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论坛零度论坛零度书房 → 焚书:一份后现代地下文学食谱


  共有3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焚书:一份后现代地下文学食谱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内存不足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1133 积分:1119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7-1 20:43:32
焚书:一份后现代地下文学食谱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18 11:00:31 [只看该作者]

《白痴》烤鲟鱼串,《魔山》烤小牛肺,《堂吉诃德》烤羊肋骨,《白鲸》烤吞拿鱼排……

康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弗拉基米尔·索罗金

   大书

  俄国著名作家弗拉基米尔·索罗金的小说新作《马纳拉加》(Манарага)3月中旬由该国最大出版公司安谢塔(АСТ)集团旗下科尔普斯出版社出版。

    图书烤肉

  小说厚二百五十页,故事发生在索罗金创造的新中世纪,时为二十一世纪中叶,第二次伊斯兰革命、战争和由此导致的大移民时期结束之后,读书行为不复存在,存留下来的图书成了博物馆的文物,印刷机只用于生产钞票,而一门新的生意——图书烤肉(book'n'grill)却大为繁盛。

  “第一道图书烤肉是二十年前在伦敦诞生的,架在燃烧的火焰之上,用的是从不列颠博物馆偷出来的首版《芬尼根的守灵》。”烤肉者是四大伟男:一个精神病医生、一个种花人、一个股票经纪人和一个倍低音管演奏者。大迷恋由此诞生,因为人民对禁果历来趋之若鹜。

  图书烤肉是非法而昂贵的,但很快有了用《老人与海》烤的日本海鲂,用约翰·多斯·帕索斯烤的牛隔膜扒,用《好兵帅克》烤的七分熟的猪肉,用《堂吉诃德》烤的小羊肋骨,用《白鲸》烤的吞拿鱼排,用《死魂灵》烤的生蚝。一位对詹姆斯·邦德念念不忘的美国亿万富翁偏爱用弗莱明文集特制的铁板烤肉;一位德国新贵喜欢用托马斯·曼的《魔山》烤小牛肺,再用亨利希·曼的《稻草人》烤维也纳小香肠;奥地利的贵族则爱用施尼茨勒烤施尼策尔(维也纳小肉排)。江洋大盗喜欢吓人的“柴火”,如《教父》《罗斯玛丽的婴儿》和《十个小黑鬼》。有位犹太食客偏爱肖勒姆·阿莱赫姆。

    烤遍欧亚

  小说的主人公是图书烤肉师格扎·亚斯诺德沃尔斯基。他生于美国占领下的布达佩斯,父亲是白俄罗斯犹太人,母亲是波兰鞑靼人。父亲逃离了东正教原教旨主义者,母亲逃离了极端伊斯兰主义者。在声名狼藉的《特兰西瓦尼亚停战协定》签署之后,美国撤离了布达佩斯,格扎一家不得不再次出逃,前往巴伐利亚避难。

  格扎苦练技术,钻研文学和厨艺,终于从在香港谋生的一个普通厨师,变成了名扬欧洲、周游世界的三星级图书烤肉大厨。他的看家本领是俄国文学。

  毁灭图书的人也是仅有的读书人。他们是文学经典的祭司,守卫着图书和人之间的最后一点点联系。

  格扎认为:“对我来说,图书不仅是我们地下烹饪群体里人所共知的柴火。重中之重的是,一本书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虽然是永远逝去了。在这个意义上,我是个浪漫主义者。我是一位人文学者的儿子,一位牙医的孙子,一位律师的重孙子,一位拉比的重重孙子。有一件事我十拿九稳:如果你真爱一本书,它就会向你献出全部的热量。我喜欢俄国的经典作品,虽然任何一本俄国小说我都没读到过一半。但我拒绝拿高尔基这样的二流作家烤肉。”

  在巴黎,他用M·阿格耶夫的《可卡因传奇》为一个歌剧名伶烤了甜木兰茎;在柏林,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烤了鲟鱼串,弄得男主人兴高采烈地对妻子大叫:“苏珊娜呀,你能闻到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丢进火里的那十万卢布的味道吗?”;在挪威,用契诃夫的《草原》烤鲱鱼;在瑞士,为一头自命为新尼采的狐面怪物烤了它从自己胸前撕下的肉;在公海上,他用巴别尔的《敖德萨故事》为一家正统犹太教徒烤了酿馅鸡;在日本,他为一位无法进食的老头做饭给三个饿汉子吃;继续北上,他遇到了一个名叫托尔斯泰的人和他的夫人索菲娅·安德烈耶芙娜,以及他们的女儿塔季扬娜。托尔斯泰要求烧掉自己的小说《托尔斯泰》的手稿,让格扎给他炖一份胡萝卜肉排。

    以土匪嫁女为例

  特兰西瓦尼亚一座山村里的土匪把女儿嫁给了一个西西里人,婚礼的第三天,只供应图书烤肉,一共请了六十九个厨师,柴火多为二十世纪的侦探和恐怖小说:《教父》《三个小黑鬼》《蝴蝶梦》《恐怖角》《高尔基公园》《米泽丽》《裸体午餐》《黄狗》《柏林谍影》《杀戮时刻》《海狼》《月亮宝石》《马耳他之鹰》《史迈利的人马》《喧哗与骚动》《三个火枪手》《罗杰·艾克罗伊德谋杀案》《巴斯克维尔的猎犬》《罗斯玛丽的婴儿》《羔羊的沉默》《哈瓦那特派员》《航空港》《英国病人》《第一圈》《罪与罚》《豺狼》《吸血鬼编年史》《存在与时间》《美国的悲剧》《四签名》《死魂灵》等。

    图书克隆

  地下图书烤肉市场竞争激烈。先有拉美厨子借着博尔赫斯烤凯门鳄涌入欧洲市场,后有德国人谎称在欧洲的潘家园——某处阿尔卑斯矿场发掘了一批藏书,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图书烤肉界不得不召开紧急会议,向这些人发出最后通牒。

  德国人适时收手,但假图书文物来势汹汹。市场上一下子出现了几千本纳博科夫的首版《爱达》,所有待烧此书完全相同:同样的茶渍,同样的破洞,甚至在每本书第一百四十四页上都有同样的铅笔附记。它们完全看不出真伪,皆为1969年的一本麦格劳-希尔版《爱达》的批量克隆,如今成了引起世界性争端的种子。造假者们选这本书选得真好啊:《爱达》本来就是一位俄国作家用英语在瑞士的法语州里写成的,再加上这是纳博科夫最长的一本小说,厚达六百二十九页,用木浆纸印刷,布衬装订,铜版纸封套,烧起来像罗德松,适用于各类水产、羊肉、牛脊、鹌鹑甚至鹿肉等多种料理,可讨美英法俄德奥瑞意八国客户的欢心。

  图书烤肉事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在巴伐利亚古堡举行的行业大会决定,必须立刻摧毁图书克隆的老巢。格扎抽中了敢死队员的签,探访从前的乌拉尔共和国,登上现由四大匪帮控制的马纳拉加山(涅涅茨语意为熊爪子),正是:

  明知山有熊,偏向熊山行。

    熊爪子山

  格扎一路进山,眼前霍然一个新世界。本来非法的图书烤肉,到了这儿都是合法的了,各类主题餐馆层出不穷:爱达大酒楼,堂吉诃德大饭庄,尤利西斯夜总会,审判快餐店……不仅有文学名著,还有古代圣书,祆教的《阿维斯陀》和基督教的《圣经》也在其列。我们不由得猜想,到了大年三十,也许要让格扎来当司宴官,在熊爪子山上的威熊厅,用《丰乳肥臀》烤制一道百鸡宴,把这帮造假不眨眼的匪骨头吃个上吐下泄,再一网打尽。不。因为爱读书的格扎忽然不想端掉匪巢了。

  真是一本疯狂的小说。索罗金将侦探故事的元素融入反乌托邦的主题。书中的讽刺无处不在,从老托尔斯泰到后苏联时代爱国主义文学的代表扎哈尔·普里列平(索罗金写了一个光头作家,眼里闪着酒精的光芒),更不消提那些“二流作家”了。

  1955年出生的索罗金是俄罗斯后现代主义文学的代表,曾经获得过鼻子奖、大书奖和安德烈·别雷奖。

  任明丽译索罗金的鼻子奖获奖作品《暴风雪》于2012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