起步的。三岛从十二岁开始写诗,到了十五岁之后,他的诗歌已经开始体现个人的特质,影响到三岛后来的创作风格。三岛在十六岁后就不再写诗歌了。后来三岛成名后,也只是偶尔会提到少年时候写过诗。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8.不喜欢太宰治

  太宰治声名鹊起的时候,三岛还只是初露锋芒。1939年左右开始,太宰治先后发表了《富岳百景》、《奔跑吧,梅乐斯》等优秀短篇作品,成为战后日本公认的大文豪。但三岛对于太宰治的写作评价并不高,他在一篇回忆两人短暂会面的文章里说:

  “我以前曾在旧书店里找了《虚构的彷徨》,读了其三部曲和《青年的奇态》等。我开始读太宰治的东西,对我来说也许是最坏的选择,这些‘自我戏剧化’是我生来最讨厌的东西,作品里所散布的文坛意识和类似负笈上京的少年乡巴佬的野心,对我来说是最受不了的。”

  在很多人眼里,与其说三岛不喜欢太宰治的文字,不如说他痛恨太宰治们的生活方式。三岛内心继承了其祖母的那种传统贵族的骄矜与固执,而太宰治是出身于乡村地方的少爷,他作品中的贵族生活除了他个人的经验以外还有些为了加强讽刺效果而故意为之的片段,例如《斜阳》中写的滥用敬语、在院子里站着小便之类的。

  1966年,三岛在采访中谈起死亡的方式,最讨厌生病而死,尤其癌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三岛是一个武士,一个武士不能为大义捐躯是无法容忍的,英勇就义、成功成仁才是应有选择。对死亡如此,对生亦如此,一切必须方方正正,有仪式感。而太宰治是什么呢?酒鬼,滥用药物,乱用敬语,自制力低下,意志薄弱。全部都是三岛的对立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三岛在朋友们的张罗下,见过太宰治一面,他说:

  “我记不清是哪个季节去造访太宰治的,只记得是在《斜阳》连载完的时候,大概是秋季吧。带我去的友人可能就是矢代静一及其文学伙伴后来夭折了的原因吧,这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我多半是身穿碎白道花纹的和服和裤裙,平日不穿和服的我之所以着这身打扮,是充分意识到是造访太宰治,夸大些说是一种怀里揣着匕首出门的恐怖主义者的心境。”

  三岛对太宰治的不喜欢是直接的,两人见面他说的第一句就是:我不喜欢你。

  “在来的路上,我暗自打算相机把自己想说的一句话说出来,如果不说出来,自己到这里来就没有意义,自己也就因此而丧失了自己文学上的生活方式。

  但惭愧的是,我竟用不得要领的,拖泥带水的语调说了。也就是说,我当着太宰治的面这样说道:

  ‘我不喜欢太宰先生的文学作品。’”

  但三岛对太宰治的“不喜欢”是矛盾的,相反的,他从太宰治的文学中得到了感动。他欣赏太宰治文学之中那种“绝望赞美”,甚至感同身受。三岛无法接受的,只是自己的某一面,而不是太宰,太宰在此只是成为了一个载体而已。

  那么太宰治如何看待三岛的“不喜欢”呢?

  “你尽管这样说,可你还是来了,所以还是喜欢的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延伸阅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魔群的通过》

  著者:[日] 三岛由纪夫

  译者:陈德文

  本书收录了三岛由纪夫十七岁至三十一岁期间十三篇短篇秀作,从青春时代的自我窥视到创作成熟期的美学建构,从少年人的踯躅写至老年人的悲哀,三岛式美学理念与创作手法之发展流变尽在其中。开篇之作《水面之月》,为三岛于少年时期所创作的“书信体心理小说”,全文由七篇书信组成,以第一人称叙述铺开精致绵密的心理独白,讲述平安时期男女相恋之事,极具特色与实验性。《拉迪盖之死》则是三岛倾心力作,既是其青春时代自画像,又是一曲祭奠青春与理想的安魂曲。

  成熟之篇《施饿鬼船》,借小说人物之口说尽身为创作者的种种隐秘欲望,亦可视为三岛依托于创作中的心灵独白。全书篇目行文风格诡变,故事类型各异,欲之厮杀,爱之幻影,由青春至苍老的面孔流转中,展现肉身的激情与寂灭。每篇小说均带有三岛由纪夫标志性的美学理念,在残虐与优雅、爱欲与毁灭、与孤独之两极间不断切换,亦是流动再现战时至战后日本社会心灵图景的杰作。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上锁的房子》

  著者: [日] 三岛由纪夫

  译者:陈德文

  本书包含从年少之作、巅峰之作到最后的短篇,贯穿三岛由纪夫毕生创作生涯的短篇小说精选。日本文学翻译家陈德文极度推崇,倾心精译,还原三岛的异色世界。集中展示了三岛创作美学,古典诗意与异色情爱、心理独白与官能刺激的交相辉映。

  书中收录了日本当代文坛大师三岛由纪夫年少至终年三十年间风格各异的十二篇短篇秀作,其或以从容的笔墨揭示战后各种社会矛盾,或以散文诗般的叙述表达对原始自然灵魂的向往,或以冷酷讽刺的笔调呈现人性的阴暗与扭曲……玲珑的篇幅,迷幻的题材,纠缠的情欲,融浪漫、唯美与古典主义于一体,极致地体现了作者的美学造诣。通过此书,可充分地窥探天才作家三岛由纪夫的内心世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三岛由纪夫追记》

  著者:涩泽龙彦

  译者:邹双双

  本书是 “暗黑美学大师”涩泽龙彦对挚友三岛由纪夫的追忆之作,展现了两人倾心相交十余年的点滴,从几个不同角度解读了三岛时代。在书中,涩泽龙彦从知音、知己的角度,对三岛由纪夫的文学作品、为人处世,以及两人间的交往进行了深情回忆,不仅有作者的真知灼见,还饱含着他对挚友三岛由纪夫的无限追思,堪称情理兼备的佳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