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零度书房 → 我就像一个讽喻,站立在人类中间


  共有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就像一个讽喻,站立在人类中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可圈可点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青蜂侠 帖子:1442 积分:1201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29 23:32:03
我就像一个讽喻,站立在人类中间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11 11:10:28 [只看该作者]

“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在多长的时间里,以及在怎样的层次上他能够甘于寂寞,无需得到他人的理解。”
某种程度上我对于存在感到一种厌恶
[丹麦]索伦·克尔凯郭尔
姚蓓琴、晏可佳 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索伦·克尔凯郭尔(1813.5.5—1855.11.11)
我只有在写作的时候感觉良好。我忘却所有生活的烦恼、所有生活的痛苦,我为思想层层包围,幸福无比。
某种程度上我对于存在感到一种厌恶——因为我只是热爱一个观念,即一个人能够成为他所真心愿望的那样——我就像一个讽喻,站立在人类中间,他们对于我的判断只是他们不能理解我的始终如一,正是人们生存的范型、他们平生庸庸碌碌的一个悲哀的证明罢了。
在我们时代,著书立说已变得十分无聊,人们写出来的东西,他们根本没有真正思考过,更不必说亲身经历了。所以我决心只读死囚犯写的书,或者读以某种方式拿生命冒险的人写的书。
总而言之,人们必须说,近世哲学即便在其最为恢宏的表现里面,本质上仍然只是为哲学思考的可能性提供了一个导言。黑格尔无疑结束——然而仅仅是结束了在康德那条线上导向认知过程的哲学发展,通过黑格尔,我们在更深一层的形式上达到了从前哲学直接当作出发点的结论,即思维总归包含有实在;但是全部思维则离开这一直接的出发点(或说对比此结论已经感到满足)而进入本质的人类学沉思,而这正是哲学家尚未涉足的领域。
黑格尔的最危险的地方在于他对基督教的修改——以使它和他的哲学相一致。
理想时代的全部特点是:不是保留问题的原貌进而说不,而是篡改那个问题进而说是,我们总归能达成一致。
理性的虚伪在于它无限的狡猾。难怪难以窥得其全貌。
每个人都具有无穷的现实性,一个人如不尊敬他人,他就是傲慢和自负的。哦,如果我能用这种语气和每个人单独谈谈,我相信我是能够打动他的。但是一千个人比一个人更具有价值乃是一种谬论;这无异于把人视同动物。人类的中心要点在于基数“1”是最高的;“1000”并不说明什么问题。
我们时代的学识渊博的人们的种种怀疑,使他们越发显得招摇,他们一会儿删掉《圣经》的这一段,一会儿又删掉那一段。正统思想陷入一片绝望。真是奇怪!《新约》被认为是上帝的话──但是人们似乎都已忘记,至少还有人认为上帝仍然存在。问题是:历史的意义上(historice),人们并不是自己去信,而只是模仿。
实际上倒是有一种想法在引诱我,即一个国家的统治方式听任知识分子在注解和评断方面的怀疑论变本加厉地发展,因为国家统治对于历史以及历史的真理向来是极其虚伪的,并极尽胡闹之能事,它还想迫使人们置质朴性于不顾。因为质朴性──一个人有质朴性,他就不必去模仿先人了,也不必以先人的话为经典了──是某种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东西。而且每过去一个世纪,就有数以百万计的人纠缠在“历史性”里,人数愈来愈多,人类愈来愈接近灵魂的死亡。随着几个世纪时光的流逝,使人思想混乱的评断获得愈来愈大的势力,此乃上帝的安排。一切灵魂的沉寂和无数前辈们寻求历史的庇护和借口,两者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在多长的时间里,以及在怎样的层次上他能够甘于寂寞,无需得到他人的理解。
能够毕生忍受孤独的人,能够在孤独中决定永恒之意义的人,距离孩提时代以及代表人类动物性的社会最远。
苏格拉底的伟大在于,甚至他受到指控而面对公民大会的时候,他的眼睛所看到的不是众人,只是个体。
灵魂的优越之处是只看重个体。但是,哎呀!我们人类大抵都是感性的,所以,只要感性尚存,印象就改变了——我们看到的是某种抽象的东西,群体,而我们也就变得和本我不同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然而在上帝的眼里、在无限的灵魂的眼里,那些曾经活着的和正活着的千千万万人并不构成一个群体,他看到的只是一个一个的个体。
人们真正想要的不是行动,而是胡言乱语;他们由此寻到了乐趣。歌德在《自传》里说道,《少年维特的烦恼》轰动一时,他从此再也不能得到他所需要的一个安宁的环境,独居一处,像从前那样沉浸在思考当中,因为成功把他拖进了各种关系网里。闲聊是多么有趣,多么感人!歌德如果真的有勇气,真的热爱思考而不是热爱交友,那么闭门谢客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声名如同歌德的人,是不难和众人保持一定距离的。可是你瞧,他有着温良待人的品性,无法做到这一点,但他却要拿它当做一件事情来说,这类事情正是人们所乐于听到的,因为倾听可使他们不必行动。如果有人这样说:“从前,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真是有一种信念,要追求一种宁静致远的境界;可是后来我忙于社交界的应酬;我在社交界的朋友很多,自己又是一个名誉司法顾问,唉,我事实上从此再也没有空闲进行思想或者专心做一件事情了”——人们发现这样的演讲令人感动,也愿意听到。人生的秘密——如果人们想要看透它的话——正是:大量的喋喋不休的是有关一个人将做一些什么,以及一个人如何做不到的等等——闭口不谈行动。
一个艺术家、一个诗人、一个科学家等等,安然度过他的一生,受到人们普遍的推崇,他们是否受到迫害或嘲笑纯属偶然。这些人和普通人不同,属于另外一个范畴,他们的创造力实际上并不触及存在,因为他们的工具是想象力。但是一个有德性的人则必然会受到迫害,否则他的道德境界就是极其平庸的。一个有德性的人和普通人有关(即和每一个人有关,并且在同一个层次上看待他们——众人无等差),他和人类存在的关系便出乎这一关系本身的要求。
我的命运大抵如此:我将阐述我所发现的真理,同时推翻任何先前的权威。然后,随着我逐渐不为人所相信,在众人的眼里变成一个极其不可靠的人,我就将真理公诸于世,使他们陷于一个他们唯有沉浸于那个真理之中方能得以解脱的矛盾之中。只有沉浸于真理、自己把握真理的人才是成熟的人,不管那真理是巴兰的驴说的,还是一个人的大笑,抑或是一个使徒、一个天使说的。
虽然苏格拉底被称为一个在授业方式上受人欢迎的哲学家,但是他本质上仍旧不受人欢迎。多少人能理解他?在每一代人当中(在这方面世世代代的积累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此项任务必须重新由每一个人着手加以完成的)又有多少人理解,一个理想何以能够支配一个人竟然到了追求它而慷慨赴死的地步呢?这就是所谓英雄史诗的全部含义;而英雄史诗只和每一个个体有关,而每一个个体均能成为一个英雄。英雄主义和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天才、艺术家、诗人、显要等等)无关,英雄主义乃是“普通人”的鉴赏家。英雄主义意味着一种崇高的境界,每一个个体都能够在其中变得崇高。
一个人的能力大小可由这一尺度加以测度,即在他的理解力和他的意志力之间究竟距离多远。一个人必须能够迫使自己按照所能理解的那样去做。在意志力和理解力之间存在的便是推诿和回避。
许多人基本上认为,基督教的诫命(例如爱人如己)是有意制订得极其严格的——几乎像一座唤醒全家人起床的钟,被拨快了半小时,免得家人睡得太晚。
(选自《克尔凯郭尔日记选》)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推荐阅读
显克微支:灯塔看守人
一位伟大的作家不会去募集资金︱福克纳生于120年前的今天
克尔凯郭尔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索伦·克尔凯郭尔(Soren Aabye Kierkegaard,1813年—1855年),丹麦宗教哲学心理学家、诗人,现代存在主义哲学的创始人,后现代主义的先驱,也是现代人本心理学的先驱。曾就读于哥本哈根大学。他的思想成为存在主义的理论根据之一,一般被视为存在主义之父。反对黑格尔的泛理论,认为哲学研究的对象,不单单是客观存在,更重要是从个人的“存在”出发,把个人的存在和客观存在联系起来,哲学的起点是个人,终点是上帝,人生的道路也就是天路历程。代表作品《非此即彼》《恐惧与战栗》《人生道路的阶段》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