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零度书房 → “世界史上的帝国”留下了什么政治智慧


  共有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世界史上的帝国”留下了什么政治智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内存不足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青蜂侠 帖子:1238 积分:1223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1 20:43:32
“世界史上的帝国”留下了什么政治智慧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9 11:39:23 [只看该作者]


《世界帝国史:权力与差异政治》,[美]简·伯班克、[美]弗雷德里克·库珀著,柴彬译,商务印书馆2017年8月第一版,79.00元

  《世界帝国史:权力与差异政治》(EmpiresinWorld History:PowerandthePolitics ofDifference)一书最近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也许是出于专业敏感,作为常年研究拜占庭帝国历史的人,其特色鲜明的标题立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上,帝国在世界范围内长期存在,每个时代的帝国虽然具有共同性,但却有着各自不同的特点。正因如此,人们在审视历史与现实中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帝国时,难以为它找到一个准确的定义。可以说,在世界历史研究中,帝国这个名词是最难定义的概念之一。《世界帝国史:权力与差异政治》的作者伯班克(JaneBurbank)和库珀(Frederick Cooper)迎难而上,紧紧抓住了这个难题,开章明义,首先就此难题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他们认为,所谓帝国,就“是庞大的政治单元,是扩张主义的或是曾将权力扩及广大空间的,以及当其兼并新民族时仍维持差异和等级制度的诸政治形态”。作者以“民族国家”作为参照物,强调帝国是一个具有人口多样性、文化多元化的庞大政治单元,与民族国家内向的同质化不同,呈现出外向扩张主义的同质化,也就是在其将权力不断扩展的更广大空间里,通过维持不同族群差异和等级制度,按照统一帝国的标准,强制推行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基本身份认同。有趣的是作者认为帝国都具有长命的特点。这种以民族国家为参照物进行的分析确有其独到之处,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给出的“帝国”定义突破了传统的通识。传统的理解认为,帝国的共同特征在于其军事暴力和强权暴力,是以剥削压迫被征服的其他民族,以利于帝国统治民族自身发展。齐世荣先生在“帝国史译丛”总序中并未就帝国给出定义,但谈到了帝国的特点,就是穷兵黩武、逞强称霸,以及统治阶级骄奢淫逸、日趋腐败。对此深有研究的两位学者奈尔尼(TomNairn)和詹姆斯(PaulJames)将帝国定义为一种政治的、“超越领土空间范围的广大权力关系”。这些学者的意见各有其道理,而《世界帝国史》显然更有特点,所论更为精到。
  事实上,帝国是人们对那些强大而其影响远远超越其自身国家的模糊看法。帝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前工业文明时代,帝国通常由皇帝等君主个人、或其家族、或某个利益集团掌控。为了治理巨大的帝国,就必须建立和完善一整套官僚制度。维系着帝国统治的通常是不同程度的残暴军事暴力。近现代以来的帝国与前者不同,那种古代帝国的中央集权转化为近现代帝国上层利益集团的强权,在推行其强权时,更多地强化统治民族的制度或文化优越感,通过经济强权、科技暴力、文化输出实现帝国的目标。一个帝国就是一个多民族或者多民族国家的政治军事集合体,其治下的居民大多数人口在文化和族群方面都不同于统治民族及其文化。《世界帝国史》细致地厘清了相关概念后,重点是对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几个大帝国进行横向比较,也就是将罗马帝国、基督教帝国、伊斯兰教帝国、蒙古帝国、奥斯曼帝国、西班牙帝国、大英帝国、俄罗斯帝国、美利坚帝国进行横切面的对比分析,从中找出共同点和不同点。这样的分析难度很大,却非常有意义。
  近年来一大批有关外国历史与文化的书籍被翻译引介到中国,其中最引人注意的世界史书籍都或明或暗地诠释着“全球史”“新世界史”“人类整体史”的理论,其放眼全世界的视角非常具有新时代的思维。《世界帝国史》就是这样的一部书,其叙事是采用了“新世界史”提倡的专题的、对比的方法。著名的新全球史家本特利(JerryBenttely)在论及这个新学科的研究方法时,明确指出针对人类历史上带有共性的问题进行贯通性的考察,或者对全世界各地表现出相似性的事务进行对比。《世界帝国史》在这两方面都做得很好。
  全书在有条不紊地展示上述各大帝国的历史发展时,首先便注意到它们具有的共同特点,在分析各大帝国早期、中期、晚期几个阶段性的叙述中,合理地描述了帝国通过包容性经济和差异政治来消化帝国征服的广大区域的统治危机,并认为“这种差异政治的理念和实践是维系诸多帝国长期存续的法宝之一”。其实,差异政治这种中性的说法不过就是传统上人们常说的“以夷制夷”,这里的“制”是制衡的意思。依靠这样的差异政治统治理念,诸多帝国常常能够获得稳定发展、中兴繁荣。同时,诸帝国常常采取起用被征服地区王公作为帝国的代理人,是所谓“以夷治夷”,请注意,这里使用的“治”是治理的意思。此外,各大帝国除了范围广大,还历史悠久,换言之,它们具有政治结构上的稳定性。
  《世界帝国史》这本书并不刻意回顾历史,而是重在言说当下,它不是那种学究式的考据著作,而是始终将其关注的焦点对准了现实。正因为如此,作者选取的考察对象都是人们熟悉的大帝国,而没有涉及其他那些近百个帝国,比如古代的亚述帝国、雅典帝国、阿黑门尼德帝国、神圣罗马帝国、加纳帝国、孔雀帝国、拉丁帝国、玛雅帝国、莫卧儿帝国,等等。不仅如此,细心的读者注意全书的篇幅就会发现,作者用了一半以上的笔墨讲的是近现代帝国,而就帝国大家庭而言,它的主要成员都在古代。可见,这部书与其说是史书不如说是以历史为例证的政论书。其所要探讨的是,我们通过对不同帝国统治经验与统治方式的对比,是否能发现某种新方案以解决今日世界所面对的问题,建立某种更具包容性的政治形式。与民族国家体系天然所具有的狭隘性相比,很多帝国在广袤地域上建立起长久统治,其所展现出的政治智慧仍值得反复探究。两位作者明确指出,这么做当然不是在为帝国“招魂”,帝国已然是一种过去式,但是凭借对于它们的研究,我们仍可继续探究人类政治形式的发展可能。

 

陈志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