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零度写作论坛  (http://ldxz.com/index.asp)
--  文化现场  (http://ldxz.com/list.asp?boardid=31)
----  在1966年预测2000年的生活  (http://ldxz.com/showldxz.asp?boardid=31&id=27510)

--  作者:日行千里
--  发布时间:2018-1-12 23:05:28
--  在1966年预测2000年的生活

乔纳森?马戈利斯

 

英国广播公司(BBC)档案部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段6分钟视频短片,成了最近节日气氛的亮点之一。视频中,一个班级的青少年在1966年试着预测2000年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这段来自BBC《明日世界》(Tomorrow’s World)节目的短片,上线四天内的点播量接近50万次,吸引了4000多条评论。对于那些对未来学感兴趣的人,这段视频令人神往。

1966年的那群孩子们对未来非常沮丧。悲观派远超乐观派,比例为6:1。悲观派主要担心核末日,其中有几个人认为那是不可避免的。

他们反复提及人口过剩的问题,以及自动化和计算机带来的失业问题。(其中一个孩子说,“必须对此采取一些行动。”)他们还提到了工厂化农场,还有因整齐划一统一和配给造成的无趣——以及必须依靠食物丸为食的前景。

两个孩子勉强算是对气候变化感到不安。其中一个男孩认为,在轨卫星干扰了天气,将造成海平面上升“300至600英尺”。一个女孩认为,太阳将燃烧殆尽,在地球上开启一个冰河期。

另一个男孩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思路:“人们将在更大程度上被视为统计数字,而不是实实在在的人。”另一个孩子想象道:“我可能会去参加一个计算师的葬礼,或者如果一枚核弹出了问题,我会在洞穴内生活,外出打猎谋生。”我喜欢这个想法。

人数处于劣势的乐观派谈到了种族和谐,提到富人和穷人仍会存在,但两个群体和谐相处,还提到了更好的建筑设计(“房子会更圆,而不那么像方盒子”)。有一个女孩的乐观比较笼统:“人们认为地球会爆炸,但不会的,”她说道。

大体上,看过这段视频的人都找到了合乎自己愿望的内容。

如果他们最大的担忧是气候变化,他们便会抓住1966年的受访者提到天气这一点,认为他们的观察力超级敏锐。那个说我们到2000年都将只是统计数字——并非特别精辟的一点——的孩子,被那些认为我们都是受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摆布的可怜虫的人誉为真正的先知。

“这些孩子说得太对了,”一名Twitter用户评论称,“他们所说的几乎一切都说到了点子上!”

“真的是一些非常聪明的孩子,”有人在Facebook上写道,“非常清楚地看到动物和人类的未来。他们甚至可以独立思考。”

《明日世界》里的孩子似乎认真而且善于表达,但他们的猜测反映的只是当时典型的悲观担忧。我和那些1966年的青少年年龄相仿。我记得,小时候的我们知道当时有一场核军备竞赛,但我们讨论的大多是“美国化”和政治。另外视频中还缺少对当时的正面事物的讨论,比如空间探索、科技奇迹以及文化变化。


--  作者:日行千里
--  发布时间:2018-1-12 23:05:39
--  

至于孩子们的预测被证明准确,我不能认同——尽管我一直是个乐观者,对21世纪充满热情。

那个担心自动化及其对就业影响——当今的热议话题——的男孩可能看似非常有先见之明。或许他确实如此,并且说的完全是自己的想法。但是同样地,自动化是上世纪60年代报纸和电视上广泛讨论的话题。即使当时我只有11岁,但我仍然记得当时家里有关自动化的讨论。

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经济学家本?塞利格曼(Ben Seligman)所著的《最臭名昭著的胜利:自动化时代的人类》(Most Notorious Victory: Man in an Age of Automation)是1966年颇为重要的一本书。该书的章节标题包括:“无人工作”(Work Without Men)和“我们等待的创伤”(The Trauma We Await)。时任美国总统林登?B?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甚至在1964年成立了科技、自动化和经济进步国家委员会,并将其放在优先地位。

对我而言,《明日世界》这段视频突显了我们应该如何警惕根据当前潮流进行预测。赶时髦的担忧很少被证明是真正的先见之明。

已故的英国科学作家阿德里安?贝里(Adrian Berry)是皇家天文学会(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皇家地理学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以及英国星际航行协会(British Interplanetary Society)的成员。他甚至认为,人类对想象中的危险感到担忧,而恐慌程度往往与真正的危险成反比。

那么,我提名的2018年头号无厘头担忧是人工智能(AI)——过去一年AI主导着未来预测的议程。

有很多理由相信AI不会像很多人所担心的那样变成可怕的怪物。我见过的第一线AI专家——比如亚马逊的机器学习主管拉尔夫?赫布里希(Ralf Herbrich)——相信,针对这项技术提出的说法夸大其词了。赫布里希以及其他许多人都表示,AI就是机器学习,而后者是高级模式识别;“接管世界”既不是设计宗旨,也超出它的能力。

我不想显得油嘴滑舌,但是,之所以不要太相信当今流行的对AI的担忧,正是因为这是一个流行的担忧。如果你想预测未来的真正麻烦,我建议你把目光投向其他领域。

译者/马柯斯