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零度书房 → 纪德:他把艰难的忠诚视为自己的荣誉,不愿交出不完善的作品


  共有1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纪德:他把艰难的忠诚视为自己的荣誉,不愿交出不完善的作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所以
  1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蝙蝠侠 帖子:900 积分:910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11-19 13:31: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1 10:32:45 [只看该作者]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这一时期写的信,突然改变了语气。他以前的那些通信者,现在都跟他一样居住在彼得堡,他现在不再是给他们写信,而是给一些陌生人,给一些临时的通信者,他们找他往往是为了求得指点、安慰、引导。在这里要援引的话恐怕得援引全部了,最好还是让读者自己去读书信集吧。我写这篇文章,无非也就是为了让我的读者自己去读。

 

  终于,陀思妥耶夫斯基摆脱了可怕的金钱上的烦恼,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中重新主编《作家日记》,不定期出版。1880年11月,也就是他去世之前三个月,他写信给著名的阿克萨科夫说:“作为朋友,我向您承认,我打算从明年起就出版《日记》,我常常跪着,久久地向上帝祈祷,求他赐给我一颗纯洁的心,一番纯洁的话语,没有罪孽,没有欲望,不激不恼。”

 

  德·伏居耶先生在这部《日记》中,只看到“晦涩的赞歌,既不是分析,也不是论战”,但是,幸运的是,俄罗斯人民在其中看出了别的东西。陀思妥耶夫斯基能够感觉到,他的那个排斥了武断统一的精神统一的梦想,已经围绕着他的作品实现了。

 

  他逝世的消息一传开,思想界这个既一致又紊乱的状态便明显地表现了出来。如果说,一开始有“一些颠覆分子计划抢夺他的尸体”,但人们很快就看到,“俄罗斯其实掌握着那样一种意外融合的钥匙,当一种民族的思想点燃了它的热情时,一切的派别,一切的敌对势力,帝国中一切零星分散的碎片,都被这位死者团结在了共同的热情之中”。这句话正是出自德·伏居耶先生之口,我很高兴,在对他的论著表示了那么多的保留态度之后,能够在此援引他这些高贵的话。他还写道:“人们谈论老沙皇们时说过,是他们‘聚集’了俄罗斯的土地,而这位精神国王则聚集了俄罗斯的心。”

 

  而现在,在欧洲进行着的,正是这样的一种精神集结,缓慢的、几乎神秘莫测的集结,尤其是在德国,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在那里一版再版,在法国也一样,那里,新的一代人比德?伏居耶先生那一代人更能承认并欣赏他作品的价值。让他的成功姗姗来迟的那些神秘的原因,也将让他的成功变得更为持久。

 

纪德

 

 

  安德烈?纪德(Andre Gide,1869—1951),法国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法国乃至整个现代西方文学史、思想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因其“内容广博和艺术意味深长的作品——这些作品以对真理的大无畏的热爱,以锐敏的心理洞察力表现了人类的问题与处境”而荣获一九四七年度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有《刚果之行》《背德者》《田园交响曲》《人间食粮》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所以
  1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蝙蝠侠 帖子:900 积分:910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11-19 13:31: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1 10:33:11 [只看该作者]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这一时期写的信,突然改变了语气。他以前的那些通信者,现在都跟他一样居住在彼得堡,他现在不再是给他们写信,而是给一些陌生人,给一些临时的通信者,他们找他往往是为了求得指点、安慰、引导。在这里要援引的话恐怕得援引全部了,最好还是让读者自己去读书信集吧。我写这篇文章,无非也就是为了让我的读者自己去读。

 

  终于,陀思妥耶夫斯基摆脱了可怕的金钱上的烦恼,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中重新主编《作家日记》,不定期出版。1880年11月,也就是他去世之前三个月,他写信给著名的阿克萨科夫说:“作为朋友,我向您承认,我打算从明年起就出版《日记》,我常常跪着,久久地向上帝祈祷,求他赐给我一颗纯洁的心,一番纯洁的话语,没有罪孽,没有欲望,不激不恼。”

 

  德·伏居耶先生在这部《日记》中,只看到“晦涩的赞歌,既不是分析,也不是论战”,但是,幸运的是,俄罗斯人民在其中看出了别的东西。陀思妥耶夫斯基能够感觉到,他的那个排斥了武断统一的精神统一的梦想,已经围绕着他的作品实现了。

 

  他逝世的消息一传开,思想界这个既一致又紊乱的状态便明显地表现了出来。如果说,一开始有“一些颠覆分子计划抢夺他的尸体”,但人们很快就看到,“俄罗斯其实掌握着那样一种意外融合的钥匙,当一种民族的思想点燃了它的热情时,一切的派别,一切的敌对势力,帝国中一切零星分散的碎片,都被这位死者团结在了共同的热情之中”。这句话正是出自德·伏居耶先生之口,我很高兴,在对他的论著表示了那么多的保留态度之后,能够在此援引他这些高贵的话。他还写道:“人们谈论老沙皇们时说过,是他们‘聚集’了俄罗斯的土地,而这位精神国王则聚集了俄罗斯的心。”

 

  而现在,在欧洲进行着的,正是这样的一种精神集结,缓慢的、几乎神秘莫测的集结,尤其是在德国,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在那里一版再版,在法国也一样,那里,新的一代人比德?伏居耶先生那一代人更能承认并欣赏他作品的价值。让他的成功姗姗来迟的那些神秘的原因,也将让他的成功变得更为持久。

 

纪德

 

 

  安德烈?纪德(Andre Gide,1869—1951),法国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法国乃至整个现代西方文学史、思想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因其“内容广博和艺术意味深长的作品——这些作品以对真理的大无畏的热爱,以锐敏的心理洞察力表现了人类的问题与处境”而荣获一九四七年度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有《刚果之行》《背德者》《田园交响曲》《人间食粮》等。


 回到顶部
总数 12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